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小白兔,幻想野合万事兴

丁小云
2008-03-11 看过
12点吃完午饭,发现左小祖咒的价值500元人民币的《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已经下完了,将让我头疼欲裂的工作推到一边儿,听歌儿。
第一首是《小白兔》,没词儿,只有曲子,听了他的上一张《美国》,已经有心理准备,知道左小祖咒这个喜欢炫耀自己的破锣嗓的家伙也能弄出优美死人不偿命的曲子,但听了《小白兔》还是让我莫名感动。怎么形容我的感觉呢?我听这曲子的时候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纯白无暇、天真无邪、胖胖乎乎的小白兔,在清风白云中蹦蹦达达地散步。。。
然后我想起了我的童年时光,我小时候特别不喜欢在家里待着,因为我爸爸是一个混蛋,他整天阴沉着脸,他动不动就打骂我妈妈,有时也打骂我。如果你摊上这样一个爸爸你一定会认同贝克特的那句话:人最主要的错误是出生。而且你还会有这样一个奇怪的想法:我们什么时候能生出一个爸爸?
心理学家说不幸福的童年是伟人的摇篮,我现在有时会想,难道我爸爸那时就知道这个道理,于是有意识地想把我培养成一个伟人,可问题就是我到现在还没有看出我有成为伟人的迹象,看来我爸爸很可能要失策了。
当然,那时候我还小,虽然我的童年受尽伤害,但只要我走出家门,我就变成了一只小白兔。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朱文曾写过这样一句诗:出了门你就在黑暗中——而对于童年的我来说却是另一种情况:出了门我就在乐园中。
前两天妈妈给我老婆打电话,我老婆对我妈妈说我现在出去踢球,天不黑不回来。我妈妈就说我小时候也是这样,每天都出去玩,天不黑不会回家。每次都是饭菜做好了,她就会站在大门口,大声叫我的小名:小栋,回家吃饭了!小栋!小栋!。。。
写到这里我又很不争气地哭了,豆瓣里那个叫庄雅婷的“北京女病人”在我的某篇评论里留言,说她很好奇为什么我总哭,能看出她的好奇有那么一点挖苦的意味,但我却并不会因为喜欢哭而不好意思,因为就像我在另一篇评论里说那样,有时候哭真的比做爱更爽。
有点儿跑题了,继续说小白兔。不知道你是否听过这样一个冷笑话:一个大黑熊和一个小白兔在森林里拉便便,大黑熊拉完后问小白兔:你身上的毛毛如果沾上了便便无所谓吧?小白兔说:无所谓啊。于是大黑熊一把抓起小白兔,用它擦干净了自己的屁股。
在我看来,这笑话是有很深刻的寓意的:笑话中的大黑熊是强者的象征,小白兔是社会最底层弱者的象征——在现在的中国,弱者的确经常会被强者拿来擦屁股。。。
如果这么一想,我刚才给你讲的冷笑话就会变成一个让人心酸的冷笑话,而左小祖咒的《小白兔》又会变成一首让人心酸的曲子。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左小祖咒?我想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厮是一个给中国的社会最底层弱者写诗的诗人。在大多数所谓的艺术家都在很无耻地赞颂强者的年代,有这样一个家伙很顽固地存在着不管怎么说都让人唏嘘,让人感动。
说完《小白兔》,再说说《野合万事兴》——请原谅我如此大的跳跃,因为我听完《小白兔》,直接就跳到了《野合万事兴》,因为我太喜欢这歌名儿了,这歌名儿太强大了,太有生命力了。
听完这首歌之后,我发现我的第一感觉是对的,这的确是一首特强大、特有生命力的一首乐而不淫的“淫歌”,他唱出了生命的大欢喜。
黑格尔曾说:你走吧,你走不出你的皮肤。这话很有道理,但也有例外的时候。例如当我听《野合万事兴》的时候,我就走出了我的皮肤神游了一番。。。
大学刚毕业时我找的第一份工作是做图书编辑,编《中国美术全集》,编书的时候我在一本杂志里看到一张让我印象深刻的图,那张图是一个文物,名字好像就叫“野合图”,图中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在野外,其中一对正在忘情交欢,另一个男人则手握着勃起的大鸟在旁观战,并焦急地等待。。。
“姐要风光识两郎”,这是《野合万事兴》中的一句歌词,我真怀疑左小祖咒也看过那张一直在我脑海中萦绕的“野合图”,因为那种乐而不淫的感觉完全是如出一辙。。。
听完这首歌,我真得觉得下次春节联欢晚会很有必要请左小祖咒唱唱这首《野合万事兴》——看看现在中国男人大多都变成什么熊样儿了,如果他们能多听听像《野合万事兴》这样的歌儿,那中国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美女想方设法傍老外了。
138 有用
2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86条

查看全部86条回复·打开App

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的更多乐评

推荐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