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摇滚乐:历史悲剧与文化滥用

Mary Smith
2021-02-22 看过

译注:听这张唱片之前,我对柬埔寨音乐一无所知,更不要说柬埔寨的摇滚乐了。我惊喜地发现了这篇乐评,它带我走进了众多优秀的柬埔寨音乐人,以及围绕着音乐那段令人悲伤的历史和今天的现实。对柬埔寨音乐传统有所了解,才能客观地评价本张唱片在历史坐标里的尴尬位置。现将全文翻译如下,共飨。

By Matthew Caron

无论你知道与否,60-70年代的柬埔寨摇滚乐都是地球上最好的音乐作品之一。一张叫做“过电柬埔寨” (Electric Cambodia)的新CD唱片上市了,对此我感到五味陈杂。但是,在分享我的这些感受之前,我要先给你讲一节历史课,然后解释为什么我认为,这些源自一个亚洲小国几十年以前的音乐,现在仍然很重要。

摇滚乐被法国殖民者带到柬埔寨,即使柬埔寨在1953年独立,法国与柬埔寨一直保持着友好关系。在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的鼓励下,法国流行文化源源不断涌入金边的电影院和唱片亭,同时涌入的还有从附国越南传出的美国广播节目。伴以首都舞蹈俱乐部的热度,这种丰富生动的音乐在这块东南亚宝地蓬勃发展。首先是romvong和cha-cha形式的舞蹈节奏,不久之后,摇滚乐队就以卡洛斯·桑塔纳(Carlos Santana)的大乐队编排形式出现了。当时高棉流行音乐中占主导地位的,还有约翰尼·哈利迪(Johnny Hallyday)等法国超级巨星,和萨拉曼 (Saravan)风格的爱情民谣。

60-70年代柬埔寨流行乐的主力,是辛恩·萨萨茅斯(Sinn Sisamouth),他本是一名宫廷医生,后来在西哈努克国王的说服下成为一名歌手和多产的歌曲作者。他为自己和其他歌手创作了众多永恒的流行经典,他的作品也致敬了诸多柬埔寨小城的音乐传统。他的作品就是这个国家20世纪音乐的代表,在金边任何一个市场,你都不可能听不到旁边CD摊放的他的风格的音乐。在女歌手中,最受人尊敬的是Ros Sereysothea,她是一位来自马德望(Battambang)的乡村姑娘,在辛恩(Sinn)的指导下,她声名鹊起,两人还组成了个二重唱乐队。她的声音华丽而萦绕,通常被认为是“幽灵般的声音”,非常适合唱那些悲伤的情歌。她还可以用蒂娜·特纳(Tina Turner)的Belting唱法演绎摇滚乐,她翻唱的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比任何人都出色。金边的夜总会里另一位女王是潘·罗恩(Pan Ron),她同样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女性天才。她也唱大众喜爱的浪漫情歌,但她最好的作品,是失真吉他伴奏的、近似于朋克的嘶吼歌曲。还有更多的艺术家,包括70年代长发迷幻风的开端。但是,随着 宏 色 膏 眠 部队抵达金边,一切都在1975年4月17日陷入停顿。这些音乐家中没有一个能在 宏 色 膏 眠 时代幸存下来。

除了这个令人悲伤的的历史背景,柬埔寨摇滚之所以如此独特,是因为它将60年代的摇滚节奏与金边传统音调做了巧妙结合。在世界其他地方,摇滚音乐不断涌现,然而它们听起来都像是对原始资料的尴尬模仿。然而,传统高棉音乐的旋律和节奏,神迹般得竟然能与60年代叮叮当当的吉他、哈蒙德琴(Hammond organ)和切分节奏和谐同步。其结果是,柬埔寨摇滚乐赋予我们熟悉的事物以一种惊人而永不磨灭的光彩,它从不拙劣地复制西方摇滚,而是利用自身已有的工具塑造出一个完美而适合自己的形态。

时间快进到现在,登革热乐队(Dengue Fever),一支来自加州的乐队,试图发行一张启发了他们的柬埔寨摇滚乐合集,然而他们的表现与前人相比却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尽管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是一名柬埔寨摇滚乐传统的小众爱好者,但他们的表现没有给我任何惊喜。如果您现在还没有听过任何一首柬埔寨摇滚乐,现在马上去听,它一定会让您大吃一惊。但是,如果您已经对它有所了解,您将很快认识到,登革热乐队(Dengue Fever)没有提供任何新鲜的东西。

