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诗与歌的漫长旅途

暖暖
2009-04-08 看过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周云蓬 《九月》

当我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当然会想起你。

我不是一个好的歌迷,听歌的时候总是无可避免地关注歌词胜过曲调。

二十年前的三月四月之间,你赶在变老之前离我们远去。于是此后的每一年春天,人们看到樱树开花,便会再想起你。每当有人念你的诗,你就从众人身后显现出来,又再活过一次。今年他们唱了这首歌怀念你,和你的诗,诗人海子。

我宁愿相信不是歌手把你的诗谱成歌曲,而是他们发掘出了诗行中内含的音乐。

唱这首歌的盲人歌者声音喑哑,宛如一把用旧的马头琴,或者一张苍老的面孔,干枯得就要龟裂,但每一道纹理中都有故事,在波澜不惊的表面下叙说着如泣如诉的情节。就像你的诗句,在有限的词语表达中包含着无量往事,似乎一句话就说尽了某些人的一生。

他唱得比你的诗还沧桑。你的诗是轻的,放在风里吹着,就可以飞起来。而这首歌是沉甸甸的,一把沧桑的而且是湿透了的声音,冰凉的、拧不干的忧伤。那湿透了的歌声里有很深刻的皱纹,会割伤人的心,如果心还柔软。

唱歌的人重复着: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
声音就这样低下去,没有结束句。
仿佛他唱着唱着歌,撇下听众,兀自走开了,渐行渐远,而在我们听不到的远方,歌声还在延续。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套索牵着我的马,歌声牵着我。
又有谁知道歌声将带我走多远,去往什么地方?
远在远方的草原,比远方更远的风。

其实即使没有读过诗,或者不读诗,也不要紧,听这样浑然天成的歌不需要归类,不需要分辨乐器的声音,甚至不需要知道歌者的名字,只要安静地听就好,如果可能的话,跟着他轻轻地唱,跟着歌声走吧。

把声音关小一点,也许就能听到草原上风的声音。
10 有用
0 没用
清炒苦瓜 清炒苦瓜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清炒苦瓜的更多乐评

推荐清炒苦瓜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