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想一想。

2009-01-07 看过
哲学女吉他手,一直倾心这样的组合,却不常遇见,保守地说有两个。陈老师名副其实是一个,吴美丽我一直把他当女生看待可以算半个,剩下的半个给mi小姐,因为她是中文系的。

初次听见她写的歌是今年的夏天,明艳艳的阳光,憧憬海边的一切。
贝壳的呼吸,海水的呢喃,沙滩上两串脚印,远方扬起的风帆和不切实际的梦境。站在礁石上放远望去,自顾自言,放远一点放远一点,我的目光和狭窄的内心,低头,然后旁边的蓝色衬衫的微笑失了焦距。而我并不知道那是谁。
梦醒了,嘴角有咸湿的气味,天光大亮,手机屏幕漆黑一片,耳机里的旋律飘了一夜。
对自己笑,找向日葵应该去绕路去看看梵高。

第二天,对一个人说,我想去某个地方看海,看看就好。已经不记得得到怎样的回应,高兴抑或是疑虑,建议或是反复,是一个那么不经意的晚上。然后,我们去了厦门。

长途跋涉,坐停停走走的山地火车,看没有云朵的天空,讲冷笑话怕见对面面容新增的几分寂寞,却有煞有介事地保持沉默不让热情过火。这种状态,抽身事外便觉得可笑,彼时却无法点醒,有执迷不悟的疯狂。保持好感,需要不温不火的热度,可惜的笨拙。

旅行总让人的周围散发出的气味不同。我们是旅行者,这种心态已然不同,年轻人的心态固然也区别于其他长者。内心中有份不确定不被安排在行程表内,不被记录在胶片或是像素组成的影像中,兴奋与困顿相伴而生。
没有往常cheer的旅行的意义,在一个通往没有向日葵的城市的颠簸路途,黑暗中,去看自己心中的向日葵。想敲左边的墙,却害怕被隆隆的车轨碰撞湮灭;想哼出旋律,却不忍心打断下床的孩子安静的睡眠。
是谁在唱,我不是你的咖啡,旋转出睡不着的午夜;我不是你的cd,不停地唱着我爱你。是谁如此熟谙人心,是谁如此伴着泪水滑过闪过一丝不确定的眼眸。


不知为何,反复听海声,只为憧憬,但当到达,却充耳不闻;想放远目光,却徘徊不前。是因为不蓝的海,不透彻的天空,不满的现实,还是因为缺乏理解而越加迷茫的内心。
时间同空间在与我对峙,我望不到远方也无法窥伺未来,界限决绝地横亘在那里,是一道刺把向日葵穿透得破碎。身旁的人也沉默不语,没有失了焦距的眼眸,没有蓝色衬衫与笑容。安慰自己,并不是所有的旅行都达到目的,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洞悉他人。
这样告诫自己的时候,都觉得虚假。

临别这个城市的时候,有温暖的阳光和大片的云朵,坐过多次的公车穿行在渐渐熟悉的小巷,听奇怪的站名,以及看动作有些迟缓的老人搬凳子晒太阳。还记得那个风车吗,它的样子,多么像彩色的向日葵,我多么不确定那是我在这个海边要找寻的东西。

最近几日又开始听向日葵之歌,记忆倏忽铺展开来,像融进泥土的眼泪,散发出浓郁的气息。那前奏中的海声,不知是暗示还是呼唤,总让我难以忘怀。所有该走的都走了,该留下的都留下了,该散去的也散去了。我们是不是有一天也会老去了,才会像张爱玲的小说一样,抬头,轻轻说一句:噢,原来你也在这里。那是她心目中向日葵的定义,多么美好。

只有MI小姐还在陪着我,只有她的声音总是陪我度过每个难熬的夜晚。终有一天,她也会消失不见吧,那至少还有我的向日葵,其实足够了。
那么,你找到你的向日葵了吗。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向日葵之歌的更多乐评

推荐向日葵之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