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的前衛/艺术搖滾巨匠--Emerson, Lake and Palmer

朵云
2008-09-15 看过
转帖自前衛金屬誌http://progmetal.hamusic.com/
如萬人空巷般的體育場裡,三個年青人正在空曠的舞台上賣力的彈奏著改編 自古典音樂的作品。長髮披肩、看似老成持重的Keith正用疾如風的指法快 速地滑過鍵盤﹔身材修長、卻有張娃娃臉的Greg一面彈吉它一面唱和著﹔短髮而顯出乾靜俐落、精神飽滿模樣的Carl則準確專注地敲擊。三種涇渭分明的形象,用各自擅長的樂器演奏著迥異於原曲的改編器樂,複雜的曲式結構與簡潔有力的演繹卻還能完美地調和在一塊。欣賞他們技術精準而臨場即興的現場實況是每個樂迷所津津樂道的,當時的定義中這就是所謂超級樂團,他們就是七十年代獨領風騷的前衛/古典搖滾巨星Emerson, Lake and Palmer。

這一切都要從他們於1969年那個不大尋常的巧遇講起。話說六十年代期有 個古典搖滾樂團The Nice,當中的主腦Keith Emerson從小即著迷於兼具浪漫 樂派與國民樂派風格的巨匠柴可夫斯基(Tchaikovsy)與西貝流士(Sibelius),畢生也希望以鋼琴技巧高超有如莫札特(Mozart)第二為職志。在The Nice第二張專輯Ars Longa Vita Brevis(1968)中,他曾京嘗試重新翻奏伯恩斯坦
(Leonard Bernstein)所創作音樂劇西城故事(West Side Story)中耳熟能詳的插曲America而備受矚目(據說伯恩斯坦當時對這主意可不表贊同),同年Royal Albert Hall的演出也很成功,提出原始構想的Keith Emerson自此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1969年,以擔任前衛搖滾先驅King Crimson主唱並以In the Court of the Crimson King(1969)專輯揚名立萬的主音歌手Greg Lake與The Nice的
Emerson在英國Croydon的爵士與藍調音樂季中結識。雙方當時英雄惜英雄,決定在音樂會結束後各自離開其原來樂團並另組新團以別苗頭。

他倆找到當年年僅二十,曾以搖滾與融合爵士演奏著稱專屬Arthur Brown與Atomic Rooster的鼓手Carl Palmer,等Lake錄製完King Crimson的第二張專輯已是1970年的春天了。經過幾場密集綵排後更加堅定三人信心,決定以團員的姓為團名,組成當時舉世注目的Emerson, Lake and Palmer(E.L.P)(註1)。
依照文獻,他們練習的曲目從伯恩斯坦到柯普蘭的皆有,{Take a pebble}是他們成形後的第一首歌,也收錄於Lake所製作的第一張專輯Emerson, Lake and Palmer(1970)裡。在曲式方面受到德國巴爾托克及捷克揚那柴克的影響,主唱柔美抒情的嗓音、節奏剛硬的敲擊,構成同名專輯的初步印象。在這張同時被喻為定義古典與科技搖滾的傑作裡,融合了古典、硬式搖滾甚至民謠等音樂原素,以all-stars的supergroup三人組,試圖帶給樂迷完全不同的感受。環顧當時音樂環境中,Yes與Genesis皆尚未成氣候,知名度與開創性能與ELP並駕齊驅的也只有KingCrimson與Pink Floyd了。{The barbarian}以純演奏出發,末了的一分鐘內曲風逆轉,Emerson的鍵盤與Lake的貝斯聲線完美契合,搭配Palmer精確的鼓擊相當精彩。{Take a pebble},十二分鐘,是ELP第一首注重樂曲結構的曲子,我們聽到了繁複而具有fusion味道的編曲,還有Lake美聲唱腔般的男中音。{Knife-edge}有那 一點受到國民樂派的影響,演奏上三人默契十足、熱情奔放。{The three fates}三個段落,分別可以聽到Emerson以管風琴、鋼琴、與鼓合奏等精湛的演出。{Tank}中段有Palmer精彩的鼓獨奏
還有特製的合成樂器聲響。{Lucky man}是終曲也是筆者較鍾情的一首,由Lake嗓音與原音吉它起始,合聲與簡單旋律逐漸引人入勝,結束前一分鐘Emerson還以Moog(早期專門模擬管弦音色的合成樂器)彈了一段你從未聽過且難以形容的獨奏。總結來說,從之後的專輯也可看到,ELP並沒有從事發明或革新的概念,但就是能以其技巧掛率與獨到的樂念創造出兼融古典與前衛的樂風。

