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听了你很久很久,即使时光不再回来

SilayLoe
2009-05-01 看过
似乎周杰伦的专辑少能在豆瓣这种聚集一堆文艺小资独立清新的音乐地盘上长年累月地占据榜单,即使每张专辑都有几千人用“周杰伦”作为标签,在豆瓣这星巴克情怀的地方,很多人宁愿去独立音乐或民谣女声中作中坚分子也不大想扯下面皮去顶礼那种流行到你不找他的歌商店里的厕所都会放给你听的那种歌手。这位乐坛骨董的气质经过多年蜕变,他也不可避免地变得华丽,披上恶俗爱情的外衣。
如果他还是拿头两张专辑的那些有点灰色的戏谑的如旧城区小街巷般的短歌集成诸如《七里香》1.0版《魔杰座》1.0版的东西,肯定又会有众多陈绮贞曹方派般的粉丝打起“我爱你所以我不想你红”的标语兼在乐评中大耍黑色幽默鉴赏情怀,把他的专辑放进一份份充满另类情怀的豆列之中。

可是他还是把专辑升级到7.0啊8.0啊,一个歌手想做周华健还是刘德华依旧是他自己的选择吧。

好像我对周杰伦有个最坚定的观点,从当初的他走在草地和日式街道上哼唱《Jay》开始,一路以来,稍稍忽略《八度空间》,他创作的最高峰就是那张《叶惠美》,我想起周杰伦时总会有一排他的专辑封面排开,《叶惠美》就呆在分割线位置(虽然仅仅因为那首《以父之名》的惊艳)。自此之后,我不讲什么江郎才尽全无创意这种话啦,就是那样子的,不过不失了,以后周杰伦的歌满足的就是新鲜感,或者这不是谁的问题,他把一种新曲风新的叙事方法点滴不剩给你呈现了,之后他也只有游刃有余,成一家之言了,有谁还能指望他涉足不属于他的音域中去麽?

我记得梁汉有句话在课上对全班同学斩钉截铁地说:“周杰伦的歌,几十年后听,肯定是垃圾。”

当时我对流行音乐保持都是中立态度,梁汉那类被同学评价“扮嘢到死无甚好感”的成年人,有什么胡诌的意见都不奇怪,但我现在想起来,他那句话确实是大错特错的。如果他能说什么是所谓的经典,也只有古典音乐或者宋祖英毛阿敏唱的那些老歌了,就流行乐本身,你难道还要求它脱离当代的审美趣味把热度传延到千秋百载后的智能机器时代吗?上一辈喜欢谭咏麟张国荣罗文,阿叔辈的听任贤齐张学友黎明,又不是每个歌手都像周华健那么乡土,我在回家大巴上就认不出电视上年轻谭咏麟是谁。可惜我们老了,也可能像老师那样发不经大脑的牢骚,只要包容心强点就好,大街放流行乐,你就塞耳机呗,河水不犯井水。

在英杰的宿舍听了长长一大串的周杰伦,忽然重燃听Jay冲动,对于他的歌,从不去整张盘下来听,一般是随缘,那首在偶尔遇见了,就听,新鲜感离开,就抛弃了,但《青花瓷》或者真的够人品,几乎有周杰伦的地方此曲从不落单。
马原哲学基础有说,量变到质变,但是改变如此循环渐进,总有一些特质是保留了下来。不看《魔杰座》的歌单,也由得一首《说好的幸福呢》灌进耳来,只不过我的音乐鉴赏力差,始终找不到后叶惠美时代的每首歌都传承了当初《Jay》和《范特西》里的哪些质地。耸耸肩,或者他的词和歌名都采用了太过泛滥的字句来描述那不可一世的爱情,仲有文山泣鬼神的唐宋词,我也已经无法挖掘龙卷风和简单爱在其中遗留的因子了。

歌手的歌迷总是来了又走啊,在网上在心中大喊“×××我已经不再爱你”总是非常简单一毛子都不用花,世界上就两类人嘛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从一党转到另一党看来只比较注重心理障碍问题而已。

不过今天看了一位周米高高悬挂在《魔杰座》下的乐评,我忽然有种很神奇的感觉。因为他说:
“不管怎么样,你永远不用担心歌迷问题,不断地有人从你的歌迷群里退出,又不断有人加入。我问了一个很喜欢你的同学,问他知不知道一首叫《反方向的钟》的歌,他说,没印象。我苦笑,他听的也许只是《菊花台》。”

非常神奇的,有时候一些事实必须别人无意提醒才能浮现在脑袋里。
我发现我已经听他的歌曲那么那么的久。
原来他的粉丝团已经有那么多年轻到不认识他第一张专辑的边缘歌的人了。

