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tchfork对the Raveonettes的采访

2sky
2008-11-15 看过
2008-02-05
翻译 2sky

原文由Stephen M. Deusner采访整理。
http://www.pitchforkmedia.com/article/feature/48288-interview-the-raveonettes

在本世纪初,当几乎所有的乐队都要把目光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去寻找灵感的时候,由Sune Rose Wagner和Sharin Foo两个在纽约的丹麦人组成的the Raveonettes,把目光投向了更早的音乐。在他们的首张EP Whip It On以及他们第一张专辑The Chain Gang of Love中,他们把50年代的摇滚乐和当代的性感音乐融合在一起,他们的音乐总给人带来类似于Buddy Holly以及Gene Vincent等人的音乐中的那种淫荡和扭曲的感觉,而乐队的名字也来源于Buddy Holly的那首著名的Rave on。在2005年发表了Pretty in Black后,他们似乎又转向了girl-group的音乐风格(girl-group是50年代美国的一种音乐风格,代表乐队The Chantels,译者注)。这支乐队的最新专辑以Lust Lust Lust命名,回到了the Raveonettes最擅长的泥泞和肮脏的声音。在他们尽兴北美巡演之前,Wagner为我们讲述了他们的新厂牌、抵制翻拍经典电影以及如何在床上创作歌曲,当然还有他们的新专辑Lust Lust Lust。


Pithchfork:你们的新专辑比以前更加肮脏和扭曲了。

Sune Rose Wagner:是的,我觉得当你做一张唱片的时候你会到达不同的阶段,我是说你当前受到的音乐灵感会激发你做出一些新的改变。这不仅仅是说你决定做一张安静或者吵闹的唱片。我想,我身边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想我生活在一个很混乱的时尚中,所以我做出的音乐就会有一些新的变化。



Pithchfork:你是说在很多不同方法中选择了一种比较直接和突出的做法?

SRW:是的,我想要做出一张配器很简单直接的专辑。我想用尽可能少的东西来创作出一种很有力量的声音,我想我们最终做出了这种效果。



Pithchfork:专辑中的器乐是谁来做的?

SRW:全部由我一个人完成。



Pithchfork:你觉得这张专辑你有没有限制自己?

SRW:在我的创作上,我总是对我有些限制。有时候是因为我想要我的音乐和其他很多乐队有所不同。我仍然有些东西不常使用的,比如我不用crash cymbals(一种声音很大的嚓,最早由Avedis Zildjian在1928年首次使用,译者注)。我仅仅是做出一些很有趣的声音,因为如果没有这种声音,你肯定会察觉不到,如果确实有这种声音,你肯定会察觉到的。那是一种黑暗的声音,一种非高端的手段。



Pithchfork:这张专辑的主题很黑暗,你能谈一谈这张专辑名字中的lust是什么意思吗?

SRW:所有的歌曲都是关于贪婪的。所有的歌曲都是来源于对人的透视,那我来说,我被很多人生中重大的问题困扰,我们一定要和一个人共渡我们的余生吗?或者说,一个男人经常和多个女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好吗?爱情和性到底是什么关系?人们从爱情中得到了什么?又从性中得到了什么呢?性是属于男女关系还是游离于男女关系之外?有很多重大的问题,我想,这些都很难回答。人们对这些问题的观点分歧很大,而且很不幸的是,人们总是禁锢他们的贪婪。不仅仅是对性,有时候对任何东西都可以用贪婪来评价,很多被你紧箍住的很坏的东西有可能会对你产生好的作用。但是通常这些东西被认为是很消极的,比如对于性、奸情以及酒精、毒品的贪婪。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把专辑做的有一些黑暗,因为我对这些问题都没有自己的答案。


Pithchfork:也就是说,这些歌曲都是一些具有探寻意味的歌曲?

SRW:是的,完全正确。



Pithchfork:这些歌曲是不是展开到了一个哲学的高度呢?

SRW:不,事实上这是我写的最简单的一张专辑。我总是基于我的个人经历来创作的,但是我总是用一些人物来假装我的经历。这对我来说很简单。一次在我写歌的时候,我能够意识到这些歌曲是关于什么的,这对我来说很简单,因为这些都是我每天看到的,这些就是我的生活,我经历过的。和所有创作者一样,我写的都是我的生活和我周边的事。



Pithchfork:我读了你为这张专辑以专辑以外继续创作的的几百首歌的歌词,你能说说你的写作过程吗?

SRW:我通常是每天造成开始的,我早上7、8点起床,通常在床上呆一会。我将会考虑歌曲以及我用的乐器各种和旋的搭配。一旦我有了我认为能够创作的灵感,我就会在电脑上记录下来。我将会试着把我头脑中所想的声音重新捕获到。这就是我如何创作的过程。我从来不会坐下来拿着吉他来试着些歌曲。我通常会考虑很多,然后把我头脑中的东西复原,我晚上不会工作,晚上我没有效率。我白天通常工作很累,晚上不会做和录制音乐相关的事情。我喜欢在早上以及上午就把事情做好。



Pithchfork:在过去的专辑里面,你呈现出了一种非常电影化的效果,甚至是专辑的包装上,在你的创作过程中,你把自己置身于什么样的电影角色中呢?

