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了,别提了

jwalk
2008-07-04 看过
当周杰伦开始流行的时候,我知道他已经完蛋了。

这辈子我从来没赶上什么流行,除了周杰伦。在这件事上真不知道算是幸还是不幸。现在即便是在街上看到一幅美特斯邦威的平面广告都一定要激动地叫他的名字,虽然事实上我也承认他的歌越来越难听,而且就算别人当着我的面说他是傻X我也无所谓。
我喜爱的周杰伦是前两张专辑里的周杰伦,现在被无数人唾骂无数人追捧的周杰伦是谁,我假装不知道。

前两张里,最经典的还数第一张。我对乐坛里的流派并不了解,同名专辑里的周杰伦是否模仿了谁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听到它的时候(孤陋寡闻的)我才发现原来歌是可以这么唱(哼)的,合声是可以这么做的,一首歌里的世界是可以这么丰富的。
那时有一阵电台里突然开始放一首听不懂的歌,调子很好听,但听来听去只能辨出三个字:“。。。爱女人,。。。爱女人,。。。爱女人,。。。爱女人~” 你不知道我那时有多纳闷,想这个人有必要用一整首歌来反反复复声明他的性取向吗,你爱女人,废话,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男人都爱女人,你无不无聊啊你。也在那个时候,在channel V上偶然地看到一个画面单调的MV,与背景格格不入的歌手戴着鸭舌帽在镜头前自以为很酷地甩着手臂晃着头,但是调子却格外新鲜,更稀奇的是他唱来唱去只有两个字:娘子。发音是酿子。

居然大约很巧合的是,这两首歌来自同一个人,周杰伦。

后来据说那时候的第一主打歌好像是龙卷风,当时听来已经算是专辑里比较入大流的歌了,并没有太在意。星晴,同学写来的信里评价数字用得很讨巧,甜是甜,也不太喜欢。还是搞怪的斑鸠,斗牛,还有娘子有趣。“笑个屁,你笑个屁啊。”

听多了到后来会注意听不同的层次,有一次一个同学说斗牛里面有持续的“啊”的声音,认真回去听了,证实了,委实让人想入非非啊。在别的地方看到有人说斑鸠里有一句其实是“包括他妈的狗”,口齿不清啊口齿不清,于是和同学争不出结论。反正唱的时候我要是唱成他妈的别人也只会以为是像猫的。

完美主义,伊斯坦堡,反方向的钟,还有可爱女人,旋律起承转合听来很是精巧,虽然高潮部分往往是同一旋律在重复,却反而一扫众多华语流行乐中虽然貌似峰回路转却终究无法逃脱的单调拖沓,引乐评人爱用的一句,好歹是古典音乐出身。还有好玩的复调(其实我应该早点读一下wikipedia上jay chou一条,counterpoint这个词还是那里学到的,我孤陋啊孤陋),在完美主义里,娘子里或许也是。听到这样的歌再去听永远充斥流行乐坛的那些扁平单一的调调,实在让我提不起兴致。听到这样的歌再去听龙拳、以父之名、肖邦,等等等等,总让我怀疑周杰伦是不是真的“作”了曲。

说到最后还是最初的可爱女人和娘子最得我心。可爱女人直升机飞起的前奏,像风雨无阻里音乐盒的开启一样,总是给我暖暖温馨的感觉。娘子,可算是周氏中国风的先驱,却又完全没有后来那些帖着标签一本正经中国风系列的浓重,别有一番味道。

专辑封面上的卷毛男生自由自在,9个MV里几乎都戴着帽子,仿佛连为歌曲拍一个MV都不适合他。其实那个时候最鸟。等到他学会拿鸟来标榜自己的时候,已经鸟不起来,只剩个鸟样了。

很多人说他后来的专辑都在走原来的老路,我觉得已经很抬举他了。他在这张专辑里透出来的风格,是模仿不来的。我看过他出第二张专辑时新加坡一个乐评人的评论,说虽然质量也属上乘,但似乎少了第一张里的“态度”。

(黑色幽默一类的慢歌个人一向不太欣赏,就不多说了。另外方文山和徐若瑄的词也不用我多说了。)
133 有用
49 没用
Jay Jay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21条

查看更多回应(121)

Jay的更多乐评

推荐Jay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