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辟的旋律制造者

朱尔摩斯
2009-01-10 看过
恕我孤陋寡闻,抑或恕我鼠目寸光,我至今在国内找不到一支从舞台形象到音乐风格比果味VC更英式的乐队。我甚至怀疑如果他们愿意改用英文创作一张专辑,他们说不定都能让一头金发的老外们诧异。虽然孙凌生有过几年伦敦的留学经验,但他的发音似乎更像苏格兰口音,老外们会惊呼,苏格兰的一队小伙子!

离开摩登天空后,果味VC跟随伯乐张亚东签入了东乐,除了在《东乐园》合辑里贡献了两首新歌《落叶纷飞的季节》和《夜空多灿烂》之外,一直鲜有露面,看似在给这张《伟大的复辟》做着神秘的铺垫。每年的“年范儿”专场,他们也是对现场精益求精,孙凌生的抱琴姿势和跺脚已经成为了果味VC标志性的舞台动作。新专辑无论是乐队造型还是装帧设计都有着很重的复古情结,这正好适应了如今的 Vintage潮流,有点披头士,有点the Who还有点the Kinks,总之一切都像是从经典的老人那挑出了新的玩意儿。《1978》其实是有很多纪念意义的,说他们年轻么?其实他们在圈里已经是不折不扣的“老人”了,三张专辑都在遵循着加法原则,《双重生命》时代的那种青涩在第二张里看不见了,果味VC开始变得忧郁迷人,《伟大的复辟》里除了时髦的节奏外,他们的旋律仍然让人赞不绝口。

初次听到《1978》前奏里那小段扭曲的失真吉他的确让人有些措手不及,那种惊讶绝不亚于听到他们选择翻唱大卫·鲍依的《Hero》时那般激动,迷恋杰夫·巴克利的孙凌生用这样一种方式让果味VC告别了少年时代。《Me & I》的节奏响起,你恐怕难以控制住你开始抖动的双脚了,到底是时髦,到底是高手,吉他和鼓的交错并行都深得当今盛行的复古大潮心得,跳舞吧跺脚吧,女士们先生们!就算是在《柔光》和《低声细语》这样舒缓优美的旋律里,孙凌生的嗓音也谈不上是最出色的,只能说恰到好处,华东有一副天生的后朋克嗓子,孙凌生也有着一副天生的英式嗓子,这就是道理,不需要任何理论做支撑。把披头士作为一个修饰语放在他们的头上,可能并不太恰当,他们的气质沾染着很重的MOD色彩,尖头皮鞋和修身的着装都太像早年的MOD流行,不用指望他们会摇滚得像硬核斗士那样在台上左蹦右跳的撒野,他们的确就是在扮演着中国摇滚乐的绅士,绅士不需要太过暴露的表达,他们知道克制,就像专辑里没有把复古做到彻头彻尾,那样就成了一场伟大的拷贝而不会是这场如此华丽的复辟了。绅士自然有着资产阶级的情结,这没有必要回避,但是资产阶级仍然可以让人欣然接受,甚至感觉不到距离感,如果可以做一个不那么恰当的形容,我愿意用一个比较暧昧的词语:中国摇滚的卡拉扬。卡拉扬崇尚精致,钟情精英文化,果味VC在很大程度上与这位指挥大师有着同样的情结。《午后三点》确实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奇怪的音乐”,至少这样有点布鲁斯和灵魂乐的节奏从未在果味VC前两张专辑里听到,甚至感觉这样的调子从果味VC的吉他里跳出来有些不可思议,连同MV一块被当做了专辑的先期主打歌,这个尝试甚至可以给个满分来自我表扬一下了。第一张有《超音速列车》,第二张有《优雅》,第三张里的主打甚至让人有些左右为难,乐队对旋律的把握太过出色,甚至是排在末尾的《罗素广场》这样的悠扬之作,也丝毫没有听觉麻木之感。

V代表Victory,意味着胜利;C代表Control,意味着得体。他们像是摇滚乐里的贵族,无须辩驳,贵族的游戏规则就是随时存在着被颠覆的危险,也随时等待着复辟带来的荣誉和喜悦。旋律让这场复辟多了一袭华丽的外衣,外衣上面还写着:Melody Maker!
                                      (文:朱尔摩斯)
24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Great Restoration的更多乐评

推荐Great Restoration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