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后,还是哪吒!

落升
2008-10-24 看过
——评痛仰乐队新专辑《不要停止我的音乐》

不知不觉中,曾经遥不可期的2008年还有两个月就要过去了。雪灾、地震、奥运、三聚氰胺成了2008年绝对的主角,接下来的可能会是世界金融危机和全国性的房价涨跌。大众的事情对小众有多大影响,我说不好。但小众的事情对大众影响有多大,这可比前者容易判断。

奥运之后给国内原创乐迷带来福音的是许巍《爱如少年》,以及久违了的超级市场的《音乐会》和痛苦的信仰的《不要停止我的音乐》以及声音碎片的《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
今天要说的不是许巍的多年后的精心制作,也不是重敲锣鼓另开张的超级市场,也不是优美的声音碎片,而是音乐风格转变最大的痛苦的信仰乐队。

从1999年在迷笛音乐学校时最初的4人组队,到开心乐园首次集体公演,再到签约嚎叫唱片发行乐队第一张专辑《这是个问题》(时间大概是1999年~2001年),以及与树村众乐队和多个摇滚音乐人联名抵制香港导演拍摄的国内摇滚题材电影《北京乐与路》。
多次在尚未成熟、但影响逐步扩大的迷笛音乐节担当大轴乐队,与多支同时期的兄弟乐队掀起重说金属乐狂潮,及在北京各大演出场所和全国省会级城市演出(时间段大概是2001~2004年,现场演出已经开始演唱EP《不》中的主打歌)。
再到重说金属乐热潮逐渐降温,乐队及其团队开始独立筹备制作、宣传发行EP《不》(2001~2006)。
2006年作为中国首支以自驾车形式进行的全国范围内的“在路上”商业巡演。再到2006年迷笛音乐节最后一首《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打动全场的绝大多数人。再到巡演结束后,2007年3月15日,乐队入围第7届蒙牛酸酸乳音乐风云榜的“最佳摇滚乐队”和“最佳摇滚专辑”提名。之后乐队整体沉寂近一年,高虎和张静从北京出发,东南、西北两条线路,最终汇合云南。再到2007年年底接受先锋话剧导演林兆华邀请,乐队4人重新集结,首度以现场演奏与话剧情节同步进行的方式与窒息乐队合作出演百年经典话剧《大将军寇流兰》。以及2008年年初的人员更迭,之后筹备、制作、独立发行乐队的第二张专辑《不要停止我的音乐》(2006~2008)。

9年的时间,想想你、我、他在年龄、生活、工作、职业、社会角色、家庭角色、心理、身体、阅历、思维方式等等方面的变化,再看看中国的社会环境、大到文艺环境、小到音乐环境、个人生活环境的变化,乃至健在的、消失了的每一支乐队、每一个音乐人的变化。再思考一下痛仰乐队的变化、歌曲风格和内容表达的变化,以及这些变化的背后原因。

乐队组队9年的音乐历程,比奥运会的申办、运营周期还要长一些。看似详细但又不很详细的内容复述,对于痛仰的“铁托”也许完全了解,甚至会说我遗漏了很多应该并且值得写到里面而没有写到里面的重要段落和细节,因为它们对于痛仰有历史价值、会勾起痛仰及其铁托们关于青春的或美好、或残酷、或愤怒的回忆。

也许有的人会对上面文字中的某一时间段的乐队情况了解的更为透彻、记忆更为清晰,因为他们很可能亲历过,也许那是一个凝固的瞬间,也许只是一个消逝的影子。
也许还有人会对上面的内容感到陌生,甚至是意外或惊讶,因为他们可能是从近期的某一首柔歌、话剧配乐、或《不要停止我的音乐》这张新专辑开始,才知道痛仰乐队的存在。

从EP《不》的序曲《坚定的信念》中,我们听到的是单纯而又沉醉的原音吉他和坚定而又充满张力的手风琴协奏。在几个记忆深刻的场合,《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感动了很多人。没有才华横溢的诗人般的文采,但感情却简单、亲切、真挚:“不要打扰,请不要打扰,在遥远的天边你将化为七道彩虹,在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这就是痛仰的变化。如果你注意到EP《不》中的这两首歌的话,那么你也许也会注意到听者对于这两首歌的好评(尤其是后者),也许正由于此,乐队的音乐创作领域和界面打开了另一扇门。

