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的拾荒者

116号发条橙
2009-01-19 看过
   无意中找到Te',找到《声をもって、心の底を叩いてみると、どこか『哀』しい音がする》,更无意让这些演奏解构情绪。无意在这些声音中挖掘情绪的各种细节,更无意探求可能的思维深处每秒10万次的化学反应。假若情绪所牵连的思维活动可以被解构,那么可以妄想后摇的一些可能,也可以在这些音符中重新拆分情绪的来龙去脉。
   任何意义上的思考不过大脑中的一段电子脉冲,就像效果器中游走于电子管间的电流一样。在大多数情况下情绪的产生之于脑腔这个容器而言或许只是微观世界的一次衍生与灭迹罢了。当人们试图探究他们的某些诱因与逻辑关系时又往往局限于哲学式的类二元论与科学般的数学意义。然而当某些心绪发生,更多转瞬即逝的思维触动并不会被冗繁的神经元挽留,那些情绪、记忆与听觉刺激之间的传递也不会被游离的电子静止。
   更何况我们的感官又坏死已久。
   事实上人们大都忽略这样神经质一样的探究,更主观于情绪的到来与离去,更客观于一种感官欢愉的慰藉。那些驻足听觉回忆的癖好往往只属于重度病患者的某种自渎。他们是情绪的拾荒者,追寻被遗弃的价值并在廉价的收集中堆积琐碎,他们在等待一个量变意义上的加成并为下一个质变淤积可能的努力。于是当他们试图去解构一段情绪的时候,仅仅是对整个拾荒过程的一次反演,仅仅是一些记忆的凭吊。
    所以,当听觉介入拾荒的行列并以解构的名义分析一些感动时,那些自然流露的因果关系会用鼓膜的传达解释这些情绪的细节。《声をもって、心の底を叩いてみると、どこか『哀』しい音がする》便是一首这样的曲子。对于后摇的演奏者而言,他们并不需要得到也并不在乎多数人的
感官认同,而听者的所有认知也并不在乎他者的审美理解。这仅仅是一种绝对自私的传达,那些偶然的共鸣造化一样的缔结感动。
    Te'更多的在实践这种解构的可行性,他们并不在意音乐意义上的美感。那些封面乏味的唱片只用颜色和试验诠释一些表达,他们过分依赖打击乐drum与对噪音的痴迷继承了日本独立音乐的血统,但这些并不能阻止他们做出漂亮的音乐。事实上他们也并不是在表达一种情绪而是在解构情绪的一些诱因,所以那些并不足够类型化的结构回避了更多的听者。只有情绪的拾荒者们拥有足够廉价的感官去接纳他们的初衷,去与他们在把玩情绪的道路上一起背道而驰,一起凭吊美感以外的真实与真诚。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美しき旋律も、音を語る言を持たずしては心にも『留』めがたし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