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鼓成为主角

Diamondshoes
2009-08-13 看过
      想一想,后摇这个音乐类型已经诞生了将近20年。从最开始奠定基础的Talk Talk, Slint和Tortoise等乐队到现在泛滥成灾,总的说来,现在的后摇界是乏味大于精彩。最开始的后摇,我认为才是真正纯粹的后摇,真正的Post-Rock, 其注重的不在于怎么用三件套做出多么优美,荡气回肠或者什么样的旋律,而是完美协调吉他,贝斯和鼓,违背常规摇滚的编排和演奏方式的一种实验性创作。乐器玩的high,就偏Math-Rock(June of 44),更实验些的,就偏Experimental(Tortoise),总之大概都可以归入Post-Rock。听过Slint的Spiderland的朋友应该体会到这一点。
       但是现在,也许是Labradford带来的空灵飘渺唯美的后摇后,更多的乐队将后摇变得旋律化,篇幅也不断加长。那种吉他先来一段动听的旋律做基调,然后各种乐器依次进入,然后基调发生变化并逐渐丰富,最后酝酿到高潮最后结束。数不胜数的乐队都是以这样的方式演奏。实验性的后摇变得越来越不实验性。越来越千篇一律。听多了就会乏味这种情况大概是从Explosions in the sky的流行而开始的。这时,一些新元素加入了进来,比如加入了提琴,融合了其他音乐元素(shoegaze,metal,如alcest),或加入了人声(Sigur Ros)等。其中人声在后摇中充当的是另一种乐器的角色。目的是帮助其他乐器营造意境。Sigur Ros自创的Hopelandic语言在我耳朵里也许就是啊乌之声,但是和音乐融合便不分彼此融为一体,渲染气氛推动音乐到达高潮。结果Sigur Ros让后摇变得艺术化。而仍坚持老三样的乐队却似乎很难发现变化,mogwai在young team中那股朝气和勇气在后面的专辑里变成了闷骚和忧郁。即使在Mr. Beast的回归也过于旋律化。我认为,原因在于对吉他的过分运用导致随便一群人拿着吉他都能弹出后摇,然后噪音墙轰鸣最后结束。倘若这样后摇也许已经穷途末路了。
    但是如果鼓成为了后摇的主角就大不一样。最近听了很多鼓声节奏丰富的乐队的作品。这张Toe的处子作就十分不错。而且似乎日本这个国家的乐队有很多都注重鼓的运用(Fullarmor, miaou, Te...),鼓的运用使得音乐不在忧郁,而变的轻快自由,而且有即兴的味道。Book about my idle...就是一张十分清新“爽脆”的专辑。Past and Language这首曲子就体现了乐队的特点。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曲子。同样是老三样,但鼓节奏的丰富性让专辑变得更加具有可听性。但是这张专辑也不是所谓的Math-Rock,在玩鼓的同时吉他也很好的维持了旋律性。总而言之Book about my idle plot on a vague anxiety是一张自由干净,令人心情愉悦的一张专辑。
88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the book about my idle plot on a vague anxiety的更多乐评

推荐the book about my idle plot on a vague anxiety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