当年我只是在一个颁奖会上认识了周杰伦,得奖的是《龙卷风》和《开不了口》,不知隔了多久呢,我就买了一张中国制造甚至收录了陶喆的周杰伦D版碟,在碟里的MV很多都是乱塞胡切配上字幕而已,在碟里我就看见以前在旅店电视的点歌台里出现的那个在草地上唱《星晴》的男人。那时听就只是挑有名的听,后来拖地啊干什么的就任VCD一直放下去就得,发现许多歌曲听得都很有味道很轻松愉快,有次把放着《可爱女人》的耳机摆在大母鸡面前,他的旧歌是灰色的和旧土黄色的,周杰伦的当年现在许多人会怀念,穿着卫衣拉下帽子装神秘,头发像韩国人那些长长地乱飞舞着,一件黑色背心鸭舌帽伴随他跑过青石板桥跟着他坐在榻榻米上看忍者飞舞在风扇下迷朦的光线中对女子许诺带她坐飞机,有时他也躺在马路上坐在女主角的自行车上也偶尔去去国外和黑白色彩的恐怖分子或一家老人吃饭,寂寞起来他就会在伊斯坦堡吃汉堡包吧,很多人只见着周杰伦穿得那么嘻哈站在破屋中看着龙卷风,那时我们都被迷惑了,很舒服的惰在那些朴素简单的小温馨中,然后让那些陪伴我们那么古老的回忆,直到连自己都把曾经抛却了,再做不回当初倾听《爱在西元前》的自己,他还在唱。虽然我们知道他不可能一直一直在看老斑鸠和蜗牛,他最终都会去做很多很多别的东西,去戴戴黄金盔去学学霍元甲,也终于染黄头发拿着吉他对人求爱也终于着上军装跑上沙场,他再也不在阴天中顶着一头乱发撑伞了憨憨地笑了,我们也知道他再也不会了。

我们在学历史时,却很难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我们已经见证了历史,只不过那些尘埃没厚,我们以为一直身处新时代的漩涡中,可当忙碌后回首,那上面的陌生感已经足够让我们惊讶,原来我们曾参与过那一切。

我觉得这么说,很适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不只对周杰伦,还有对身边的一切,对我的家乡,对我的房子。

在《范特西》《Jay》《八度空间》这些专辑名下,评论就那么七八十条,而新的专辑,每张评论都多达三四百条。
我知道许多依旧听周杰伦的人中,总有一部分还记得《反方向的钟》,总有一部分始终不顺《菊花台》和《稻香》,不管如何,有一些已经过去,我们更加喜爱对新物评头论足,或者对于回忆,对于那位黑长发红卫衣的陪伴过懵懂时期的男子,我们是拿不出更多言语去诉说了,只把最好的评价给予那些回忆,其他再不能做太多了。

不过,那位穿的很简单的长发周杰伦口中的爱情,总是宽容的人道的,至少他从小地方发掘情趣,分了手也教你好好生活,只求他别作甚死了也要爱,就大幸了。

今天重新把《伊斯坦堡》《完美主义》《娘子》《印第安老斑鸠》《可爱女人》载下来,一听就想起那些日子炎热单独一人的下午。奇怪旧歌总有和新歌完全不同的气味,如果不是那么早就听过这些,那么听来和那些什么香什么地盘的会不会有很巨大的分别呢?
《叶惠美》之后,不听标志歌词的话,我就已经完全分不清楚《搁浅》《断了的弦》《借口》《轨迹》这四首歌的差异了,歌曲都长得一个样子时,我对歌手也只有无语可言。那时《以父之名》《东风破》刚出炉,那种与往不同的绝对缠绵华丽算是震撼了我,自此,周杰伦一去不复返,他穿上华丽的外套了,他的爱情也越来越执着了,《安静》转身,他在封面上穿复古西装,之后穿晚礼服做伪肖邦然后扮魔术师了拜刘谦了最后变成游戏机主角站在悬崖上了。唏嘘了,即使我不说自己是他的歌迷、抹抹眼睛,罢罢、

在我看来,他是如此才华横溢,他依旧是唯一一个能把本草纲目兰亭序玩于鼓掌的人,下次当他再吟唱红楼梦爱恨情长聊斋人鬼痴缠抑或是西游记大闹天宫都好,还是华语乐坛出彩的一个传奇。就是方文山罢,对这个人,我真算敬佩不已了,可以把歌词写到上教科书,他和周杰伦,像Fusion菜,不大相衬可一搭之下却可发出如此鬼魅的味道,足以颠倒90年代后的众生。

写到这,忽然想起方大同,这个戴着眼镜的白面书生,也已经开始有如此多人举牌示威“我爱你请你不要红”,在他星光熠熠的2008舞台上,又有多少2000后像我那时般从颁奖会听顺了一个才子的歌,但始终,方秀才也不可避免要卸下《Love Song》中复杂的编曲,转而《黑白》《黑洞》幽怨绵长朗朗上口,可预见地最终流行大同王道坚贞不已。

不管如何,所有乐评,追忆的都是作者曾经的时光,我也明白我不愿意回到没成熟时的那种尴尬年代,但还是不时的倾向从音乐中调配回年少时光的浓度。
多年前的一晚我躺在床上,房间是充满黄色的灯光,我在收音机中听到他干净的声音,多年以后,我找到那个在阴天下画爱的小雨伞的男生,他穿着宽松的衣服,简单爱着,地板上的小雨伞图案下有个名字是Jay,直到现在,这个很日本偶像剧的镜头,碰撞如今杂志上华衣窄裤的周杰伦,依然在我心里荡漾出奇异的涟漪。

我明白我是在祭祀一个私人的时光,但如此多这个年代的孩子们,也在或多或少分享着有周杰伦陪伴的青春,想到这里,我不觉心里有点酸酸的,是为自己呢还是为周杰伦呢。

1037 有用
56 没用
Jay Jay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45条

查看更多回应(345)

Jay的更多乐评

推荐Jay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