在第二張專輯Tarkus(1971),ELP稍微改變了一些前張受好評作品的風貌,當然團隊的向心力絲毫不受影響。Emerson更加專注於moog合成樂器的音效實驗上、Palmer則也繼續鑽研更艱深的鼓技。內容上也採取了寓言與神話概念,以兩個虛構的野獸交戰為題展開故事情節,這張在英美都得到銷售與口碑的滿堂喝采,英國還拿到排行榜冠軍。前幾條歌曲都是以單曲走向,較特別的是{Are you ready, Eddy?}向當時地位崇高的錄音工程師Eddy Offord致敬(大部份YES的全盛時期專輯都是他老兄製作的)。{Honky tonk}則是模仿五十年代流行的老式搖
擺樂,十分有趣。{Stones of years}、{A time and place}則是在美國發行成單曲。標題曲{Tarkus}是ELP成軍以來野心最為龐大的曲子,器樂演奏部份比前作快速而營造出緊迫的效果,又未喪失旋律的動聽性,可說是集上述精華於大成。

商業上的成功並沒使他們被名利衝昏了頭,同年在Tarkus發行不久之後,ELP再接再厲把當年三月在New Castle City Hall的實況演出發行。但並不是一張全新內容的專輯,而是把俄國五人團中的穆索斯基(Mussorgsky)為記念其好友所創作的組曲"展覽會之畫"Pictures At An xhibition(1971)重新照ELP的方法演繹,
提到這就不能不提它的背景。國民樂派的眾支流中俄羅斯有所謂的五人團,其中最有才華卻最短命的穆索斯基在俄國現實主義文學的影響下與一群藝術家朋友過著人民公社般的生活。其中志同道合的建築師朋友赫特曼(Hartman)玩票性質的畫作偶而在聖彼德堡展出,穆索斯基還特地作曲慶賀。1873年赫特曼急病過世,穆索斯基追懷摯友最好的辦法就是不眠不休地將其畫作,以音樂的形式表達出來。
此組曲與"荒山之夜"並列為穆索斯基最傑出與為人熟知的作品,然而在生前作曲家並未得到今日所受到的讚譽(註2)。

ELP針對原曲並依照樂團意念加以改編,保留了原作中奇幻的部份少數再加入歌詞以Lake演唱,此樂曲本來由十首與畫作相關連的鋼琴獨奏及具有間奏功能的 {Promenade}(漫步)組所成。以筆者手邊的原始鋼琴版本作比較,除{The sage}、
{Blues variation}是後來被樂團加上以輔助氣氛的作品,ELP保留了畫作中{The gnome}(侏儒)、(The old castle)(古堡)、{The hut of baba yaga}(女巫的小屋)、{The great gates of kiev}(基輔城門)等四幅,分別代表著"活潑生動的"、"雅緻與神秘"、"粗獷而具戲劇性"、"威風凜凜與光輝燦爛"。除{The hut of baba yaga}部份從原組曲倒數第二被移到第三幅,其餘大致同於原作觀畫時間的
順序,全套組曲不算安可總共三十五分鐘。為什 要如此大費周張地說明呢? 這當然是有理由。這闕曲子神妙的地方便在於,觀賞畫的人的心情轉折在一開始也就被設定在曲子裡面的。從看到第一幅畫前的{Promenade}(漫步)開始,心情就會隨著不同意味的畫所欲表達的內容而改變,兩張畫之間的步履速度與心路歷程也被生動地寫入其間的{Promenade}(漫步)裡。也就是說,從剛踏入畫廊的那一步到跨出畫廊都被寫到整首曲子裡了,作曲家意圖表達的觀畫者內心體驗與外在環境的複雜性交互出現,成為這首曲子的獨特內涵。

