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e MORE

Seine
2009-04-03 看过
08年一不小心看了三次王啸坤的演出。
第一次在星光,给木玛暖场,同场是边远带着JOYSIDE虎视眈眈,被嘘。
第二次还在星光,一场义演,前辈有张楚何勇唐朝老五,牛逼人太多,他还是被嘘。
第三次是摩登,白天上场,带着助理在海淀公园招摇过市,后面有人指指点点:“蔫了吧唧那个是谁?”“切,一臭选秀的。”
好吧,你可以说我是“选秀的”,不过能不能不要在前面加一个“臭”字。

其实说句实在话,王啸坤这人,其实不咋地。
撂台上基本属于身材,长相,范儿全无的类型。
如果没了选秀这层“关系”,我真不至于关注他。
可能番茄的选秀真的不行,上腾音乐也真的快破产了。
第一名解约,要么是给敌台的炒作好好地加了一把火,要么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得好像做了一场地下工作。
尚雯婕解约,知道。
张杰解约,知道。
陈楚生解约,知道。
何洁解约,知道。
~~以~上~皆~和~芒~果~有~关~~
王啸坤解约,啊?他也解约了啊?
对的,你听说过蛋文化么?

蛋文化最近在推一首新歌,叫《北京下雨了》。
这歌怎么样?
听我给你吹。

歌词嘛,普普,稍显矫情。幻想拉躁动拉失控拉承诺拉,都是被人用烂了的词句。不过一个20出头,生活本来就浮躁失控的毛头小伙子,你本来就不该要求他深邃内敛务实。其实写歌的人都矫情,因为务实的人不搞艺术。
曲子嘛,很流行,算可听,比词稍强。前半段的钢琴令人想起90年代早期的某些情歌,又或者深夜棒剧的主题曲,后半段加入吉他似乎以后好一些,但其实没好多少。就像我们小时候写作文,开始抒发点小情小绪,最后一段总要提炼升华一下不然不能得高分。整体听起来像有信的信乐团。然而我莫名厌恶3分半的时候那段莫名其妙的卖弄似的高音,很突兀,不和谐。

其实和上一张里的《昆虫》《宠儿》《带我去寻找》甚至更早的《琴麻岛的海》、《公历四月四日》(别惊讶,我听过)比较来讲,如今这首《北京下雨了》,你能看出王啸坤对音乐这件事开始“游刃有余”、“驾轻就熟”起来。
这种状态是好是坏很难说。音乐是CREATIVE WORK,任何牵涉到创造性的工种最怕的状态就是“油”。
单单这一首歌,其实还蛮难看出这人到底能整出个啥来。他到底是摸清了,还是油掉了。
所以需要给多点来听,给多点来体会。

其实我一点都不信他真能摈除一切杂念做音乐,谁都不能。
是个乐手都会琢磨点儿呲妞收果儿之类的小想法,更别说这种还没怎么尝到做音乐辛苦就已经被众星捧月供起来的宠儿,周围到处是自动送上门的鲜嫩姑娘。
不过至少,他还想着要弄点儿动静出来。而有些人,早已放任自己变成中年富婆午后陪聊对象,半夜在酒吧湿吻回家上床,出不出新歌,人家已经不在乎了吧?
当选秀成为乐坛除了主流啊独立啊摇滚啊RNB啊种种分类中永远被单列出来的一个“流派”(怎么你没觉得吗?)作品一出生就自动被降档次打分的时候,更多人选择“算了”,代我的言赚我的钱就好。可也有人想着弄出点名堂,没准就“成了”。
不过为什么许飞可以被接受,王啸坤却基本都被骂,大约是态度问题。姑娘家甭管长得如何吧,谦虚淡定总还是招人待见的。至于这位,长那么难看还臭拽,自然要被PIA飞。

扯远了。

《北京下雨了》,拿来和同样来自选秀冠军同样表现在北京痛苦生活的《一个人的冬天》比,唔,好些。
有人写歌是用了心的,有人写歌,不过是习惯性。
其实对听者来说,他们不在乎你歌词多么幼稚,又或者曲子多俗套,什么样的歌自有什么样的受众。
就像这首歌,我一再强调它其实不怎么样,还是一不小心循环了好几遍。

这个,也许可以有。
2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55条

查看全部55条回复·打开App

那些你们喜欢的不喜欢的我都喜欢的女孩的更多乐评

推荐那些你们喜欢的不喜欢的我都喜欢的女孩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