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离开已经很久

亲爱的1969
2008-03-30 看过
时间也许有狂妄的企图,即使许愿电话亭让有憾的时光逆流一次,不完整的地方依然会,千疮百孔。加泰罗尼亚小孩不用再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每天都会关注一位名叫埃里克-卡斯特尓的法国球员的成长,埃里克,这个头白色头发的巴萨7号不再是仅仅活跃在法国人雷蒙德-雷丁和比利时人弗朗西斯-休斯笔下的漫画人物。 28岁的埃里克-阿比达尔带着1600万欧元身价来到了诺坎普的球场,这个真实存在着的埃里克在2007年踏上了诺坎普的球场,这是法兰西的兰色,是刚上路的钟声世居的糖仓。

    范布隆克霍斯特的离开带走了荷兰的又一点橙,风车不再横刀立马立地成花,而克鲁伊维特的离开已经是很久很久了。

    这里是2007年,西斑牙的巴塞罗纳迎来了亨利,主席拉波尔塔让亨利、阿比达尔和图拉姆同时在巴萨比肩,势如破竹热血贲张。这里还是2007年,9月的时候西雅图的巴塞罗纳发行了他们的独立专辑,这里没有销烟四起兵荒马乱,他们带着自我的忧伤融入到我整个冬天的耳朵里,封面发黄低调,建筑和枯树等待逢春,从专辑第一首Falling Out Of Trees开始,妖冶的男声和如水的钢琴,进入水面后加进来的鼓点,环游全球吧带着梦游似的臭屁而神经质的骄傲。

    惊叹于Brian Fennell先入为主的唱腔,让整个呵气清晰的温度变得可疑,任何人在才华面前都变得通体发红,张大嘴巴或者屏住呼吸,打倒所在过旱夭折掉的稻草,抽象化的歌词,我们并不需要明白的如此彻底。寻找暗藏的小独立,长期的关注和等待与他们一起的爆发,05年来迷笛时还默默无闻的The Wombats已经成名频繁出现在英伦各大主流媒体的版面上。大浪淘沙并不见得所有稀世都来得到横空的机会,Barcelona独立制作的专辑由Curb Appeal Records发行,这四个来自西雅图的男人用宜然的音乐征服了同样梦游者人们的耳朵,这种证明就是为什么他们得到了更具有世界影响力的Warner Chappell Publishing的一纸合约。

   漫游在地图上是件愉快的事情,这种愉快是从听觉开始,偏爱不连绵也不卷翘的忧伤。当Brian Fennell开始唱到“First Floor People”的副歌部分,不管怎样那种高亡而命悬一线的假声让人不可抑止的想到了Thom York,收音机头的介入不可避免,可是这都是路上值得理性的对待的词组。没有手机讯号,他们也可以用小提琴走马提灯静静回家。

   "Response"里痕迹明显的假装有他们对传统独立音乐的理解,和声是干净的曼城风格。离阿森纳血脉相近,英格兰的这个赛季亨利不再疾走在阿森纳的前锋线上,这个来自比利牛斯山另一侧的球员带着2400万欧元的身价正式加入了蓝红战舰,万多名球迷涌入巴萨的主场为他首次穿上巴萨球衣欢呼鼓掌。Barcelona这个时候唱到了Colors,音乐美丽的不可方物,俯首称臣为这个钢琴化的旋律,这首和"Response" and "Numb"都原本来自Brian Fennell的个人专辑,唱着他22岁的世事浮尘,调子是轻快明了的,吹奏乐器的介入让我们以为闭上眼睛离开彩色的世界就可以无休止地逃离衰老,一个句子才拨一下琴弦与和平的鼓点,歌声的情绪掌控,颅骨和胸腔都是和弦的回响,只有在后期才选择把相机里正常的彩色变成枯的发灰的黑白。

     黑白开始埋伏,记忆开始回顾"You Will Pull Through" ,潜入一觉下去就不愿意醒来的悲伤调子里,sad core的黑暗无边无际,整个二十四小时只是一个单纯的时间单位,住在里面无欲无求浑浑噩噩,闲愁几许,南山总见在忧然时。像Lou Reed和宇宙塑胶人,你得要有满满一公车的执念/才能让自己过下去……
   