那ELP的詮釋到底如何呢?嗯,就筆者來說,它的確帶給我對這首原先就很喜歡的作品另類表達方式,尤其是聲樂與鼓、貝斯、吉它、合成樂器等搭配的結果是很新鮮的。但純就感覺來說倒也不是那 成功,首先是樂曲進行中的漫步因為人聲出現而心神被打斷,中途安插的兩首曲子對於氣氛營造的意圖也略顯畫蛇添足,現場演出時聽眾的鼓噪聲多少也破壞了它有時應具有的聲音表情。其餘各項音畫裡器樂的配置適當與否則見人見智了,我自己對它是特別驚豔於開頭跟結尾的兩部份。起始的{Promenade}(漫步)帶有詭異意味的動機,樂團把漫步的感覺帶到一種沉重的速度,接應到侏儒篇活潑生動的四分之三拍子中。{The great gates of kiev}(基輔城門)應該是專輯中
的最高潮,從一開始的肅穆的主題到尾奏都是以強而有力的演奏形態,結尾聽到Emerson與樂團競飆華麗的快速音群十分過癮。安可曲則是開了Keith Emerson的精神導師柴可夫斯基一點玩笑,把胡桃鉗組曲(Nutcracker)的其中一首改編為"Nutrocker"。算是送給所有共同經歷過這場音樂之旅樂迷的一點釋放壓力的小禮物。

隨後的Trilogy(1972),依然得到樂迷與樂評的雙重肯定。三人的演出默契與點子在這張唱片可說是發揮地淋漓盡致,從成人抒情到空間搖滾(space rock)都有,當然還有給編自古典音樂的作品。單就概念來說並沒有創新只不過比前兩張專輯修飾更精緻旋律更動聽。{The endless enigma part one}前頭詭譎的音效起,到後面樂團與主唱的進場整首六分多鐘緊緊扣人心弦。{Fugue}(賦格)則延續了前首的情緒,以Emerson鋼琴獨奏為主軸。{The endless enigma part two}是完結這段概念的終曲。{From the beginning}是ELP在美國唯一的排行勁曲,Lake以輕柔的中音演唱,同時負責原音與電吉它獨奏,最後Emerson的moog才悄悄地滑進來。{The Sheriff}裡Lake
的唱腔稍有改變為俏皮的表現,後段的轉換較為突兀還伴隨一記槍聲。

{Hoedown}原是大家耳熟能詳的通俗樂曲,節錄改編自作曲家柯普蘭(Aron Copeland)的"牛仔"(Rodeo),感受到與原作截然不同的趣味。專輯標題曲 {Trilogy}中段有Emerson精湛的合成樂器演出,Palmer的強勁準確的鼓點與其輝映。{Living sin}相比起來或許是較弱的曲子,Lake刻意嚐試具威脅性與低沉的嗓音,倒可看出Lake千變萬化而又遊刃有餘的能耐。最後 {Abaddon's Bolero}一聽結構便知是在向拉威爾(Ravel)的名作波麗露舞曲(Bolero)致敬的作品(或是光從曲名就可看出來了?),當然也是Emerson展現炫技才華的良好示範。整首演奏時間八分多,層次井然,聲音由小而大、配器也漸趨繁雜。平心而論,在這張並未看到ELP傑出的創造力或複雜的樂
念,但是由9首一氣呵成、皆有其不凡之處的作品組合而成還是有一定的聆賞價值。(註3)

