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度三年

[已注销]
2008-11-14 看过
  我见过许多美丽的景色,听过生动的音乐,跨越了大海,坐上了最后一趟列车……虽然我哭的像个小孩,但我的心苍老了许多。

  三年以后,我开始学着沉静,学着辨别是非。

  有时候周围是那么的陌生,我孤独,彷徨,犹豫不决。失去了轨道,在黑暗的恐惧中慢慢摸索,在苍山的溪涧里洗涤我的疲倦的心灵,在狂风肆掠的田野里仰望满空星云。这些年里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快乐吗?当我试图要去回忆,当我想知道我是否快乐,一块巨石猛的从天而降压住了我的心,一把锋利的刀用它咄咄逼人的光芒划伤我的眼睛。

  我总是在崩溃边缘,我呐喊,狂啸。我渴望爱,渴望看到和平,我渴望我在黑暗的烛火前不要再颤抖,害怕。可是,魔鬼给了我一把刀,给了我一把杀人的刀。他说,就是他们把你的理想扯破,就是他们把爱的国度抹上污点。你只有杀了他们才能得到安宁。

  陌生人,亲人,朋友,自己……通通都不要放过。

  朋克的嚎叫,歌特的阴郁,还有摇滚其实是对自由的向往,可是魔鬼忘记告诉我(也许他并不知道)自由不是一种行为,不是一种目的,自由只是一种心灵存在的状态。自由无需挣破樊笼,因为自由它是无声息的,它本身就存在于每个人的心灵。它是非固体,非物质的,如同呼吸。

    惠特曼的《草叶集》仿佛是某种心声,在梅里雪山的冰天雪地里,我披着一块湛蓝的布读完了《在路上》,《麦田的守望者》是不是最真实的呼唤,那《悲剧的诞生》,酒神的悲剧心理是不是有革命的可能?

  三年,我再次问自己什么是革命?革谁的命?柏拉图的《理想国》及庄子的上古难道有区别之处。我的思维逐渐逐渐如扩张的海绵,我说,我看《金刚经》的时候仿佛明白了些什么。卓别林的喜剧似乎挺好看的。魔鬼说,那是敌人的伎俩,用来蒙蔽你的心灵和双眼的。

  这是QUEEN 这是THEDOOR 这是IGGYPOP 这是HUNS N‘ ROSE 。这是鸦片,这是海洛因,这是精神粮食,这是战斗的力量,这是切格瓦那,这是《天生杀人狂》《杀死比尔》……等等

  但是我只想去扶起那个摔倒在地的小孩,我只想咏讼瑜伽语音,我只想知道如何种好蔬菜,我只想翻翻生活杂志自己动手做一件冬天的衣裳。魔鬼不屑于我的变节,嘲笑着我转身而去。

  我又剩下一个人了。

  去往和平的那趟列车,我是那么孤独。三十八个小时的硬坐,我发了四十度的高烧,我的头那么沉,我的痛苦是敌人刺不穿的盔甲,我的怀中带着冷漠的利剑,但我时刻保持警觉,我以爱的名义来对抗围绕着我的敌人。

  一个弱弱的声音问我,姑娘,你是不是生病了?
  一只苍老的手递给我一杯热开水。
  一个少年给我他的方便面。
  一个陌生人留了封信,他说,在等待你的友谊。
  开始有人陪我聊天……我慢慢的在人们的喧哗声中合上了双眼,痛苦的盔甲在一千零九十五我不曾安眠的夜晚保卫着我,却在一节列车上滑落。

  它像一面镜子映照出我如槁灰的面容。我的心逐渐的破败,但也在破败中醒来。三年以后这趟我醒来发现我独自一人的长途列车,我身边有一张拇指姑娘的CD,轻快而明朗的节奏,主唱的声音就像山中而来的溪涧,叮叮当当。清脆而响亮。

  喜欢“小鸟在前面带路”那就迎着太阳光,听鲜花唱歌。它并不是童话,也没有什么幻想,更没有将什么摔碎展现,鲜血直流。它很简单,就如秋天早晨在晨曦中跳舞的那棵野草上的露珠。

  现在,我很平静。鱼缸的水流就是美妙的音乐旅程,我想,清醒的人不会随心所欲的摔破别人的梦想,不会将"绝望"四处散播像轻浮的蒲公英,他们会给希望一条生路。也许是存在于山谷的那一道光,也许是地下蚂蚁的洞穴,暗箭明枪处隐藏着一线生机,有智慧的人总是能发现。
11 有用
0 没用
诞生了 诞生了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诞生了的更多乐评

推荐诞生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