《异乡》是这张专辑里最老的一首歌曲,2003年在鼓手大伟的家乡——哈尔滨千雅音乐节上,他们就演绎了这首慢歌,有印象的人应该不会忘记高虎那句“儿行千里母担忧”和大伟动情的泪水。《异乡》是乐队最早的关于亲情和对“异乡”情绪的表达,也是乐队最早的一首非重说式的主打歌。如今收录到《不要停止我的音乐》里,也算是一个内容和音乐形式上的契合与纪念。

我猜想《再见杰克》是高虎在感受大理、感慨过去时所写,他们称呼大理是中国的西雅图。“让我欢乐一点,让我欢乐一点,不要让疑问留停在心间。”《再见杰克》可以说乐队最直接的语言告别了过去《在路上》的那些疑问和观念(出生于2003年前后的《在路上》很早就成为痛仰乐队现场演出的必唱歌)。

《公路之歌》应该是在2007年年底编排成型,高虎温润嗓音的演绎,再现了2006年,乐队自驾车向南方行进时的自由与欢畅,这是一首让听众一起“感受公路”的歌,畅快的吉他和着轻盈的鼓点,“一直往南方开,一直往南方开”、“梦想在什么地方,是那么令人神往”。另外,与以往不同的吉他编配与整首歌的内容表达的完美贴合,也体现了田然在吉他编配方面的独到创意。

《西湖》、《安阳》也都是在向南巡演的路上创作的歌曲。北方的干裂与南方的温润,似乎对歌曲创作的风格都有了很大影响。游览西湖,众好友“单车过长堤,欢歌笑语,望不到云河,也望不到天际,流星刹那已然掠过。”这是一副无比纯洁、美好的“夕阳西下图”,在西湖堤畔,在大自然面前,人除了溶入自然,在自然的怀抱里徜徉,别无选择。“安阳、安阳,别离的话不必多讲”,安阳这座城市与质朴、热情的摇滚乐迷已然在高虎的心里。

《低处穿巡》和《角色》是2006年8月份创作的歌曲,似乎《低处穿巡》的编曲在节奏感方面有一定强化,但仍具有明显的2006年EP中的风格烙印。

《为你唱首歌》是高虎为前女友所写,它是一个直抒胸臆的爱意表达、一组生动并且充满想象的二人世界白描,一种对过往和真爱的思念与祝福。“哭泣时的拥抱”注定是最温暖、最为真挚的情感传递。这也许才是男女之爱的最高境界。

《不要停止我的音乐》是为5月奥运临近而不得不取消的迷笛音乐节创作,也包括以前迷笛推迟举办时的态度。虽然迷笛有些变味,但依旧是摇滚乐迷们的天堂。高虎没有用以往最擅长的方式说“不”,而是用一种平和、无奈与“不得不接受”式的言辞表达出心中所感。因为他知道“愤怒”只是多种态度中的一种,“表达”却是摇滚乐一直不可缺少的。

艺术创作最终的走向很可能都是个人表达,过去即便是质疑与愤怒,也只是个人或一个群体对于事物的理解和看法,能唤起一个时期、一批人的共鸣当然好,但它未必长久、未必经受得起时间和环境的考验。乐队的表达,永远与乐队本身能看到和大约够得到的高度和长度相匹配,离自己最近的才是最容易表达好的,离自己很远的或者已经变得越来越远的东西,他们把握起来就未必轻松、自如了。

2006年EP《不》封面上的“哪吒自刎”形象,是中国乐队首次注册了的乐队logo,堪称中国摇滚最酷、最传意深刻的乐队logo。这一次的哪吒倒似红孩儿皈依,双手合十,低眉垂目,也直接告诉人们:痛仰已经发生了变化。但,皈依后的哪吒,还是哪吒!“哪吒”已经成为痛仰骨子里的一种精神象征。
由此,我想到了苏格拉底的一句话:人活着不是看有没有成长,还是有没有快乐,而是你能不能承受从快乐到痛苦的过程,要从痛苦当中寻找快乐的生命,你要寻求有弹性的生命。

“标志着中国摇滚乐分水岭和转折点的旗帜性唱片”的结论,我们现在似乎还无从判断这个定义的准确性,但颠覆性的风格改变和内容表达,势必给后奥运时代、后青春期时代的年轻人和不年轻人一个小小的措手不及,直接的结果就是带给他们新的、又一轮的体味和思考。《不要停止我的音乐》正积极、真切的告诉过去关心、现在关注、未来的可能关注痛仰音乐的人们:青春值得怀念,因为它是我们的成长记录,但今天和明天更为重要,因为痛仰的音乐脚步从未停止。
3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不要停止我的音乐的更多乐评

推荐不要停止我的音乐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