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唯《东游记》——行云流水自在于心

春衫
2008-03-28 看过
前两年已经因为精神问题淡出人们视线很久的何勇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张楚死了,何勇疯了,窦唯成仙了”。作为当年中国摇滚最杰出代表的“魔岩三杰”在若干年后,走向了无论人生还是音乐的完全不同的方向,唯一共同的地方就是这几个方向都很极端。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因为如果你听了东游记这张专辑,你会发现窦唯真的成仙了。

《东游记》把窦唯现在做音乐的两个方向都极端化的表现了出来,一是音乐的即兴和打破常规,这张专辑不仅依旧象他前面的《墓梁文王》《五鹊六雁》《雨吁》等完全抛弃了文字,以纯音乐的形式呈现出来,更是完全抛开曲目的概念,整个专辑分为“上游”“下游”两部分,上下两部分时间均在30分钟左右。专辑里的音乐如流水般一气呵成,意随心动,连绵处如清溪潺潺不断,断续处似水流平浅之地或遇巨石相阻,却似断实续。

《东游记》这个名字原本是明朝一本写八仙传说的道教小说,取此名也直接表达了这张专辑的道家风格---超尘出世,悠然物外。我这里面特别要说的是“道家”音乐而非“道教”音乐,本身在中国的文化之中,道家与道教就是两个完全独立的概念,道家是一种哲学思想,而道教是个流派极其复杂的宗教。道教有一部分的思想取自道家,但却有很多与道家思想背道而驰,比如道家讲究顺其自然,道教却有很多逆天理的东西比如求长生不死之类的。而道教音乐,比如我听过的纳西古乐之类的,大体感觉结构很严谨,曲调繁复,里面更多是一种仪式感很强的东西。而东游记更接近那种自由灵动,音随意转的道家精神。

话扯远了,说回这张专辑吧。开篇的鸟鸣声中,笛子的音乐飘然而起,悠扬婉转,仿佛是在蓬莱那样的海外仙山之中,一位峨冠博带的海外散仙趺坐于烟云氤氲笼罩的山头,手擎玉笛。不断有水流的声音隐隐传出,如流水以完全自然的节奏轻击岩石。接着声音开始丰富起来,琴瑟之声想起,仿佛氤氲的云烟散去,原来山头还散坐着另外几个人,或倚树,或靠石、或斜卧,手里拿着琴瑟鼓笙种种乐器,他们以一种极默契的方式即兴的奏上一曲无名之调,音乐的起承转合和互相的错落掩映都如水一般流动进行着,不羁于物,一直下去,仿佛整个音乐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似的,从头到尾,在从尾到头,往复循环,生生不息,有点像太极图的感觉,好像说的太玄乎了。

听着这样的音乐,脑子里会不自觉的浮现出这样的画面,一幅中国的海外散仙水墨图,道家翩然物外的洒脱和超凡出世的淡泊尽在于此。而窦唯本身也像一位不为世俗陈见所困,超然出世的音乐隐士,朝着他心里的“道”悠然前行着。
22 有用
3 没用
東遊記 上 東遊記 上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東遊記 上的更多乐评

推荐東遊記 上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