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知不觉叹息,叹不知不觉年纪

明珠一颗孙小美
2008-09-14 看过
大学时我跟系草谈恋爱,有天死党寝室由此话题展开,一个很不待见我的女生不屑的问了个问题,她说,为什么某某(指的我)那个样子却还是招男生喜欢?整个寝室都沉默了一会进入思考,然后以一美女一锤定音结论,大抵男生都比较喜欢有趣的女生吧。

我当时就嬉皮笑脸的接了死党的这个故事,我说我有趣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了,怎么你们还要想半天啊?说完我又很不要脸的冲着她翻得白眼,我说,我倒是真的难看,难看就是——难—得—看—到。

后来我跟系草在学校门口的烧烤店闹分手,我喝了点小酒。他从店里把我拉出来,他说,你平时就有点沉默寡言,怎么喝了酒之后更像个闷葫芦嘎达。我一愣,条件反射的问,我真的闷吗,他怏怏的回答,有点。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其实我们并不是很了解,大抵因为越发重视一个人,得失心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的表现力,趋利避害扬长避短,反而失去了生动的精神气。或许,莜麦有趣多半是随意的表现给不相干的人看。

所以我猜,在最初很多年的岁月里,朴树一定生活的很紧张,他太执着于别人认同自己的思想,所以即便是面对那些隔着距离的歌迷,他也会回避他们的目光觉得悲伤。他把他的失望、迷惘和愤怒写进歌里,他说“妈妈,我恶心。。。”他在媒体面前反反复复的说“我要崩溃了”,说的久了,好似变成了祥林嫂,让人觉得习以为常像看热闹。那时的他真坚持,只肯说真话,不肯说假话。后来他越来越沉默,假话全不讲,真话不全讲。

2000年的时候,他出了我最心水的一版专辑《我去2000》,他像一个矛盾的少年一样唱喜悦也唱悲伤。他一面叫嚣着“是的我看见到处是阳光”一面又低吟着“你的生命他不长,不能用他来悲伤”,他焦虑万分的向众人表达着自己的迷茫,又半遮半掩的抗拒着自己的成长,他说,我不擅长交流,也不喜欢交流。

那个时候有很多人爱他,他便可以这么样。

2005年的时候,他大张旗鼓的出了自己的第二版专辑。因为等待的时间太长,所以爆发的尤为铿锵。他在媒体面前意犹未尽的笑,笑完了还用儿字音的北方腔大声的说话。他说我以前抗拒宣传,觉得音乐那么崇高,自己的走红完全是一种错误。但现在却觉得可以用自己喜欢的音乐来谋生挺幸运的,所以希望今后能很职业的做歌手,不懒散不自我消耗。

我必须承认,我从来都没有专注过《生如夏花》,无论是歌词还是作曲,一点点都不喜欢。那年COLOURFUL DAYS作为大学生足球赛的赛歌在我们学校开场,我遥远的看着朴树卖力演唱,张弛有度,圆滑通畅。他说谢谢的时候诚恳的就像一个标杆,我有点伤感,为这五年不知不觉的时光。

2006年,我在湖南台的名声大震中无意看到朴树雷人的造型,他和刘璇一组,又要跳舞又要唱歌。我以无比之热爱八卦的兴趣喜滋滋的看他与作为评委的黄健翔针锋相对竟然可以丝毫不弱。我想那个害羞的男孩已经彻底的向自己妥协,当他可以说服自己以娱乐大众的心态来参与音乐,他就迅雷不及掩耳的呈现出最狡黠的社会气。

他终于理直气壮的唱,傻子才悲伤。

我无比之怀念八年前那个带着墨镜说话结巴的偏激男子,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翻出《new boy》出来唱,心里面觉得暖洋洋。但另一方面,我也欣赏现在这个结婚了开始承担责任和坦然面对工作的成熟的男人,我觉得这样他比较容易幸福,面孔清晰,健康阳光。

也许人的一生中会有呈现出许多生活的真相,有些是只能供人仰望的,而有些却可以随身携带。

你珍爱前者,但却更需要后者。




679 有用
24 没用
我去2000年 我去2000年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91条

查看更多回应(191)

我去2000年的更多乐评

推荐我去2000年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