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身陷回忆的人,他一定是个诗人

糖罐子
2009-06-21 看过
我有两个习惯,一个是听到彭坦的新歌就倒回去听《南方》,另一个就是听到汪峰的新歌就反复的再去听《美丽世界的孤儿》。

听到《春天里》的一瞬间,恍惚觉得,那个唱着《美丽世界的孤儿》的汪峰又回来了,这种回来不是说他重回到了那些个青春年少,而是他再次有了一颗对生活敏感的不安宁的心。

看到很多人都说,好像又看到了鲍家街43号的汪峰。记起有一次在豆瓣看到一个小姑娘说她非常喜欢《飞得更高》,跟帖里有人说,你应该去听听鲍家街43号时的汪峰,紧随其后的帖子里出现了相似的一串“同意LS”的回复。

有那么多人怀念那时候的他,也许连汪峰自己都会怀念吧,怀念那些没有信用卡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只有一把破吉他却拥有单纯快乐的时光,怀念那些孤独却真实的岁月,如果可以,他甚至愿意死在并埋在那个春天里。

“都是多年以后的改变,许巍是内心归于平静的欢喜,而汪峰则是幸福在别处的失落”,很喜欢这句话,有一段时间提起汪峰我总觉得那已经是一个生活安定而平淡以至于身材略有发福的中年人了(虽然他脸一直都很胖的说),过去那些慰藉我们孤独的共鸣再也没有了,他成了一个功成名就的人,不再是那个孤独敏感拧巴的年青人了。
而听歌的那些人何尝没有改变,有时想起那些跟我一起听歌的人,我觉得他们是些陌生人,和我认识的他们不一样,但有时我又把他们看成我以前认识的他们,他们跟我一样,很孤独。
有时忍不住想,对于那些少年时代热爱过的偶像,那些给我们带来孤独自由感替我们实现了某种梦想过着某种我们想要而不得之生活的“神”,我们到底是希望他一直孤独的自由下去最后终于成为某种传奇,还是心疼的希望他也能有一天可以变得温暖拥有世俗生活的平安喜乐呢?
那天看到李志在博客里牛X的宣布恋爱消息,忽然觉得那是春末夏初知道的最美好的事情,连落寞又落魄的李志都可以老老实实去恋爱了,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呢。

在我想来,许巍那种平淡类似隐者的生活是一个少年时代如此不安分的人没有死磕死掉后所能拥有的最好的生活,就像小D以前跟我说他看BBC做的joy division的纪录片,看着那些老家伙一脸坦然的回忆往事,他觉得年轻时代经历过那么多狂悲狂喜的人能活下来的个个都是好样的。

然而我还是不能忍受一个曾经的偶像成为一种平庸生活的享受者,像随便任何一个中年人一样。但是,即使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也是会偶尔开一下小差忘却琐事的纷扰,回味一下往昔美好的,年青人的嘶吼是一种叛逆,中年人的走神是另一种叛逃。
而《春天里》就像汪峰在成功生活里开的一下小差,是他不经意的走神,思绪于是飘回到那些寂寞的春天那些依靠幻想就能生存唱着不为人知的歌谣就能很快乐的年青时光。

“不管怎么样,一个人回忆往事时永远都不该受到指责”,对于回忆我们都是如此的宽容,王小波说过他对诗人的想法,他觉得任何一个人,只要他还能在繁琐的生活之中,想起看看头上的那一片星光,那他就一定是个诗人,回忆何尝不是头上的那一片星光呢?
真的,一个身陷回忆之中的人,他也一定是个诗人。

PS这歌对我的意义是我终于能再大大方方的说我挺喜欢汪峰的,然后不用害怕人家听了恍然大悟的说,哦,就是那个唱《飞得更高》《我爱你中国》的呀

227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12条

查看全部112条回复·打开App

信仰在空中飘扬的更多乐评

推荐信仰在空中飘扬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