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张楚重逢

琥珀糖☁️☁️
2008-03-17 看过
认识张楚这个名字应该追溯到7年前,偶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有人引用他的《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接触并爱上摇滚。其实直到现在为止我仍然不好意思承认我是个标准的摇滚乐迷,我对摇滚知之甚少。只是对这种精神心向往之并抱有深深的敬意。
比较莫名其妙的是认识张楚的时候我并没有就此追随张楚,所以我和他的那次相识应该算做一次擦肩而过。我把那时的注意力投放给了同样来自西安的郑钧。他的一首《1/3理想》成了我高中生活后两年的关键词之一。

并且因为摇滚,我一直到现在还想去西安。虽然我不知道我要去找什么。
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喜欢什么是没有道理的,但是往往那些没有道理的狂热会对我们今后的人生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就比如,那时候我开始向往摇滚精神,便开始憧憬中国摇滚发源的城市西安这座古城,考大学的时候我只想挑西安的去。直到后来觉得就算去不了西安也要去一座和西安差不多的古城。于是后来我就真的报考了我自以为和西安差不太多的开封。当然,这是题外话。

那次和张楚的擦肩之后原本还有一次偶遇。
那是大一的时候,我开始把听许巍作为我大学精神生活中最重要的功课。
在地毯式的搜索视听和沉溺中我顺便听了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这张专集。
可是原谅我那时的肤浅和懵懂,竟然对蕴藏在他音乐里面如此热烈而悲伤的诗意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而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个伟大的日子。(原谅我有些煽情了。)
其实这句话在和“两天中的一天”聊天时我已经说过了。他是我刚刚在百度认识的一个写诗的朋友。早上在QQ上聊天的时候,他问起我喜欢什么音乐?我不假思索地说摇滚。
他说,很好!那看看我们的“魔岩三杰”吧。说着给我发了优酷网上网友上传的摇滚中国乐势力1994香港红馆演唱会的视频。于是伟大的时刻来临了!

当我听到《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那段好听到无可匹敌的小提琴前奏时,我毫无准备的热泪盈眶了。看着他穿着宽大的格子棉衬衣、牛仔裤,一点矫饰也没有的站在台上唱: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蝗虫的大腿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蜻蜓的眼睛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蝴蝶的翅膀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没问题……”

其实,我是第一次看到张楚的长相,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彼时我猜测和想象中的他是像何勇那样吵闹和愤怒的样子。在网上搜了他们的照片来看,“魔岩三杰”中只有他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清瘦的样子。人到中年,何勇胖得丝毫找不见当年那个活蹦乱跳的朋克少年的戾气。他们都老了。多么奇怪,我生也晚,并没有来得及参与和体验他们如日中天时的激情澎湃。却因为在此时听他们的歌感动得一塌糊涂而无比怀念起他们那个时代。

我不后悔在张楚之前先喜欢了其他的几个摇滚歌手。那些都是我不可复制的青春过往。
只是想说,今天当我仔细聆听了他的音乐之后,我开始笃定他是个真正的诗人。
并且对于我来说,较之其他的歌者,他更来得纯粹。

“天不怨老 地长出欲望
麦子还在对着太阳生长
天空的飞鸟总让我张望
它只感到冷暖没有重量
走出城市 空空荡荡
大路朝天 没有翅膀
眼里没谁 一片光亮
双腿夹着灵魂 赶路匆忙忙
耿耿于怀 开始膨胀
长出尾巴 一样飞翔
眼泪温暖 天气在凉
归宿是否是你的目光
我没法再像个农民那样善良
只是麦子还在对着太阳愤怒生长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
或者紧紧鞋带听远处歌唱 ”

——张楚《冷暖自知》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
空气里都是情侣的味道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
大家应该互相微笑
搂搂抱抱 这样就好
我喜欢鲜花 城市里应该有鲜花
即使被人摘掉 鲜花也应该长出来
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
大家应该相互交好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生命象鲜花一样绽开
我们不能让自己枯萎
没有选择 我们都必须恋爱
鲜花的爱情是随风飘散
随风飘散随风飘散
他们并不寻找并不依靠
非常地骄傲
孤独的人 他们想象鲜花一样美丽
一朵骄傲的心风中飞舞跌落人们脚下
可耻的人 他们反对生命反对无聊
为了美丽在风中在人们眼中变得枯萎

——张楚:《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1条

查看全部21条回复·打开App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的更多乐评

推荐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