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情 + 狐狸——我爱,万晓利的这两张牌

楚君
2009-02-24 看过
不按常规出牌的万晓利。

(一)第一张牌——《女儿情》。

在2009的这个情人节的夜晚,我再次听到了老师和他的禾乐队的演唱,第一首歌曲是《女儿情》,老师是翻唱他所喜欢的万晓利的《女儿情》,而万晓利则是翻唱经典老电视剧《西游记》中的插曲《女儿情》。这是我第一次为这首歌曲如此深的动情了。如果说,过去的女声原版,是为了配合电视剧中的那位高贵女王的柔情蜜意,而显得过于柔媚,略显矫情。那么,今天的男声新版,则更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心声吐露,真挚质朴的感情,发自肺腑。我没想到,这首歌曲男声演唱的版本比起女声演唱的原版,更多柔情,更多深情,更深的钻入人们的心中,每一声都道出了在纷繁复杂、喧嚣冷漠的当今世界上,人们心底的对爱情还不死心的寻寻觅觅,执著而感伤。在那个情人节的夜晚,越发唱的人心神俱醉,越发听的人眼睛湿润——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爱恋依,爱恋依,愿今生常相随。”

——在低声呓语的歌声吉他声中,我们在心底轻轻珍藏好自己的玫瑰。那些还没有送出去的玫瑰,我相信,往往更美,因为它们倾注了更鲜红的心血,因为它们倾注了更痴心的期盼。尽管很可能,这花种将永远的埋在心底里,或者它只能绽放在歌唱中——但是,有梦,足以。有梦,就好。

为此,我感谢万晓利的这次翻唱。

不再是来自古代的帝王家,皇宫门
不再是属于女王陛下的,独门娇嗔

原来它是穿越时空隧道的,
恒久的情歌

来自我们心里的——寻寻觅觅,上下求索
来自我们心底的——可遇而不可求的伤悲

鸳鸯双栖蝶双飞
此生知音问是谁

男声的演唱中,有了
更多的洒脱不羁,更多的深沉似水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今后,当每一个情人节来临的时候,我都会把这首歌唱给自己听。
因为它是一首,属于我们自己的,永恒的情歌。

(二)第二张牌——《狐狸》。

在2009的情人节当晚,我还听到了青岛漫步乐队翻唱的万晓利的另一首歌曲——《狐狸》。

以前,在我们的习惯性思维中——“狐狸”,“狐狸精”——应该都是“美女”。
千娇百媚,勾人魂魄。
狡猾阴险,害人不浅。

但是,万晓利,化身的这只“狐狸”,显然违背了常理。

“我是一只狐狸 / 我住在森林里 / 我的对手太愚蠢 / 我谁也看不起
人们都只看到 / 我长得很美丽 / 他们都不知道 / 我的心也是善良的
都以为我很坏 / 都以为我不实在 / 都以为我的心里 / 没有一点爱
所以我变得很虚伪 / 到处在找机会 / 谁要是爱上我 / 我就让谁倒霉 ”

天真的狐狸,单纯的狐狸,美丽的狐狸,骄傲的狐狸,善良的狐狸

痴情的狐狸,孤独的狐狸,脆弱的狐狸,伤感的狐狸,可怜的狐狸——

我分不清,这是狐狸?
还是万晓利?
还是我?他?你?

没人懂得的郁闷
被人误解的叹息
看似玩世的苦笑
实则无奈的调侃

我分不清,这是狐狸?
还是万晓利?
还是我?他?你?

生活在“没有童话的森林里”
生活在“兔子比狐狸狡猾”的,现实世界里的——这份孤寂,这份恐惧,这份悲哀

我分不清
到底是属于狐狸?
还是属于万晓利?
还是属于我们自己?

“哦啊啊啊,哦啊啊,哦啊阿嗯哎哟”——我们夹着尾巴,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也许,只有,暂时的逃进音乐里,逃进我们的梦里。

看似是一曲挺好玩的狐狸之歌,其实这是现实中的某一类人的苦闷心声,这是一群受伤者
们的“逃亡进行曲”。

逃离虚伪,逃离伤害,逃离现实。

当然我们知道逃离不开。
所以也只有在歌声里倾听那传奇故事中和我们近似的呼吸,报以自嘲的一笑。
有多可爱
有多可怜
到头来,我们终于明白——狐狸就是万晓利,狐狸就是我们自己。

不知道
今天的森林里
有多少狐狸,在唱着绝望的歌儿,呻吟着逃去了呢?

...........


不按常规出牌的万晓利。
很可爱。
42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走过来 走过去的更多乐评

推荐走过来 走过去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