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曾在年轻的时候爱上过个把人渣,但幸好你尚可以感觉这一首歌的温柔

泪小鱼|念。
2009-07-04 看过
热伤风烤的我一直眼泪汪汪鼻涕涟涟,眼药水滴完了扔扔完了找找完了滴滴了再扔,空调开一开关掉关一关又要开,电台听一听就要下一首——典型的间歇性躁郁症患者。
听见这首歌的时候已经折腾到了黄昏。我像个怪老头儿一样别别扭扭的蹲在沙发上,太阳光悠闲的从窗帘溜达进来,瞄我一眼,也不理我。
然后方大同开始唱。
老的词老的调。王菲唱的玲珑剔透百转千回,方大同唱起来却只觉得安静的像是一场即将隐没的初秋黄昏,又像一只干燥温暖的手,沉默坚定的握过来。

我是终于倦了。

我拍拍已经厮杀的精疲力竭的另一个自己:嘿。那是什么时候,我们一定要爱的热烈爱的通透,要知晓所有开头,过程和结局,结果最后想想,居然也没有一个清楚。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卑微里带着欢喜,希冀中怀着绝望。
然后后来又是什么时候。我们开始觉得所谓聚散离合也没有什么。不再为了一通电话欢喜到偷笑半天,也不再为了一个眼神迷惑到辗转反侧。渐渐习惯生活就是这样,有的时候该来的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又有的时候该走的走了不该走的也消失了。but who care.反正一直都是一个人。
她一脸不耐烦,气喘吁吁翻个白眼:别问我。我忘了。

那么好吧。至少听完这首歌。

谁不曾在年轻的时候爱上过个把人渣。
但幸好你尚可以感觉这一首歌的温柔。
201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93条

查看全部93条回复·打开App

Timeless 可啦思刻的更多乐评

推荐Timeless 可啦思刻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