SRW:我大概看过的电影要比听过的音乐多。摄影和电影对我的影响要远远大于音乐本身对我的影响。我想我的音乐是一种混合了个人经历和影像的东西。我通常把我们看得非常的影像化。



Pithchfork:你喜欢哪些视觉艺术家呢?

SRW:像Robert Frank这种摄影师。我也非常喜欢William Eggleston,Henri Besson和Brassaï也不错。Tillmans和Nan Goldin的作品我也很喜欢。我过去曾经喜欢过Sally Mann。

对于电影,我想我喜欢希区柯克、库布里克以及大卫林奇。我曾经看过很多film noir的东西,我现在看的不多了,因为我已经把这些电影看过很多次了。



Pithchfork:我想我总是把Raveonettes和一些青少年犯罪电影联系起来,比如Daddy-O或者Rebel Without a Cause。

SRW:你说的这些电影还可以,但是我不是非常喜欢。如果说到青少年犯罪,我通常会看一些更加现代一些的,比如The Wanderers,我想大概是70年代的,但是讲述的是60年代布鲁克林帮派的事情。我想虽然有点稚嫩,但是恰到好处。我觉得60年代布鲁克林的黑帮是最有意思的。我是John Waters的fans。



Pithchfork:是吗?你对Hairspray怎么看?

SRW:我还没有看过。




Pithchfork:很遗憾。

SRW:我宁愿不看,我喜欢原汁原味饿的东西,我想那才是最好的。我不喜欢翻拍的电影。我不喜欢看太多翻拍的。我看过Scorsese翻拍的Cape Fear,还不错,那是一部很好的翻拍作品。



Pithchfork:这么说,你也看了Psycho?

SRW:我不会看的,他们翻拍了Rear Window,我想是Christopher Reeve翻拍的。我没有看过这些,因为对我来说,那些永远是我最喜欢的电影,Rear Window大概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了。




Pithchfork:我想最近又有人来翻拍The Birds了,我想是个灾难。

SRW:是,因为不可能再有吸引力了。这就是像是。。。。这就像是人们在50、60年代看默片的时候,人们真的以为火星人会驾临地球,人们感到恐惧。那是一个源自时代。




Pithchfork:抛开刚才那个话题,我想问问关于你换厂牌的事情,从Columbia到Vice厂牌。

SRW:很简单,我和Columbia的合同到期,我们有了三张专辑Whip It On、Chain Gang of Love、Pretty in Black,现在结束了。




Pithchfork:那你为什么不想续约呢?

SRW:有很多原因。首先,2002年签下我们的那些人和那些一直和我们工作的那些人现在都不在这个厂牌干了,所以感觉上像是一个新厂牌了,很多新人加入。公司变化很大,我想它丢掉了很多自身的特点,我们觉得我们不像是他们中的一员了。这也是我们想换厂牌最主要的原因。除此之外,我们想更多的自主。一方面Columbia把我们大造成一个像Christina Aguilera那样的主流乐队。但是我们做不到。我们试图按照公司要求做的时候感到了一些困惑。那不是我们应该做的。所以现在我们能有更多的自主空间感觉好多了。现在我想Vice厂牌的人们和我们所期望的很接近,我们感到就像是在家里,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很好的决定,我感觉很好。




Pithchfork:你们这次巡演是三件套的形式吗?

SRW:是的,暂时是这样,我们之前有过从2个人到5个人的编制,现在我们是3个人。感觉上这样很好。我想我们最近应该就是以这种编制了,我们也在讨论是否应该加入更多的人进来。但是现在我们觉得三个人很好。



Pithchfork:第三个人是谁?

SRW:都有可能,我们在美国巡演的时候,我们是用一个丹麦的鼓手Leah,她住在纽约。她是一个很好的鼓手也是一个和好的女孩。我们在欧洲演出的时候,我们通常用当地的鼓手Jakob,他住在哥本哈根,这让巡演变得很简单。他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鼓手,人也很好。我们非常非常感谢他们两个人,他们都是很棒的艺人,我们在一起能激发出很多灵感。




Pithchfork:你们这次巡演会演出大量的新作品吗?

SRW:恩,我们从去年就开始巡演了,我们去年就开始在演出中表演一些新的作品,去年在英国专辑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在那演出专辑的曲目了。




Pithchfork:人们能从你们这次的巡演中期待什么?

SRW:我不知道人们如果来看我们的演出能得到什么具体的期待。我想我们的歌迷知道我们不是那种很搞笑的人,我们不会在演出中那样做,或者是说很多的话。我们通常仅仅是演奏音乐,在那种很拥挤的club里面。人们可以站在那里闭上眼睛或者跳舞。他们可以做他们想做的。我们仅仅是想演奏音乐,我们有很多非常忠实的歌迷回来看我们的演出。我们也会在演出中碰到很多新的歌迷。我们得到了很多好的反馈。我们的演出很简单,一点也不复杂。这就像是音乐,在室内具有很大的力量,给人以神奇的感受,但是一切来得都很简单。
2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Lust Lust Lust的更多乐评

推荐Lust Lust Lust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