1972年關於ELP也有些許改變。首先原專屬King Crimson的作詞家Peter Sinfield跳槽到ELP擔任Lake的寫詞搭擋。同年他們以Tarkus專輯中出現的怪獸為名組新唱片公司Manticore,創業作為義大利藝術搖滾團P.F.M (Peter Sinfield亦是其中一員)的作品,此外簽約藝人還有Stray Dog、 Banco等。1973年,ELP重新上路,錄製了當年轟動一時的Brain Salad Surgery(1973),這也是他們第一張交由Manticore發行的作品。Brain Salad Surgery被視為科技搖滾與空間搖滾發展的極致,首先是封套設計交由後來以異形系列電影造型名氣大開的H.R.Giger繪製,類似外太空不明生物與地球遠古文明的交媾,相當怪異。第一首單曲{Jerusalem}旋律源自於英國當地傳統的歌謠,Lake唱來有種莊嚴的氣息。{Toccata}是Emerson節錄自 Alberto Ginestera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的第四樂章再加以改編而成,新作充滿著高科技的音效。Emerson曾特地飛到日內瓦向作曲家本人請益而留下一段佳話,Ginestera曾在唱片內頁的註解寫下: "Keith Emerson has beautifully caught the mood of my piece"。{Still you turn me on} 是Lake每張都要如法泡製一般的抒懷作品,{Benny the bouncer}充滿喧囂即興的氣氛。{Karn evil 9}大概是ELP成軍以來最長企圖心最強的作品,全曲長三十分鐘以上(!!),與同年YES發行的Tales from Topographic Oceans(1973)雙專輯不逞多讓一樣使許多人大嘆吃不消。從1st impression(第一印象)的樂隊的徹底瘋狂到2nd、3rd impression(第二、三印象)的狂飆飛馳,Emerson使用了Hammond(一種廠牌的電風琴)、moog、大鍵琴與傳統鋼琴等數種樂器似乎要耗盡個人精力在這首曲子上﹔Palmer鼓點則窮追不捨般地跟緊節拍。最後對這張專輯值得一提的是詩人Sinfield 的加入或多或少彌補了原本ELP音樂與詞意表現不對等的毛病,總之,這是樂團極盛時期的表現。

