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时代的电音新世纪巨作

Sankey
2008-11-13 看过
在我们的头脑之中,New Age已经过早的被定型了。悠远的、或者是放松的旋律,点到为止的电音元素和节奏,加上一些民族风味,就组成了New Age音乐的结构。这种教科书式的构成似乎已成为了这个音乐体系下的产品的同一规格了。凡是做New Age的,似乎都需要按照这个套路和方式来勾画自己的音乐结构,在花完极少的力气构建好歌曲的骨架之后,剩下的工作就是如何创作旋律了。虽然如今New Age音乐的发展势头不可小视,但是这种教科书化的制作流程的问题使得New Age音乐似乎问题仍然不少。缺少创意是一方面,在配器上,欧美New Age音乐家们的选择似乎总是很少,在创意的制造上似乎还做的有些不足。且不说在结构上缺乏新意,在New Age音乐之中,由于泛滥导致众多音乐人对New Age趋之若鹜,都奔来分一杯羹。平庸之辈比比皆是,凡是有一点让人放松的旋律都被划到这个门类之中。最终,过多的滥竽充数使得音乐整体水准的下降不可避免。而听众的听觉标准也不过停留在轻音乐的水平上。而真正能够让人记住的,能够让人印象深刻的,却屈指可数。

但是德国的Enigma是一个例外。这个由Michael Cretu建立的Project在刚诞生不久就大受欢迎,得到了众多New Age爱好者们的狂热推崇。说来有趣,在Michael Cretu尚未建立Enigma,仍然以自己的名字出版专辑的时候,其音乐所获得的却都是无一例外的惨淡销量。可是在改换成Enigma,并且发行了第一张专辑《MCMXC a.D.》后,Michael Cretu却迎来了自己迄今为止的第一次商业成功。Enigma的人气迅速飙升,连Michael Cretu都没有预料到这个Project的人气竟然上升的如此迅速。《MCMXC a.D.》占据了41个国家的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在英国和美国的排行榜上,《MCMXC a.D.》也获得了辉煌的战绩,《Sadeness》获得了英国单曲榜和的第一名,而专辑本身也夺得专辑榜第一名,在Billboard的100首热门单曲和200大专辑上,《Sadeness》作为单曲获得了第五名的位置,而专辑本身获得了第六名的位置,并且其在榜上停留了长达282周之久。而Allmusic也给这张专辑打了四星的高分。Enigma,这个New Age音乐的神话就此诞生。

虽然这张专辑被套上了太多的光环,获得了太多的赞誉。但其实《MCMXC a.D.》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么神秘。或许对于一个在2008年回头去听这张1990年诞生的专辑的人来说,这音乐的神秘感和魅力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有所下降。毕竟经过18年的发展,如今的音乐已经日新月异,比起以前来说,在技术和手段上已经提升了不少。当年那些听着感觉挺惊艳前卫的音乐,如今可能已经不复当年之勇。有许多的前驱们就是这样,最终在后辈们的光芒之中退出舞台,譬如Kraftwerk。不过,有些让人意外的是,虽然《MCMXC a.D.》的魅力有所下降仍然在预计之中,可是在初听这张专辑之时,却还是被这18年前的音乐给震撼到了。或许是如今新世纪音乐在创意上的缺乏,虽然如今也听了好些New Age唱片,但是奇异程度能够和《MCMXC a.D.》相提并论的,除了Mike Oldfield之外,似乎找不出几张出来。

没有如今New Age的单调,《MCMXC a.D.》主要的看点就在和电音元素的融合上。在《MCMXC a.D.》中,可以看到很多的有趣而奇异的元素运用,更多时候你会觉得Enigma像是一个电音和New Age并重的乐队。虽然在《MCMXC a.D.》中仍然可以听到那典型的合成器旋律和和声,但是这张专辑并没有按照如今见惯了的常规路子走。在专辑中,那贯穿全碟的电音节拍所带来的不同质感让人印象深刻,这种动感是New Age所一贯缺少的。除此之外,电音技巧的运用使得歌曲显得十分的灵活。Ambient化的处理和电子音乐的拼贴手法,都和如今的New Age大不相同。或许是因为音乐中些许的杂合New Age的Chillout音乐风味的碎片,这音乐容易让人想起Nacho Sotomayor,但也仅仅是这点会让人想起而已,在乐种上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若要论相似,在电音元素的使用上,其实Mike Oldfield会更接近Enigma一些。而《Knocking On Forbidden Doors》中的神秘的电音氛围,则让人想起Jean-Michel Jarre的音乐。

