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秤座的窦唯与尼采

Ex
2008-07-13 看过
像一个游牧者,他不停地迁徙......
——德勒兹这样描述尼采。

像一片原始森林,他远离修辞。
——里尔克这样讲述“神”。

毫无疑问,里尔克的这句诗用在窦唯身上一样合适。

面对尼采,我们看到他有那么多的拥趸,他那么广泛地被阅读、被阐释,这在他生前是不可想象的。面对窦唯,我们很少看到他在媒体上露面,他也许对大众传媒绝望之至,不复再有言语,更多的话只能“语虚”。

也许有一天,人们会像阅读尼采一样认真聆听窦唯。这一天还有多远?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无法从阅读《尼采传》时所感到的苦涩中走出来,或许我根本不想走出来……不为人所理解的孤独,被疾病不断困扰着的健康,与瓦格纳友谊的决裂,与莎乐美那段不该有的“爱情”……他只能靠写作来振奋自己。他笔下的超人有多强大,就可见他内心有多么的荏弱。尼采这个感情丰富,无人所能理解的优雅的大孩子啊……

朋友工作的杂志在前几个月曾做了窦唯的专题,杂志封面是暗色的暖调子,封面上的“窦仙人”正回眸……美极!朋友在文中说,“买全窦唯的唱片大概需要500元,除去正常的吃饭睡觉然后不间断地听需要三天左右的时间。遗憾的是,500元和三天,很少有人愿意拿出这样的时间和金钱去了解一个‘后魔岩时代’的窦唯。他们宁愿花五毛钱和三分钟看看街边小报上写的那个跟昔日明星扯不断关系的窦唯,那个在靠在酒吧吹萧潦倒度日的窦唯和那个火烧报社的窦唯。”看到这样的文字,你在想什么?

这期杂志出的时候,我刚读完尼采的传记。朋友说,窦唯也在看尼采的书。我很好奇的是,窦唯在读尼采时是怎样的感受?窦唯早尼采一天出生,尼采早窦唯125年降世,这两个天秤座的男人在穿越时空的交流中会有怎样的共鸣呢?王小峰在一篇关于窦唯的经典文字中说,窦唯从前是很活泼开朗的一个人,很多事发生以后,他对人存有戒心,变得沉默了……这种变化太让人感到绝望了!我们多么希望看到一个快乐的有说有笑的窦唯啊!那才是一个活生生的幸福的人!不能说他现在不快乐,这个是我们无法知道的,只是他离我们太远了,远到我们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能通过听他的音乐,欣赏他的书画作品来了解他。《雨吁》后的窦唯沉默了,只有源源不断的纯音乐作品,让我们在半知半解中去参透他想说什么……


现在的窦唯,在我心中和尼采一样优雅,一样神秘。他已经完全不是一个音乐人,而是一种神仙似的存在,他生活在我们中间,内心里俯视着这一切,他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只将那些言词化成音符,刻成CD或转成二进制,随我们听或不听……就像尼采一样,他写下了,不管当时是否有人赏识,更大的孤独只会让他有更多的表达的欲望。


“等待美丽的春天,忍受冷酷的冬天,等待中去体会,体会这种滋味。

再给我一段时间,去谱写爱的诗篇,给我一点安慰,我会陶醉……”(《还有你》)

在窦唯面前,我既不是“歌迷”,也不是“粉丝”,我只是个喜欢听他说话的人。有时他讲得清清楚楚,有时又说的含含糊糊。在我听不懂的时候,我就找来《黑梦》》、《艳阳天》,像侦探一样破解他的密码;当我有所得的时候,我就听“三国四记”、“五鹊六雁”、“八和九生”。

嗯,窦唯,你从来都不孤单,只要你说话,肯定会有人聆听的。那些喧闹与谰言迟早会被历史所遗忘,只有你和你的音乐才是永恒的。我们多么幸福啊!
230 有用
12 没用
黑梦 黑梦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64条

查看更多回应(64)

黑梦的更多乐评

推荐黑梦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