在較好又叫座的情形之下,ELP趁勝追擊從事規模龐大的巡迴演出,1974
年秋天發行Welcome Back My Friend to the Show that Never Ends(1974) 現場專輯在英美兩地都得到不錯成績。或許是盛名所伴隨的壓力使他們想喘 口氣,接下來的三年新專輯的問世都只於只聞樓梯響的階段,但由於團員的 個人或side project的作品可沒停著一張張發行,三人間彼此不何的傳言便不徑而走。事實上,不論三人當時是否失和,音樂方向的確是愈來愈不一致。Emerson潛心創作一首與倫敦愛樂合作的鋼琴協奏曲﹔Lake與PeterSinfield合寫了不少曲子﹔Palmer則與Eagles的吉他手Joe Walsh一齊錄製了以big band形式演奏的樂曲。顯示三人不同步調而又創作力旺盛可再由1977年間問世的作品集Works Volume 1(1977)與Work Volume 2(1978)可聽出來,這套究極之作也成為ELP藝術與商業口碑的分水嶺。筆者不諱言自己是由於WV1才漸次建立起對前衛搖滾品味的,所以很難對這套作品有公允的論斷。若論它在市場上的銷售狀況算成功,但在大多樂評的眼裡是失敗且毫無內容的。平心而言,它至少在前衛搖滾(或說折衷搖滾)有幾個重大意
義;﹕第一,它是第一張專輯收錄了以團員名義分開創作而最後又以原始團
名掛名演出的團體。其次,若要細數出現在WV1的樂師可能是件麻煩的事。
因為合作掛名與不掛名的人數之多,甚至還包括了整個交響樂團。此外,它
更是宣告了場音樂潮流的結束,當時是1977年。早期由迷幻風潮催化與錄
音技術進步所引發的前衛/藝術搖滾運動,若由Beatles的Sgt.專輯起算,
經歷了人才輩出與銷售量的肯定,到巧思枯竭與風氣轉變的這段時期正好十
年。WV1第一面將近二十分鐘的開場是Emerson擔任史坦威鋼琴主奏的的第
一號鋼琴協奏曲,典型的浪漫時期風格自由而不失工整。接下來Lake與
Sinfield有五首曲子,{C'est la vie}就是那在寶島傳唱已久的抒情歌謠{那就是人生}、{Hallowed by thy Name}有狂野的唱腔,其餘都是不錯但調性一致的中慢板作品。Palmer再第二面的表現反到令人眼睛一亮,{The Enemy God Dance with the Black Spirits}改編自普羅高非夫描述古時黑海邊的小國西里安(Saythia)的組曲、{LA Nights}有著驚悚的吹奏樂器演出、{New Orleans}對美國南方產生聯想、{Two Part Variation in D Minor}改編自巴哈同名小品、{Food for Your Soul}聽到歌舞昇平酒吧裡大樂隊整齊劃一且熱力四射的競奏、{Tank}是鼓技的個人秀。最後三人聯名的長篇幅作品也沒讓老樂迷失望,{Fanfare for the Common Man}(凡人的信號曲)由立陶宛移民美國的現代音樂作曲家柯普蘭原作,獨特的配器手法搭配粗曠且色彩豐富的管絃音色,被推舉為與蓋希文、艾靈頓公爵等能代表美式精神的音樂。1984年洛杉磯奧運上的演出令人印象深刻,ELP也用搖滾樂表達了它旺盛的精神與充沛的活力。{Pirates}則由Lake與Sinfield協力創作,由Emerson 與Palmer縱橫全曲高潮迭起的演出,展現了三人絕頂的才華與表演天份。

相較於WV1的擲地有聲,WV2當年所受到的待遇可大不相同,但近年有被平
反的跡象。基本上,樂思新鮮度還算不錯,但素材與誠意上卻大大不足。
或許本來就被定位為未發表作品的合輯本來就不該提概念深度啥的,但總
會使人以為只是撈錢的次級作品,其實將其內容拆開來看還是挺有趣的。
{Tiger in a Spotlight}自在隨性的鍵盤彈奏敗筆在Lake的聲音演出、
{Bullfrog}由Palmer與若干吹奏管樂器的好友共同演出有不錯的效果、
{Barrelhouse Shakedown}是滄海遺珠,Emerson與其好友即興地揮灑到真 有小酒館裡瘋狂搖擺的況味、{Maple Leaf Rag}則為改編自美國作曲家
Scott Joplin、{Honky Tonk Train Blues}顧名思義為重新詮釋藍調名宿 Lux Lewis經典樂曲。{I Believe in Father Christmas}是相當出名的單 曲,或許就是持有本專輯的最大理由。部分旋律來自普羅高非夫的Lt.Kje,鍵琴音色特別清晰明亮頗有聖潔的效果。綜觀本張專輯的人聲錄製不佳,曲風則遊走於藍調與傳統爵士,仍值得一聽的。七十年代中末期的ELP朝向大排場大規模的舞台演出賠上不少錢﹔理念不同也使失和問題浮上檯面。向心力大不如前的情況下延續到Love Beach(1979),在無心製作的情形下
使本張專輯聽來像是尋常的成人抒情品輯似的結構鬆散而了無新意。79年
底三人宣布暫時解散,各自分飛。