“过电柬埔寨”(Electric Cambodia)这张唱片,几乎完全是在致敬Pan Ron和Ros Sereysothea的作品,除了一首由某不知名艺术家创作的纯器乐作品,和另一首由一位名叫Dara Chom Chan的相对不知名的艺术家创作的、然而不幸地混进了拙劣卡西欧配音的曲子。柬埔寨摇滚之王辛恩·西萨茅斯(Sinn Sissamouth)仅出现在二重奏中。我总是很期待听到Ros Soreysothea和Pan Ron的音乐,他们无疑是高棉音乐中最受尊敬和最兴奋的女艺人。但是,推出一张柬埔寨摇滚选集却只有Ros Soreysothea和Pan Ron的浮光掠影,这就好比做一场摩城唱片(Motown)的回顾展,却仅展出Aretha Franklin和Diana Ross:她们无与伦比,但不是全部【译注:Motown旗下最亮的剑,是Michael Jackson…】。所有柬埔寨摇滚歌手中最活跃的Yol Aularong,甚至都没有提到。请问您怎么能发行一张名叫“电子柬埔寨”的唱片,却不囊括Screamin’s Jay Hawkins式的嘶吼,还有Yol Aularong那野性十足的吉他和电风琴?他的名字应该是“电”的同义词。

除此之外,他们还没有弄清一首Pan Ron最好的歌曲的标题。其中一首无标题的Pan Ron作品,其实这首曲子叫作“ Why Follow Me?”,早以收录在“ Cambodia Rocks Volume 4”中而且那明显是个更好听的版本。对于一支不仅演奏柬埔寨的古曲,而且亲临柬埔寨与Kong Nay等大师一起录音的乐队来说,这种错误无疑是非常马虎草率的。他们就不能问问一个会讲高棉语的人吗?比如说他们的歌手?

此外,这里收集的大多数歌曲,早已收录在那套优质的由高棉摇滚(Khmer Rocks label)推出的《柬埔寨摇滚》专辑,和由平行世界唱片(Parallel World Records)推出的《柬埔寨摇滚》选集中了。事实上,任何我能想到的这些音乐的版本合集,都比眼前这一套更多元更有趣。

例如,卓越的Sublime Frequencies label 发行过两个汇编,分别叫做《柬埔寨卡带档案卷一》(Cambodian Cassette Archives Vol.1)和《金边广播电台》(Radio Phnom Penh)。Sublime Frequencies发行的这些唱片并不追求学术考据,也没有试图重述音乐背后的历史。但是,它用松散的结构,晦涩的音源(包括奥克兰图书馆收藏的高棉录音带,和当代柬埔寨广播电台的声音),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听觉体验,那可比这张名叫“过电柬埔寨”的唱片过电得多。然而更重要的是,马特·达蒙(Matt Damon)曾执导过一部戏剧性惊悚片《鬼城》(City of Ghosts),该片于1990年代后期在柬埔寨制作。马特·达蒙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良好意识,该电影的原声专辑,除了囊括Sinn Sisamouth,Pan Ron和Ros Sereysothea的音乐外,还融入了Chan Chaya,Maes Samoeun和Choun Malai等其他巨匠的作品,并将他们与同时代法国的Jacques Dutronc和Lucianne Boyer等人的作品并排呈现。简而言之,在展示柬埔寨本土最佳作品的同时,也展示了影响了柬埔寨的法国音乐土壤,这将为我们了解柬埔寨摇滚在流行音乐万神殿中的地位,提供更加条理清晰的论点。

上述这些光盘尚未收集的内容,可以购买CD聆听,也可以从Chlangden Production下载。 Chlangden是一家高棉音乐公司,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从他们那里获取材料的,只是由于他们的网站全是陌生的高棉语,他们的经营范围仅限于金边和加州长滩市阿纳海姆街的专卖店,他们的音乐唱片对西方音乐爱好者来说仍是难以接触到的。Chlangden 发行了数百张唱片,但包装上没有英文信息,因此,我们几乎只能靠唱片封面图片是否好玩儿来挑选好听的唱片。但好处是,它们通常都很便宜,每张里至少都有一首好歌。更有铁杆的高棉流行爱好者,他们已将数千首歌曲上传到了YouTube,让YouTube成为了现今最好的柬埔寨音乐采样源,你可以看到专辑的原始封面,音乐家的照片,甚至柬埔寨老电影的片段。

音乐的陌生感,加上大多数艺术家已经死了大约35年了这一事实,意味着它非常容易被“拿来”“借鉴”,却没有人注意它是否给予了原作足够的尊重。一些浮躁的唱片公司,急匆匆地推出柬埔寨风格的音乐合集,他们是在试图利用这种错误的假设,那就是由于 宏 色 膏 眠 政权的残忍和压迫,当年创造了这些音乐的音乐人已经死亡,他们的作品因此就流入到了公共领域而不受著作权的保护了。这是在为当年的 大 涂 莎 正名,是以 大 涂 莎 名义的文化劫掠。幸运的是,这张音乐选集得到了柬埔寨艺术协会的认可,该组织致力于恢复和保存高棉文化并帮助在Pol Pot政权下丧生的唱片艺术家的家人。如果音乐本身乏善可陈,最少买张唱片还算做了个慈善捐款。如果说“过电柬埔寨”做的,无非是把一张旧柬埔寨摇滚选集,重现放在了我们当地唱片店的“最新推出”的货架上,那还是可以的。

https://vol1brooklyn.com/2010/02/15/reviewed-dengue-fever-presents-electric-cambodia/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Dengue Fever Presents: Electric Cambodia的更多乐评

推荐Dengue Fever Presents: Electric Cambodia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