我听到苍凉,和深沉的热爱。

卡列宁の微笑
2009-08-14 看过
         昨天是我第一次去蛋壳酒吧,去和朋友们聚会。
  去前知道那里不定期会有演出,但是因为当天不是专场,所以也没在意。
  
  听了些流行歌曲,也并没太多感觉。
  直到酒吧的人(他大概是老板?)突然在一首歌结束后走上表演台,说,今天,他的一位朋友来了。
  
  他是,赵牧阳。
  
  我不认识他。其他人也多是漠然。
  酒吧的人继续介绍,说这个人是如何牛逼的鼓手,曾经怎样。然后说,这是窦唯的鼓手,并且反复,强调仿佛窦唯才是关键词。虽然这种介绍有点匪夷所思但是好吧,窦唯,起码是一个我知道的名词。
  
  演出即将开始,台上站了好几个男人,各色扮相,朋友问,哪个是?我看着一个有点颓唐,话很少,衣服较旧,有深沉的气质的男人说,应该是那个穿白色T恤的吧。
  
  果然猜对了。他坐上凳子调了很久话筒和吉他。看得出来对演出的态度十分认真严谨,即使是这种临时被推上台的情况。也并不敷衍。
  
  很久后。开唱。
  
  朋友听了几句,告诉我这是陕北民谣。然后去一旁喝酒。
  作为一个完全业余的听众,我没法形容他在唱什么。只能说,他让我想到之前曾在网上听过的一个人,苏阳。
  
  他坐得很远,我近视。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却没办法移开目光。
  酒吧有杂声,但是它们都变成画外音,似乎只能听见他的吉他和歌。
  
  好听么?我不知道,好听这个词似乎不能形容这个人的音乐。
  音乐非常醇净,细致。又很粗犷...算了,我没办法模仿乐评人的语气...
  
  只能说听他的歌我觉得很苍凉,还有一种对土地深沉的热爱。很民俗。很真诚。很深沉。这些感觉我从没有过,听歌的时候,脑中浮现很多从来没有的陈旧感画面。如果是我一个人在听这些歌,我想我会流泪。
  
  我就这么几乎保持一个姿势目不转睛地听完他唱最后一首歌。听得太认真,以至于听完后我想要想起他的名字,居然都想不起来。
  
  他弹完以后大家沉默很久,后来有人带头鼓掌,大家才开始鼓掌。其实我知道他是弹完了。只是我那时居然觉得,鼓掌是打破某种气氛的很不礼貌的行为。
  
  听完这个连名字我都没记住的中年男人唱歌,我对他的感觉是敬重。几乎是目送他离开,那一刻我为自己的表现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怎么会看起来像个fans,但其实很明显,这种人不需要fans,他需要的只是听众,或者他连听众都不需要,给他琴和鼓就行了。
  
  总之很高兴见到他,感谢各位在昨天晚上让我听到那么好的音乐。


------卡列宁の微笑
22 有用
0 没用
黄河谣 黄河谣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4条

查看全部14条回复·打开App

黄河谣的更多乐评

推荐黄河谣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