    因为每个曲子的终结时变得耳鸣变得不同寻常地善良,编织寿衣是乐此不彼的事情,正义的时代总是太短,人生喧闹,你不能指望聪明才智,你不能指望上帝,那么如何从市场一样的海量独立乐队里脱颖而出,传统的钢琴,吉他和鼓的华丽编排以外,rhodes, violin, glockenspiel相对不传统的乐器的介入,那么这些之外,又要反复的不停地强调着写歌的才华,太美丽了,真的,苏小小也愿意就此退出街头甘愿成为商人妇。提着录音机等各种设备的老太太们擦着红通通的胭脂,即使他们激素分泌衰弱,他们时日无多。"It's About Time"依然悠悠晃晃,慢板的时间多的足够你发起疯来哭泣成声。这种哀悼不是不是糖尿病晚期,酮中毒化学公式和烂水果味道。或者他们是宫刑之后依然美丽动人风度偏偏的司马迁。

    这边没有风起云涌,即使没有愿望亭,思维的飘移不受物质影响,1995年5月24日的维也纳,不满19岁的克鲁伊维特在比赛结束前7分钟的一记捅射,使阿贾克斯队以1比0战胜强大的AC米兰队。替补上场的这短短的23分钟却使他在一夜之间名扬天下。"Stars" 是不着痕迹的混然天成的乐队产物,即使有着大多小清新都会带着的活泼前奏,随之跟进的微弱男声,稍带LOFI的人声处理。什么是星,一朝英雄万世留芳不是其它,对于内心怀旧偏执成性的陈小六来说,巴萨的国王永远只有克鲁伊维特。1998法国世界杯后,AC米兰以1380万美元的处理价将他打发到了巴塞罗那。不管开始的时候故事里面的人物长着什么样的剧本,这就是国王初成长。 1998到2003他一直微笑的谦逊的霸气的做着最佳射手,在诺坎普,他是外来的传道者,可是他就是国王,加泰罗尼亚,你就是国王。

   “Lesser Things."是最爱的一首歌,Brian Fennell唱just how old you are,天下足球可以把他拿来用,他现在什么地方孤军奋战,美人易老英雄催人老,一眨眼,离离原上的荒草就已经齐腰高,当年芳名轻易就被人们抛在了脑后,和使命,和滑铁卢无关。03年他莫名其妙地被迫离开了巴萨,签约纽卡斯尔,然后5月18日后的再次悲离起来。我总是幻想着俱乐部高层阴损刻薄势利妄为,貌如东施心如吕后。

    这种声色犬马的江湖,行走不易,即使低烧、冻伤全身布满,想要找个空隙跟踪风云动向却因为再也找不到熟悉的身影而热情黯然,起先只是碎裂的叹想到后来终于长成一去不再复返的西去黄鹤。离开瓦伦西亚后我彻底失去了他的消息,网络何其发达只不过不愿对着旧人花蜡枯老顾自神伤而决定沉迷在记忆里,跟着Barcelona音乐里的黑暗,一遍一遍和声里的Get Up, Get Up, Get Up,背景是后摇的分围,一声一声,只是轻淡,掰着手指头算月份,假期前后的那几个月份。

    不管故人去时已多,国王的新陈代谢却依然进行的很健康,新面孔找不到顶礼膜BAI的热情了,不停的忘掉路面,不停地欢呼,深夜不再对着电视哑声尖叫。外面江湖依然骤雨旋风,声势满堂。

   Brian Fennell当然不是统帅千军万马的元帅,一往无前打在前面却也势在必得,他曾经孤军奋战暗夜自赏折腾着自己的私人音乐空间,因一场短暂的演出而组建的乐队,Brian Eichelberger的bass, Chris Bristol的guitar, Rhett Stonelake的drums,组乐队后他的才华得到了更进一步的扩展和包容,上帝保佑他。不做笔墨纸砚的隐士,和亲爱的朋友们一起席地而坐 流水曲SANG,所谓君子彼德。

    时间不会跟温度一起冰封起来,听说重庆今年会下起雪来,西斑牙依然战火烽飞,诸候征战,总是会有所向披靡驰骋沙场的新生英雄,老将依然金戈铁马冰河不只梦中来,加泰罗尼亚依然充满着民主的骄傲,国王已经离开很久,楚人停止歌唱,这个时候不管如何爱好潮湿,西雅图却开始卷起人型波浪,Barcelona在《Absoulutes》里歌唱,背起书包裸足狂奔吱吱作响。

                                   07.12.3
17 有用
4 没用
Absolutes Absolutes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Absolutes的更多乐评

推荐Absolutes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