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的想象力

来园的桃子
2009-01-13 看过
   我没有亲身实践过音乐,也没听过成千上百的碟,我只是一颗神经兮兮热衷于咬文嚼字胡言乱语的糖。坐着火车回家晃荡了一整夜,听了11个小时的果味VC,三张专辑颠来倒去反反复复。我是不是应该趁着脑袋还没完全清醒写点什么?

   四年前偶然听到一句“消失的一瞬间 走过了海岸线 直到永远”立刻爱上了这个乐队。《双重生命》和《来自VC的礼物》是我“唯二”的百听不厌。在《great restoration》之前,我一直觉得VC是内地最具想象力的乐队。我总是在想,倘若没有那汩汩流淌的旋律,他们要如何把毫无逻辑关系的言语连缀成篇?
 
   VC的歌词里是从来没有可诫后世名言警句的,更没有卿卿我我的小儿女之态。更像是缭绕在身边却看不清面孔幻像,一闭上眼睛它们就在耳边低喃,可你要伸手去捉肯定是扑个空。那些支离破碎音节会被一根细弦牵引着钻进你的潜意识里。忙碌于某件琐事俗务的时候,会突然有一句“美丽从未离开我” 从脑子里蹦出来嗡嗡作响;看着墙角霉斑发呆的时候,嘴里会念叨“我遇见那神圣的精灵迷人高贵向我凝望”。我是从来不费神去琢磨这些歌究竟要说的是什么,但它们总能和我的某些情绪严丝合缝,这正是奇妙之处。

   每一件艺术品的诞生都必然是为了某一个主题,但是作者不能也无法把自己的想法用大白话说出来。他们要用尽各种方式去诉说,希望有人专心聆听但又不希望别人完全听懂,挣扎在表达与隐藏自我的矛盾之中。这矛盾之下的产品,有的过于晦涩有装X之嫌,有的流于直白没有嚼头。在我看来,果味VC的两张旧砖不偏不倚踩到了脆弱的平衡点。歌者羞涩地唱着自己的故事,听者们沉醉地想着自己的生活。没有正确答案,没有对错强弱之分,VC和糖们就是这么一小撮快乐的年轻人,就像同一根吸管里吹出来的肥皂泡泡,阳光一照各有各的绚烂美丽,万花筒似的绝对不带重样。听VC的时候你想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永远只有你自己知道,因为“they are all in my eyes, never last anywhere”。在我看来这句歌词正是对果味VC的最高评价。

    我也希望这是对VC永远的最高评价,但是GR之后,我大脑皮层某个回沟的角落里滋生出一点点失望。也许是脆弱的平衡之巅地方太小了,站不下这不安分的四个人,轻轻一个摇晃难免脚下打滑。也许是他们长大成熟了渐渐丢失了梦呓般的话语方式。优美的旋律依旧甚至更胜从前,但是歌词里的灵气正以肉眼难以察觉到的速度一点点蒸发流逝。

    拿到新砖的那天激动得我花了一整节课的时间坐在教室的最后排塞着耳机读那张黑白的歌纸。记得当时反复听着现在正在打榜的《沙滩绅士》,一边在课桌下面跺脚一边感慨着如此抓人的旋律,待我读到歌词的一瞬间心里生出了有两层楼那么高的落差。“你拉着我走过白色沙滩 海洋的心 我将它给你”?也许是我太吹毛求疵,要是这句词儿出现在《双重生命》的时代,估计会被毫不留情地毙掉。

   GR的歌变得更明朗,更容易记住,更容易听明白,更容易跟着哼哼,但是不再容易似夜色般沁入脑细胞然后在某个莫名其妙的时刻井喷爆发。也许有人要说,还是很混沌啊, ocean is dead主要想表达个啥意境?木偶剧是说什么的?1978是指十一届三中全会吗(哈,看这问题问的!)?其实有人执着于参考答案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VC的谜语出得简单了,没能给听者留出一粒微尘包藏万千世界的想象空间。

   这是一件令无奈的好事情,歌者与听者的之间天枰开始倾斜,倒向VC。可他们真的愿意这样吗?承受着各种善意恶意没有意义的批评,面对着各样有礼无礼稀奇古怪的要求,接连不断的通告铺天盖地的海报满脸堆笑地为人民群众制造娱乐。留给VC的自由之地恐怕也仅剩下狭小的舞台了。在比浴霸还热的目光的炙烤下,这四颗脑瓜里还能绽放出多少鬼魅艳丽的花朵呢?

    二零零九年的冬天,《Great Restoration》发行后的一个月,粉红色的超音速公交车开始穿行在首都的大街小巷。而我躲在一个没有摇滚乐的江南小城继续悼念那张不翼而飞的《双重生命》以及随着喧哗一同老去的想象力。
1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3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Great Restoration的更多乐评

推荐Great Restoration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