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今年你已经38岁了。

平头阿秋
2009-07-25 看过
汪峰,如果我没记错,你比朴树大两岁,《信仰在空中飘扬》之后,算上鲍家街43号,你总共出了十一张专辑。而今年,你已经38岁了。这次我给你打五星。

听汪峰的歌,我眼圈湿润过三次。第一次是《晚安,北京》,再一次是《美丽世界的孤儿》,还有一次是《硬币》。直到不久前满怀期待地听到那张封面素朴简洁的《春天里》,当这个曾经戴着超大蛤蟆眼镜的青年极度忏悔般嘶吼着“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时,麻木失落的心境,还是被这样无比轻巧地触动到。

于是我对朋友说,你知道吗,《春天里》之后,我想汪峰要转型了。

然后不久,我迎来了你的这张《信仰在空中飘扬》,英文翻译作《Belief flies in the wind》,于是我不由自主地认为这是你向Bob Dylan的致敬之作。专辑文案里讲,“在本张专辑中,汪峰依然不改摇滚本色以及浓情的人文关怀。整张专辑从作词作曲到后期编排缩混,都保持着较高的制作水准,非常值得聆听和收藏。”我笑了,摇滚本色,然而你何必又用“依然不改”这个词语去修饰。1997年的鲍家街43号同名作,你可曾记得,宣传里简洁地似乎只有——“入夜之后的鲍家街43号,有如触觉敏锐的精灵,在幽蓝空旷的城市大街上游荡,吟唱出精彩醉人的歌谣”。

封面中的你,黑发风散,紧身皮夹,戴着墨镜低头不语,身后及远方,是荒茂的芜地。稀白的标题陈列,你的名姓隐在旁边的红色衬托间。是的,比起多少年前出道的你,你的头发剪短很多。然后我就会想到02年的许巍,那张《时光漫步》里,许巍亦是留着齐肩的长发,颓废却眼神坚定,拿着望远镜在街头自顾自地拍着《完美生活》的陈旧画面。郑钧也曾讲,刚到北京的时候,没有房子也没有车,晚上就睡在公园连椅上,头发很长,却从不去剪掉……

第一首《名利场》响起的时候,我知道你是真的回来了。节奏鲜明的鼓点,腥辣的贝斯与吉他配合,轰鸣而来的是巨大的气氛共鸣。那刹瞬间,我为看到真实的汪峰而沸腾。当一个人不再愤怒,这人除却参透尘世,便是已被琐碎的生活磨掉锋利锐角。曾经在电视节目里看到你原地踏步的模样,用自身无比优势的嗓音对着万千群众嘶吼“飞的更高”时,我只见你辗转徘徊的自我满足,年少时的愤怒与热血,那些打抱不平的心境,我以为早是九霄云外的万劫不复。《有意思吗》播放,我终究看到你年近不惑的青春轮回,你的愤怒愈加凌厉与敏锐,歌声愈加真实可近,而你,原来从未放弃过在平凡生活中找寻宁静的真谛。

你在青春即逝的季节,命悬一线般抓住了那根叫作“摇滚”的物件,那个曾让你年少坚强,亦让你中年迷茫的命之贵重。也许你曾想过将它放弃,赤裸裸地沉浸在巨大的利润与参差且刺耳的听众喊叫中,而最后让你找回最初真实的,却还是这个带着无比忧伤与无限热血的字眼。痛仰的《生命中最美的一天》,我不知你是否能够感受到个中最深切的谛意。今夜,也许只有这首歌适合满面风霜的你。

《信仰在空中飘扬》,这是你的第二拨主打,也是专辑的同名曲。这首长达7分19秒音乐,我知道在编曲上花费掉你太多心思。同样,假若你不愿证明你从未被社会浪潮同化,你也不可能用结尾近一分钟的纯声solo去发泄这些年戴在你头上的怀疑与担忧。信仰在空中飘扬,为所有的罪过而祈祷,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光明,我们的信仰在空中飘扬,我们的信仰在空中飘扬。

《你是我心爱的姑娘》,相比较其他曲目,这是我很喜欢的一首。“但是希望你明白,我就在你身旁,不论你在多远的地方,即使你变了模样,即使你把我遗忘,你永远都是我心爱的姑娘。”上口的旋律,以及简单的歌词,比起酒吧现场的胖叔嘶吼与粉妞摇摆,我还是为这样不可多得的曲目而为你自豪。我知道,你的任何一首抒情,都比其他人来的更具感染力。同样,你的《光明》、《如果风不再吹》与《当我想你的时候》,也会为你这次万人瞩目的回归——歌唱出浓墨重彩的劲道笔顺。

也许是亏欠的太多,平日只知在校学习,周末也只是躲在房间听歌观影,对于母亲的悉心关照与容颜憔悴,心底有着深深切切的羞愧。彼此对话最多出现的字眼,似乎也只有“知道了”,“不用管了”此之种种……专辑里的《母亲》,在你柔声婉转唱出“每当我在路上停下脚步,望着天空我都会看到你”时……这句简单的歌词音律,还是将我这年十八岁的珍奢泪水,如此轻易地捕获到……

最后的《再见青春》,近7分10秒的音长,我听了很多遍。换句话说,这是专辑里我最爱的一首。认真辨析你的声音,希冀在你缓启缓合的嘴唇里找寻怀恋青春的诗歌。每一次告别,其实亦是一次深沉的自省。是谁说,一泡尿功夫,青春已是作古。我知道,现实比梦境更为真实,青春的珍奢,便在于它只出现这样短暂的一瞬,几年,几个月,却已是人老珠黄。随后的征程,无尽的是风尘,无限的是脚步,而我们不能如恋家般频频回首。

再见,青春,再见美丽的疼痛,
再见,青春,永恒的迷茫。
再见,青春,再见美丽的疼痛,
再见,青春,永远的故乡。
再见,青春,再见灿烂的忧伤,
再见,青春,永恒的迷茫。

今年报志愿的时候,家人在饭桌上讲,以后就要你一个人出去闯了,家里不会养你一辈子,况且,以后你自己还要学会孝顺养老。然后我点点头,心底对于这样过于疾速的成长,却有着阵阵莫名的滋味。十八岁,已是意味着沉痛的担当。朋友在几天的苦心研究之后,也发短信来说,我选好学校了,我是冲着那个学校去的,因为只有那里的学习氛围浓厚,但我不喜欢那个专业,真的,我不喜欢。就像歌里唱着,到不了的,都叫作远方,都叫作远方。短暂沉默后,我那时竟凝噎。

不知道多少次我从遥远的春天的梦中醒来,泪流满面。我知道再也回不去了,我只能羞愧地,卑微地走下去,满含着留追悔。当许多目光羡慕地望着我的时候,我知道其实我正变得渺小。当我屹立在舞台上,那些欢呼声却让我碎裂,我知道最动人的歌声是那时望着窗外生涩的带血的呢喃和呼喊……

汪峰,你已年近不惑,而信仰依旧于空中飘扬。你用自身肉嗓完成了对摇滚的诠释,这些年来的起伏跌宕,如此也终究在我心底化成作榜样与灯塔式的人物。既然你仍在呐喊中默默坚持,我想我亦将刻苦前进。宝贝,看看远处,月亮从旷野上升起,请你再抱紧我,再抱紧我,我们永远是这美丽世界的孤儿。

524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17条

查看全部217条回复·打开App

信仰在空中飘扬的更多乐评

推荐信仰在空中飘扬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