《MCMXC a.D.》的另一个看点就是其中的格里高利圣咏。那时候,参与Enigma的并不仅仅是Cretu一个人,那时候参与Enigma的还有四个人,其中就有Frank Peterson。这个人正是现在十分热门的格里高利圣咏团体Gregorian的主脑。虽然这位仁兄在1991年后就离开了Enigma,但是他在《MCMXC a.D.》中所带进的格里高利圣咏却让这张专辑又多了几分宗教氛围,颇显庄严,也颇显奇异。虽然在个别曲子之中,仍然有流行化的歌唱段,但是能够让人记得住的,还是那些格里高利圣咏。除此之外,《Principles Of Lust - Sadeness》中作为点缀的电吉他成分也让人感觉颇为不同。在New Age之中添加电音成分倒比较正常,不过用上电吉他的仍属凤毛麟角,现在则更不用说,基本绝迹了。而在《Principles Of Lust - Sadeness》中那由合成器制造出的类似南美排箫的音色虽然在现在看来似乎有些司空见惯,但是在Enigma的手下,这种音色并没有被滥用而显得肤浅化,相反,在这得当的运用之下有一种画龙点睛之感,颇显不凡。而且那种音色也并不是现在那令人生厌的南美排箫所制造的,而是由日本的乐器尺八演奏出来的,褪去了日本传统音乐的风味,这件东方乐器在德国人的手下倒也被西化了。以至于一般人很难从这音色中就推断出这乐器是尺八。

尽管专辑封面带着浓重的宗教味,但是这张专辑的标题却并没有太深刻的含义,MCMXC a.D,不过是用罗马计数法书写出来的公元1990年的意思,这正式专辑发行的年份。除却这个不解释的话只有自己看得懂的小花样,专辑中也不乏一些有趣的采样。《Principles Of Lust - Sadeness》之中对格利高里圣咏《Procedamus in pace!》的采样,《Callas Went Away》中对古典女高音Maria Callas的致敬和结尾的歌剧唱段采样,《Mea Culpa》由格利高里圣咏唱出的祈怜经,《Back to the Rivers of Belief》的开头对John Williams在斯皮尔伯格的电影《第三类接触》中所作的配乐的几个音符的采样,《The Rivers Of Belief》开头对巴赫的名曲,d小调托卡塔和赋格的采样以及专辑中《The Voice and the Snake》和《The Rivers Of Belief》中对Aphrodite‘s Child,这个仅仅存在了6个年头的由Vangelis主导的团体的采样。这些电子化的处理使得这张专辑显得十分有趣,也使得Enigma将自己和其他的New Age团体区别开来。

毫无疑问,《MCMXC a.D.》拥有绝对的与众不同,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这张专辑能在全球达到1600万的销量。这张专辑为后辈们所带来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在B-Tribe、Delerium甚至Sarah Brightman的一些作品中都可以看到《MCMXC a.D.》所带来的影响。同时,它也造就了后来的一些运用格利高里圣咏的团体,譬如Era和Gregorian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虽然用这句话来形容这张专辑未免有些夸张,但是在如今仍然良莠不齐的新世纪音乐圈,像这样有着广阔的包容性和奇妙的创造力的专辑,确实少之又少。和这张专辑比起来,其他新世纪音乐都突然显得十分的苍白无味,缺少新意。这New Age和电音、格里高利圣咏上的完美融合已经使得他们站在了同时代的其他合成器New Age音乐的前沿。同时,也使得他们在New Age音乐界的地位由此确定了下来。
13 有用
0 没用
MCMXC a.D. MCMXC a.D.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MCMXC a.D.的更多乐评

推荐MCMXC a.D.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