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带猫侍卫喵大喵
2009-04-24 看过
还有最后一帧画面需要处理的时候。
我站在三楼机房的窗口,等着别人用完编辑机。
外面下着雨,隐约有青草和泥土的味道传来。很熟悉的记忆里春天的味道。
终于快结束了。这长达半个月忙乱而纠缠的生活。
如释重负。

忽然想起了李志的歌——《春末的南方城市》。
如果换成北方,恰好就是此时此刻的情景。
“不知道有谁能让你述说,你这样的生活到底为了什么。我看见你靠在窗口沉默,路过了青春我们还拥有什么。”

遗憾的是,我连青春都不再拥有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麻木,而且被各种琐事纠缠。

生活说不清楚是变得复杂还是简单。
危机感随着年纪与日俱增,未来的道路逐渐接近常人的轨迹。

无力回天。
我说,只能如此。

翻看起以前写过的文字,几十万字的记录里,有我所有的喜怒哀乐,点点滴滴。
可是,如今看时,竟然有些陌生。

那些过去的日子,渐行渐远,远得不像是曾经经历过。
我更喜欢那时的自己。敏感、脆弱、多情、有时候,还有那么一点点勇敢。
我也喜欢那时候的文字,虽然不乏矫情。可是,更多的是真实。

而现在,我已经很少风花雪月,只有柴米油盐。
除了为工作烦恼,就是在游戏里躲藏。

两个月前。乖Q让我给他想办的叫MANTOU的杂志写一篇关于城市的文字。也被我刻意装作忘记了。

对不起。
乖Q,我不是当初在你17岁的时候会给你写《尘土青春》的国宝了。
转眼间你都23岁了。

我也老了。
我现在只是一个为了生活烦恼,为了金钱郁闷,为了这样那样的各种现实问题而纠结的平凡女人。

可我不喜欢这样的结局。
真的。

但,又能怎样呢。
很多事情,我们都无能为力,不是么。

就像我对骨头说,既然大多数人都希望我这样做。
如果可以皆大欢喜,那么妥协就妥协了。

我们,不过是从诸多的矛盾中,寻找到一个可以相对保持平衡的解决方案罢了。
同样,也不过是从身边,寻找一个最合适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同伴。


这个城市从来不缺乏所谓爱情的谎言。
与其让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是因为相爱才在一起,不如说是为了让身边的人们安心的选择。

人和人,不过是一场场游戏。

我们。不是没有过爱。
只是这爱已经在时间里被改变。

这样说,似乎有些残忍。但事实如此。
而李志唱《和你在一起》时,比事实还冷静。

“如果我们不能结婚你怎么受得了,宝贝,我知道虽然你不说。
如果我们就要结婚我怎么能受得了,宝贝,别在夜里等我。”

或许我本质上也是个自私的人。
自私、懦弱而又虚伪。

我自私,因为我无法为别人而改变自己。我始终不够安分不喜欢平淡不愿意朝九晚五,多年以来一直如此。

我懦弱,因为我没有勇气去特立独行。我并不想按部就班结婚生子但是我做不到让家人担心让他们失望。

我虚伪,因为我做不到正视自己的内心。我开始鄙视文艺女青年是因为我已经做不了文艺女青年。我失去了,就不想再看到别人还拥有。

我知道,我总是改不了不切实际这样的坏习惯。

可是,青春不在,青春不再。
我还有什么资本去不切实际。

那天,4月10日。
许巍演唱会。
而我在演播室为录节目忙到深夜。

有人发短信说,在现场。
这是一个没有名字的电话号码。
没有名字是因为被我删掉了。
删掉是因为曾经感觉很别扭而不想再联系。
虽然,不过是掩耳盗铃。
我知道我从来都不是能够下决心的人。

是的,我已经很久不会和异性打交道了。
尤其是和自己有所相似的人。
除了骨头。
很长一段时间里,和骨头之外的异性接触,都是兴味索然。
我一度怀疑,自己要变成拉拉。
所以,也不会有什么人有什么关系让我有所忌惮。

