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

御前带刀捉马
2009-07-04 看过
选秀歌手,音乐和人气,可以两样都有,但至少必须拥有一样,不然何时死如何死,不过只是时间问题。
电视台从某年开始,定期在夏天的时候导演一场TV show,让选手和观众成立堪比亲情爱情的第三类情感关系。不想妄加揣度那些选手的内心,而粉丝作为重度参与者,通常都表现出强烈的中毒症状和法西斯主义,以自己的喜好做为最纯正的血统,枪杀一切反对和质疑,在亢奋中把自己对歌手的爱变成沉重的枷锁,并且丢掉那把唯一的钥匙。
于是,粉丝们爱上的从来不是爱本身,而是自我认同自我膨胀自我肯定。这种自我不自觉地扩散开来,变成宠溺变成苛刻变成狂妄;他们想他成功超越想自己成功,他们害怕对他失望超越害怕对自己无望;他们为每一次留下离开回来寻找各式各样借口。他们爱得深沉爱得偏执爱得疯狂,叫所有人觉得害怕,甚至可以杀掉那些初出茅庐的歌手。

这样的爱,比死更冷酷。


>>Buffering:清晨,我又将整张专辑循环播放了两遍,每次都在《回家吧》他擦燃火柴的刹那潸然泪下,待《那女》的最后一个音符悠悠落定,心情是淡淡的惆怅。我不知道自己怎样就成为了他的粉丝,被他时刻牵着小肚肠。


棉棉,带着她被酒精和烟草浸淫多年的沙哑嗓音、平仄不分的上海普通话、永远相同的语速语调,和已被佛祖召唤的内心悄然出现。她说:这是一个仿佛含着金钥匙的男孩。
男孩,用整张专辑来回忆依然健在的青春。以一个不恰当的年纪,用太过赤裸的怀旧,甚至整首独白的极其私人化的方式。

在动笔写下这篇文字的前一秒,一位饭友写下了这样一句话:“装逼的人喜欢谈未来,牛逼的人喜欢说过去。”
当时我有回复的冲动,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喜欢回忆过去的,可能是曾经更牛逼的人,可能是一直会牛逼的人,也可能是与牛逼无关只是成长得太快的人。
男孩应该属于后者。
自从他成为了一个现在看来具有嘲讽意味的王者,他就开始迅速成长,这无奈的成长里有你也有我的功劳。
今天,他走过来了,开始叠被他撑破的旧衣裳。时而温柔、时而烦躁、时而忧伤,时而思考,时而不知所谓。
每件衣裳并不总叠的好看,有时候他会把它们折成飞机或是大船,有时候就索性丢在一边,自顾自点起烟。
他在透明的玻璃房子里忘我的表演,从不掩饰他的丑陋,他把青春的回忆变成了一场赤裸裸的行为艺术。

你为什么喜欢他?
昨天傍晚,上海大雨。一辆黑牌轿车飞驰而过,将我全身溅湿。我破口大骂甚至欲竖中指,可那傻逼还是在红灯闪烁中潇洒离去,我诅咒他遇上南京的醉酒司机。除此以外,我能做的不过是拖着疲惫的身体,穿过钢筋混凝土森林,回家去。
我们把自己包裹成一具没有表情的木乃伊,在潜规则下懦弱的生活,无奈的屈从于社会、家庭甚至爱情。
当每个人都在上演行为艺术的时候,艺术的标准已然轰塌。
回过神,我必须认真的回答:我喜欢他是因为他的真实。美好真实,丑陋亦真实,真实的就像另一个自己。

这是一张如此真实的专辑。
他晒着浪漫任性,晒着兄弟恩仇,晒着卑微嘲笑,也晒着倔强不屈。
他一会儿像个早衰的老头儿去回忆一切,忽而又变成八九点的太阳想要forever young。
他说不写情歌,又写了情歌;他说回报公司,又说没人逼我;他说我要风格纯粹,却又停在了极致的岸边。
男孩说你们喜欢的不喜欢的我都喜欢的女孩,其实只是表达一种自我。
尽管如此,他却仍在CD扉页上小心翼翼地对粉丝这样表白——
昆虫:现在是的,曾经是的,你们包容我,保护我,希望现在的旋律让你们安心,我还会更好的。
所以,你常常可以在电台里听到他这样解释:呵呵,因为我是双鱼座。

我突然想起了棉棉口里的金钥匙,它在哪儿呢?
它不是想象,它一定存在。
只要男孩愿意,他随时可以用他的金钥匙打开那把枷锁。
从此,他会更自由。
从此,让我们静静站在二楼。
195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58条

查看全部58条回复·打开App

那些你们喜欢的不喜欢的我都喜欢的女孩的更多乐评

推荐那些你们喜欢的不喜欢的我都喜欢的女孩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