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姑娘,南京最后的另类儿童民谣

拇指姑娘
2008-03-25 看过
子芙写嗒--
写得可真好,转到这里给大家看看
蹦擦擦--


拇指姑娘,南京最后的另类儿童民谣
--关于《小鸟在前面带路》的自述

南京。
怀念可能是命运赋予我们最好的礼物了,这个礼物由无数城市勾勒出无限美好,在这样一些美好里,南京为我描绘出的昨天最是留恋,它就像人体某些复杂的液体贯穿我的整个身体,在某些属于高潮的夜晚,它会伴着我一起抽搐直至奄奄一息。

在那里,有我5年的生活光景,恰恰现在,我又离开它整整5年。
当然,有些故事回味起来总会变得抽象,甚至面目全非,有的时候,我们会把自己的情感和创作虚拟并夸张在昨天属于自己的故事里,这样子,昨天看起来就不会存有遗憾,那些不愉快的细节也就不会导致故事失去平衡。

事实上,直到今天,除了“呆比”,我不会说这个词之外的任何一句南京话,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那个城市的亲切感。“梧桐音像”路旁有树,“红色气球”门外有风,光华门桥地下排练室的人造革沙发已经霉变,污水过后它的身上竟然飘起了彩虹。
任何我爱着的人和事,即便他们有缺憾,在回忆中都不曾有半点瑕疵。

这是我在南京写的最后一首歌,取名《小鸟在前面带路》。
它同样是“拇指姑娘”首张唱片的第一首歌。。
那个时候,乐队经历了解散,杜威去黑色素乐队弹吉他,李飞成了马鞍山著名的盗版商,孙莹在给了我一个嘴巴之后消逝的无影无踪。而我,在给民谣歌手李某进行了短暂的排练之后决定不辞而别。。

我背着琴站在南京火车站的站台上,我在那儿生活了5年,但是在我离开的时候,周围却不曾见到一个自己认识的人。我不知道我要去哪儿,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回来,我只是坚定地认为,我被音乐欺骗了。

麦子在我20岁的时候对我说,如果你30岁的的时候还能写这样的童谣,你就真的牛比了。我马上就要30岁了,可当我觉察到自己向着牛比一步一步靠近的时候,却发现,牛比除了会撒尿会生产会刺激感官之外,它不过是牛身上一个最为普通的器官。

多年之后,我还能想起写这首歌的场景,我趴在租住房间的床上,一个字一个字把歌词写出来,任夜幕降临黑暗悄悄打在我的脸上,我流着泪弹出的第一个和弦就像一个无辜的孩子弄丢了心爱的玩具。那些熟悉的人伴着熟悉的旋律渐渐远去,而我的心却久久没有离开。。

我在歌词最后的落款处写下了一个句子:“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什么都不怕。。”原本,我是想在副歌部分轻声把这个句子念出来,尝试过后发现太做作便也作罢,写下来留作想象用来回味。只是,那一页纸一直保存至今,成为我在南京最后的纪念。

“另类儿童民谣”是赵老师第一次为音乐命名,他当时大概在一支叫“病毒携带者”的乐队谈吉他,我们大家都觉得这个称谓挺好听的,也就延续至今。在当时,许许多多优秀的乐队和音乐人多在迷幻、后朋、硬核等风格里谋求一次爆发,作为音乐的参与者,我们只是想换换花样,不想让模仿成为一种负担,而通过尝试表现出来的“另类儿童民谣”,充其量只是一种变相的模仿,它像我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说出的每一句谎话一样,不知所措却又暗含愧意。。

黄天来为乐队做的视频,我时不时会看,我觉得这些画面就算再过几年一点也不俗套;小幻的平面是我一直追寻多年的感动,如果有可能,我还希望和这些可爱的人合作。我知道,很多人经历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深陷其中,被现实最无知的冷漠无情的刺痛,不愿说话甚至不再参与和关注,但是,我想,有些东西它源自心底,轻轻一碰,便可荡起一股热烈的暖流。。
如果是错了,也是人错了,和音乐没有关系。。

大家听到的这首叫《小鸟在前面带路》的歌是“拇指姑娘”采用家庭作坊模式录制的音频,我们想把全部的热情奉献给我们所钟爱的生活,可是我们知道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在音频这门学科中所遇到的困难以及留下的遗憾只能通过不断的尝试和学习才能加以弥补,如果大家有好的建议,也欢迎批评指正。

乐队成员中,刘平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孙莹也已经完成了音乐的回归。他们生活在北京这样一个复杂而又令人充满遐想的都市里,过着普通人最简单生活,日落而归,日出而作。无论如何,音乐只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它都代表不了什么也证明不了什么,它就像一粒尘埃终将消失在曲终人散里,固然重要,却代替不了我们的呼吸。

“拇指姑娘”的首张唱片将会在年内和大家见面,如果有条件,我愿意把这些歌带回南京,把歌唱献给那个孕育“另类儿童民谣”的城市,纪念那段无知无畏的过往。。现在,我能做的除了自恋般把嘴巴放大也就是写点小字感慨万千,您千万别笑话,如果您喜欢这样的音乐,我会开心地像个孩子。。
南京,我们后会有期。。
7 有用
0 没用
诞生了 诞生了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9条

查看全部9条回复·打开App

诞生了的更多乐评

推荐诞生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