也许,只是因为我很久没有发现自己的同类了。
有些人已经甘心屈服于现实。有些则还在享受自由洒脱。
在夹缝中徘徊的,少而又少。
而这一个,是个例外。

我的感觉很复杂,有寻找相似之处的好奇,也有物伤其类的感触。
但同时又像刺猬,稍感觉到威胁或者不满就会竖起尖刺。

我讨厌这感觉。我不想让自己因此烦恼。所以删掉了号码。

只是,许巍演唱会上发来的几条信息。
忽然之间又让我改变了主意。
我重新给号码添上了名字。

我收回了保护色。
只是因为一个特定的场合。一个特定的事件。
许巍。演唱会。
就这么简单。

我只是想起了四年前因为没看到北京的绝版青春演唱会而在大雨里哭泣的自己。
虽然四个月后,在天津补偿了这个遗憾。但是,当时那种失望和难过的感觉,很难被忽略。
没有岁月可回头。
去他妈的。想那么多,随便吧。爱怎样都好。

完全没有喜欢不喜欢。
我只是讨厌现在这样的日子。
灰蒙蒙的压抑。
就当找回一些青春的影子吧。
一个被禁忌的游戏而已。

是啊,《被禁忌的游戏》。
一直都百听不厌的歌。
适合雨天的,适合在路上听的歌。

“曾经幻灭的岁月 穿插沉默的现在。呼啸而过的青春 沉默不语的你。”

这样的句子,让我想起很久以前,我们的狗熊大院儿。想起那些年轻气盛的孩子们。想起他妈的时光啊。
还有我的兄弟老蔡。

五年前,我们在南方的小城里冒雨喝酒聊天,深夜坐在开往夏天的公汽上去附近大学里游荡,和一群朋友在灯光昏暗的球场打篮球。

我记得临走的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然后开玩笑对他说。如果有一天我嫁不出去了,在大城市也呆烦了,就跑来南方和你过。

后来又过了多久,一年,还是两年。已经不记得了,2005年之后的时间像是被安上了加速器,快得让人没有概念。

他告诉我说他要结婚了。
再后来。他不再写小说,不再写日记。偶尔联系,说是很忙,要上班,要开店。
我猜,也许再过两年,他会告诉我自己做了爸爸吧。

慢慢的,我们的狗熊大院儿也没有了。
你们我们他们。大家散落在天涯。

真惆怅,大多数曾经自认很牛逼的人,都会归于平凡,归于平淡。
就像看校园民谣志,那些白衣飘飘的年代曾经在民谣圈子里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不一样成了中年老男人么。
沈庆,郁冬,高晓松,老狼。。。。。。
原来大家都曾年少轻狂过。

连许巍都越来越平和温暖
那么,我们只好继续听李志了。

看豆瓣上关于李志《工体东路没有人》的第一篇评论。
有些伤感。也有些羡慕。
年轻真好。

有多久,我没有这样不顾一切,只是遵从自己内心的意愿了。
不需要考虑任何世俗的目光,不去在乎任何世俗的标准。不去想未来不去想以后。脱离于外部世界。
只是,简单地和你在一起。

逃避孤单逃避空白逃避烦恼彼此拥抱着亲吻做爱相互取暖。
似乎,只有21岁时的我,拥有过这样的时光了。
而很可惜。如今连那个不羁的少年,也都向生活缴枪妥协了。

真好笑。
好吧,以很多年前我和那个他曾经一起乱填的词来结束吧。
或许那时候,我们就都已经看到了未来的结局。

只不过是一场生活。
往事涌上心头,青春就散场。



我不敢再有幻想
也到不了想去的地方
生活中无所不在的墙
让岁月变的如此漫长
20岁该成长还是死亡
答案在传说中的天堂
我多么渴望有把枪
用它指着我的胸膛
让自己放弃匆忙
回到我快乐的故乡
依然看不清明天的模样
找不回从前的方向
我厌倦了坚强
我学不会伪装
偶尔在麻木中张望
张望那遥不可及的梦想
人群中我快要被平庸埋葬
无法逃脱也无处躲藏
我明白了我只能投降
彻底的放弃抵抗
我只有在叹息中迷惘
等待有天能去流浪
离开这些恼人的捆绑
在我的世界里自由歌唱



4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6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工体东路没有人的更多乐评

推荐工体东路没有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