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被治愈。

qiqilife
2009-03-12 看过


耳塞里叫Hitomi的女人,歌声被分到治愈系。夜里忽然想要些安慰。听不下重节拍。


《叛逆的鲁鲁修》里面某个人死掉的时候,她的歌声让无数人哗啦啦哭了。我也想哭泣,大声哭,情绪太急以至抽搐哽咽的哭泣。


是因为天气么。世界变成暗灰色云层缠裹的水缸。外套太薄,寒气从衣摆下方爬入。裤脚全湿透。淋了二十分钟热水仍觉寒到发抖。不封顶的阳台浴室,心都要冻裂了。


怎么听也听不懂Hitomi的歌词。后来才知道是自创语。这样也好,不用去猜想大意。根本没有大意,有也与自己无关。

终于厌倦了去关心别人的谜底。


从日到夜重放<prayer for love>。竖琴,横笛,溪水,月光,风起拂袖。听到意念中花瓣触水的声音。

唯一让我耐心下来的事物。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Angel Feather Voice的更多乐评

推荐Angel Feather Voic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