這三人在八十年代沉寂許久,最出鋒頭可能是在樂隊活動的中晚期表現愈
見出色的Palmer。他曾加入Asia這個曾短暫延續七十年代主流前衛搖滾香
火的超級樂團,82年的同名專輯有來自Yes的Steve Howe與King Crimson、UK的John Wetton和Buggles的Geoff Downes,只可惜只維持了三年。85年 當時寶麗金集團副總裁Jim Lewis首次提出ELP復合的計畫,但是Palmer有約在身。所以找到了曾是Raimbow鼓手的Cozy Powel(此兄於一兩年前不幸因車禍身故)發表同名專輯ELP(1986),也是短命的組合。1989年Emerson與Lake共同以3的名義發表了同名專輯3(1989),同樣乏人問津。1991年三人在偶然的機會下為一部懸疑片撰寫配樂,結果電影沒拍成,卻成就了一張具電影質感的新專輯Black Moon(1992),製作人Mark Mancina,後來是迪士尼多部動畫電影音樂製作人。在這張專輯裡,Mancina替ELP找到了一種全新的動力,有種復古的感覺卻有嶄新聲效來配合﹔或許早期生猛有勁創意不再,卻給我們熟悉的感覺。整體來說基調較為緩慢深沉。{Farewell
to Arms}是對海明威的同名小說戰地春夢的謳歌、{Romeo and Juliet}又是普羅高非夫的同名芭蕾舞劇第一段蒙太古與凱普萊特改編成。封套插圖
也頗有看頭,一種繁華落盡、歷經滄桑後的成熟達觀。

成功的復出竟也未能持續多久,Emerson的手疾嚴重影響到工作進度,連帶
專輯In the Hot Seat(1994)的成果也就差強人意。接下來的幾年與老友
Jethro Tull巡迴歐洲與美洲,看著樂團網站聽說他們即將著手準備一張企
圖回到七十年代盛況的概念專輯。或許已只剩下時代意義了,可能也無法再
創七十年代初期令人驚豔的數張傑作,至少他們留下相當多令人回味無窮的
東西,不是嗎?ELP可以說是代表前衛搖滾的一種較粗枝大葉的典型,有著卓
越的演奏技巧,大量融合多種音樂形式的影響(如國民樂派與傳統爵士樂),
孕育出艱深且滿足挑剔耳朵的好作品。


註1:
筆者數年前曾看過網路八掛考據說他們曾認為鍵盤、貝斯、鼓略顯單薄而
曾經力邀當時已組Jimi Hendrix Experience的吉它怪傑Jimi Hendrix加
入,後來談不成條件而作罷,這樣以四人姓氏為名縮短後的團名將會成為
"H.E.L.P"。真不知道若這世紀組合定案會有什 樣的結果???

註2:
依據史料真正把"展覽會之畫"發揚光大的是法國作曲家拉威爾,他把原先
的鋼琴獨奏曲改編為管弦樂曲,並於1923年演出成功。數十年來,由於演
奏所需技巧困難度高、意念抽象複雜,故成功演奏或改編的不多。

註3:
Trilogy的唱片設計也頗有看頭,起初是要用達利(Salvador Dali)的一幅
超現實主義畫作來擔任封面,但因價碼談不攏而告吹。後來就以三人左側
面的油畫代替。

註4:
ELP專輯列表與評鑑
Emerson, Lake and Palmer (1970) *****
Tarkus (1971) ****
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1971) *****
Trilogy (1972) *****
Brain Salad Surgery (1973) *****
Welcome Back My Friends to the Show That Never Ends (1974) ***
Works Vol. 1 (1977) ****
Works Vol. 2 (1978) ***
Love Beach (1979) *
Emerson, Lake and Powell (1986) **
Black Moon (1992) ****
Live at the Royal Albert Hall (1993) ?
In the Hot Seat (1994) *
Live at the Isle of Wight 1970 (1997) ?
ELP In Concert On The King Biscuit Flower Hour (1997) ?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Emerson, Lake & Palmer的更多乐评

推荐Emerson, Lake & Palmer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