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唐朝

不换
2008-11-11 看过
曾经,很多男孩都渴望成为一只飞翔的鸟。
如今,很多男孩只成了一个行色匆匆的人。

一九九二年,当丁武压着嗓子第一次唱出“菊花古剑和酒”时,这个世界就不一样了。
可以说,那是时代的力量,也可以说,那只是很多男孩的错觉。
曾经,窦唯还是黑豹的主唱,还留着披肩长发,《无地自容》成为神州大地上第一盘大卖的摇滚专辑,很多男孩听到,心都猛一哆嗦,从此不再相信——相信什么道理,也不再回忆——去他妈的过去。
那个曾经,很多男孩都能哼出“只有去那街头看看姑娘的腿”,也都会摇头晃脑“我曾经问个不休”,很多男孩正在经历蜕变,潜移默化日新月异,那是很多男孩在自己仅有一生的旅途中,第一次遭遇到自己内心的躁动,体量着血液的狂热,还有懵懂夸大的刺痛,那是来自青春的喧嚣,来自成长的自负,荷尔蒙狂想症,音乐变本加厉,很多男孩都很想当然了,都被自己很想当然的深深打动了,不明所以却心潮澎湃,心潮澎湃直奔丧心病狂,丧心病狂不眠不休,每当乐声响起,世界为之颠倒,很多男孩被抛向高空,无从着落,飘来荡去没有尽头。
每句歌词都是一声口号,每声口号都是一种力量,与隆隆乐声缠绕碰撞,激荡出很多男孩的冲动,大段大段背诵《我需要》,大段大段背诵《荒原困兽》,那与其说是一种姿态,不如说更像一种寄托,敏感狂妄而又无足轻重的心,急需向世界表白,急需和这个世界摩擦共鸣,很多男孩两手空空,瞠目结舌,唯有一兜钞票和大把大把时光无处挥霍,很多男孩兴奋叫着《悲伤的梦》,很多男孩胡乱嚷着《厕所和床》,很多男孩玩笑喊着《垃圾场》,忆昔开元全盛日,天下朋友皆胶漆,很多男孩都仿佛真真回到梦里唐朝。

我和很多男孩一块滚大,为找一盘传说中的专辑奔走全城,为零点乐队到底算不算摇滚争得面红耳赤;在很多男孩家中,我埋头一个人写四个人的作业,另一男孩坐在窗前为大家吹奏小号;班中一个女孩买了盘《中国火1》,包装都没拆就被我借走了,《姐姐》的旋律一结束我就舍不得还了;九七年中考前一天,艳阳高照,我和很多男孩顶着艳阳,骑车到东单天星音像店,队伍九曲八弯,焦急等待许巍第一盘专辑《在别处》的签售;班级期末考试,前五名一人奖励十块,我第五,买了周韧的《榨取》,从此“为了理想我向上飞,为了目标我向前追”;课间操升国旗唱国歌,很多男孩跟下边阴阳怪气“其实我们都是那逼上梁山”;我的《垃圾场》借给一个男孩,有去无回;一个男孩的《艳阳天》被我借走,至今未还;面孔《火的本能》听坏了,又买一盘,又听坏了,再想买,全城找不着了。
高中军训最后一天,夜深,我躺在床上发着低烧,很多男孩边上打扑克,开着收音机,指南针乐队的《无法逃脱》响起,一个男孩说,那谁最喜欢这首歌,拨大点声。另一个男孩说,他睡着了吧?别吵醒了。我没睡着,也没搭腔,任旋律跟很多男孩的笑声此起彼伏,主唱刘争荣最后一刻几近撕心裂肺的哀嚎:“我所有的过错,你都忘了吧”,嘶哑的萨克斯连带午夜失控的情绪扶摇直上,黑暗中我哭了吗?想不起了。
只想起,很多男孩游荡在大街小巷,很多男孩蹲在街角烟雾缭绕,很多男孩心猿意马信口开河,很多男孩成长途中抢劫杀人强奸盗窃,被警察抓走一拨又一拨,很多男孩成长途中考试升学工作结婚,一转身就没了身影。
多少青春消磨殆尽梦一场,多少好梦有始无终一场空。

