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尽头的光

邃。
2009-05-23 看过
一个人坐陌生的公车,摇摇晃晃就像命运。每数三个站就下车,再等下一班公车。还好这个时候这些街道上人并不很多。这是座太拥挤的城市,也许是随着成长我的眼光也渐渐地大了起来。于是我的阳台就缩水了。

恍惚想起记忆里的光,好像在每一个转角将近的时候都清晰起来。然而车慢慢地开过去了,空调轰响,那光线一下子达到了最大值,眩晕着城市躁动的午后,太阳在哭。然后那么一刹间,一切都消失了。平凡的世界不过是一场白日梦,家国大事儿女情长都统统见了鬼。

想伸出一根丝纠缠隔壁大厦精致的构架,攀缘到那朵云的另一头。我伸出手想模仿Peter Parker,却忘了他到底伸的是哪一根手指。同桌的女生瞪了我一眼,像小学生一样地伸出手掌打我。风吹起淡绿色的窗帘摇晃,一不小心扫到她脸上。

也许我记错了;如今的学校里似乎是没有绿色窗帘的。似乎是小学时代中午被晒得温热的一小块桌面,又或者是初中时很适合放在医院里安慰病人情绪的蓝色塑料桌子底下藏着的尼采。那时候我以为我是太阳,我会发光。后来我才知道天上已经有了一个太阳,地上也已经有了一个神经病。我怎么做都不过是为这场荒谬的白日梦加一个无关紧要的细节。

我一定是想得太多,才会把正的看成斜的歪的看成准的。有时候那么怕人声的喧闹,像是一个人穿过没有路途的海洋,无法呼吸却又乐在其中。然而你知道自己的矫情——属于谁都无关紧要,你不过不在其中。永远都是多出来的那一个,三个朋友里也是另外两个最要好。偶尔听见他们为了自己吵架生气,又欢喜又不安。而如今关于他们的记忆全都黯淡了,你又是一个人,恍惚想起自己的快乐悲伤,时间把它们缩得好小好小。珍视的忽视的,都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22.5公里。这是我在google地图上看见的从家里到学校的行车距离。我应该在另外一个什么地方,前面的那个人举起的地图上每条路都太小,密密麻麻看不清。对着车窗上很淡的影子微笑,她的嘴角扬起雨后正午不浓不淡的光。恍惚就看见当中有未来的影子,一下子就忘记了。

我想我只是孤单地在做白日梦。

——扣题吧,我根本不在乎什么风格哪类习惯,又或者是这张CD的封面。我一个人摇摇晃晃,戴着很小的不张扬的耳塞,恍惚想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空白出来的时间越来越少,渐渐忘了怎么发呆。原来这还是我最擅长的事情,仿佛重新抚摩过不长的一辈子,欢喜忧愁又或无动于衷。而那一切不过几分钟的事情。公车摇晃着,就像要开遍这个地球。而我只要面无表情地望着,那低矮的芒果树,将宽大的叶子扫在淡绿色的车窗外。耳朵有点累,有时候想安静一下。然后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最渴望人的声音。
1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The Wink and The Gun的更多乐评

推荐The Wink and The Gun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