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响新女性主义

艾小柯
2008-07-21 看过
一张好的CD,我想,应该像一本书。

每首歌都是一个章节,或者有时间上的延续性,比如从青春唱到暮年;或者是某种情绪的多个角度,比如初恋的青涩与失恋的苦闷;再或者,是围绕同一个主题的片段性散文,可以唱想象力唱恶作剧,唱欢笑与哀愁,唱离别与邂逅。

歌手的声音与器乐的旋律,该是串联起这些章节的线索,是带着听者在音乐中翱翔的载体。选曲的杂乱或者歌手音质与主题选择的不一致,都会导致专辑整体性的丧失,让人觉得“不够舒服”。

这张《独立日》,至今听了已有两年,依然时时令人惊喜。

金海心的唱功自不必说,尽管她的音色不是我个人最喜欢的砂质粗重型,似乎太过“小女人”,但底气强烈的颤音使她的音色充满了华丽的都市感,与“华灯初上,粉墨登场”的歌词背景搭配得当;而她的气息运用又透着一股慵懒与颓废,仿佛浅唱低吟的都是毫不费力而来的女人心绪,别人爱怎怎样与我无关,人家自顾自“唱我的啦啦啦”去了。

与“独立日”的主题相呼应的几首唱响新女性主义的歌曲有《绵羊》,《右手戒指》,《独立日》,《江郎》和《Lolita》。我个人最喜欢的是《右手戒指》跟《Lolita》,因为相对于其他几首近乎任性赌气般的“女权宣言”,这两首从旋律到歌词都更为平和豁达,或者说,更有一种悠然自得的画面感。《右手戒指》中那个金色阳光下红裙黑马女郎,与《独立日》里面把戒指钥匙都还给情人扭头离去的女子相比,才真是将女权主义进行到底:她不仅不站在男人背后等待施舍的爱情,她自己干脆就成了男人命运的主宰,穿上火一般热辣的衣裙,骑上黑骏马,成为英勇的“梦中女郎”,把童话故事彻底颠倒过来重讲。而“左手把烦恼抛光,右手佩戴着希望”说的可不仅仅是寓意。我个人刚好偏爱大颗彩石的装饰戒指,常常在右手食指上带一个黛青的水晶石方戒。因为个头大,在阳光下戒指真的会映射出星星点点的七色华彩;即使在夜晚,城市里的霓虹灯依然会带给水晶一种神秘而蛊惑的光辉。不管是“抛开烦恼”,还是“佩戴希望”,这两句歌词唱给我的都是手指尖一道光亮的抛物线;而这种跳动的光感,恰好是我心目中右手戒指最具体的形象,与歌词的意境完全吻合。

至于对《Lolita》,喜欢倒是出于完全不同的原因。

我听歌一贯先听旋律,再看歌词,结果“Lolita,随时随地出发”给我听成了“Lolita,四十岁才出发”,这和“在树下追忆似水年华”倒也蛮合拍。我心想,这个词写的有气魄,女人到了四十岁,还能自顾自看“你跳你的恰恰,我唱我的啦啦啦”,这需要怎样的自信自爱才能够啊,这才真叫女权主义,四十岁了世界仍然在我们脚下,单身不怕,孤独也不怕,地球还是生命的小花园,故事这才刚刚开始,多爽!后来发现那个“四十岁”其实是“随时随地”还颇有些失望,不过再想想,要这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女生去唱四十岁的歌,也实在是不尽人情嘛。

专辑的另外五首歌中,我最钟意的是《比天空还远的季节》,尤其那句“五月天飞雪”,充满了古意;而后面的“荼靡花已凋谢”却不喜欢,人工的痕迹太重,城市里造作而“无魂魄的浓妆”脂粉味道过于强烈。比较之下,《阳光下的星星》整体诗意最浓,“云落泪了风会吹干它,可是风叹息又怎么安慰呢”,每次听到这两句我都会想起宫崎骏的《风之谷》,因为这里的旋律带给人一种干净飞翔的自由感,天大地大,海阔天空。尽管不是直接唱响新女性主义,这两首歌曲与专辑的整体主题依然是统一的。

《蜘蛛的蜜蜂》据说是金海心与闺密间的喧闹密语,很好玩的一首小品,颇像范晓萱在《绝世名伶》中创作的《姐妹们的聚会》。《与爱情有关》是比较平淡的一首,专辑中印象最为淡薄;不过比较专辑《那么骄傲》中的那首同名同曲作品,由歌词体现而出的心境成长显而易见。英文单曲Ready To Take Me Away的旋律非常之华美,唯一的遗憾是金海心的英文发音还不够标准,长尾因跟拖音她都处理得很好,但破擦音和辅音用力很重,有些地方听起来还是别扭了一些。

尽管在签约华纳之后金海心的独特音色与唱功已经让她脱颖而出,但这张《独立日》大概才是让她破茧成蝶的一张专辑。大陆的华语乐坛里像她这样有才华有质感的歌手不多,能够用两年以上的时间创作并沉淀出一张极高质量的专辑,这在竞争激烈新手入云的今天更是凤毛麟角。
30 有用
0 没用
独立日 独立日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独立日的更多乐评

推荐独立日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