从一个男孩,到少年,到青年,到现在,磕磕绊绊许多年,那天坐出租车,调频广播中,突然响出一首歌,我愣半天神,才想起是雷刚的《坦白》,同一首歌,不同时期听,情绪会略有差异,九七年喃喃自语的他,忘情唱着“我的色彩和坚不可摧,在这个年代已没有所谓。”
或许真的没有所谓吧。
唐朝发了新专辑,许巍发了新专辑,窦何张开了演唱会,往前推几年,高旗也发了新专辑,连李延亮都出专辑了,有所谓吗?
看看镜中的自己,你还是那个曾经的男孩吗?看看那些听摇滚长大的我们,看看那些唱着摇滚变老的他们,那游荡其间的很多男孩,成长途中渐行渐远,全走散了,我不止一次扪心自问:那些曾经的执着,那些膨胀的激情,那些决绝的不羁,那些灼热的光亮,都是假的吧。
那些声嘶力竭,有多少盲目,有多少玩闹,又有多少真情。
摇滚乐制造了多少假象,这假象又有多少只是我们年少无知的异想天开,长梦醒来,明知只是虚幻一场,却怅然若失得比所有流逝的泪水还悲切。明知摇滚乐只是一句经不住验证的谎言,时间一到原形必露遍地狼藉,可是,可是反抗这谎言就是背叛那梦想啊。
凭借这谎言,多少个男孩熬过了多少个荒废的日夜,碾灭了多少次莫名的失落,那一带而过的年华,那一厢情愿的憧憬,那似是而非的悲怆,那从不曾兑现的诺言——

      又怎能忘记你在身旁
      几度欢乐几度忧伤
      又怎能忘昔夜月影离合
      几多欢畅几多迷茫

那份感动,总该是真的吧?

活在世上,没谁能真的理解谁,萍水相逢,各取所需,见面称兄道弟,见不着面,各奔各的生计,呼朋唤友聚散离合这些年,除了记忆没剩别的,夜深醒来,再难入睡,一人心慌意乱得不行,瞪大双眼涌进满目黑暗,内心恐惧得不行,按播放器,耳边音乐重又响起,心才渐渐平静,这才恍悟,那么些年,音乐一直扮演着情人的角色,细致入微毫无怨言,时刻守护着狼狈脆弱的自己,感动着孑然一身的自己,让我觉得,即使有一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理解我,我还是愿意这么一个人孤独着,孤独中去固守冥冥间那只属于我一人的刻骨感动,直到地老天荒。

王朔的剧本《梦想照进现实》中有一段话,读完我嗓子哽咽半天,字不多,断章取义抄录如下,以做结。
“原来大家都相信一点,觉得地上的每一点亮儿都是那个梦想照下来的,都仰着脖子去接光,脖子晒热了,就觉得温暖;晒黑了,就觉得健康;烫皮儿了,梦更近了;起泡了,已经在梦里了,痛并快乐着;泡破了,露肉了,肉熟了,肉糊了,肉疼了,鼻子哭了,这都没走!走多不牛逼呀!走,多不爷们儿呀!必须死扛——必须的!聚光灯关了,爷们儿闪着了,爷们儿拧巴了,爷们儿生命不能承受之没东西扛。爷们儿玩火柴,爷们儿攒烟头,爷们儿屁暖床,爷们儿晒月亮,爷们儿管什么也瞧不见还站在那儿瞧,仰着脖子,瞪着白内障,叫信仰。”
537 有用
5 没用
唐朝 唐朝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30条

查看更多回应(130)

唐朝的更多乐评

推荐唐朝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