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rld’s 2nd Best Slint Tribute Act

SeaMonster
2021-02-04 看过

听了两遍,一遍站着,一遍坐着,现在算是冷静下来可以写点什么了。

其实除了instrumental外其他轨之前要么已经作为单曲放出要么就是在现场演过了,所以整专关注点自然会更多落在重录的两轨Athens, France和Sunglasses上。怎么说,变化很多,有增有减,总体还是减法多些,比如老版A,F里主vocals偶尔穿插的呻吟没有了,萨克斯也用得更加收敛,叫喊念白的唱法含量更少,词变得干净(yeah, no more "fuck me like you mean it")。说实话第一遍站着听时确实会因为新旧版之间的区别而一时无法接受,但第二遍下来就完全治好了,真的很好奇新听众第一次听会是什么样的体验,也许我更多的不是好奇而是羡慕吧。

现在更喜欢改完后的Athens, France,跟旧版比给新版的tempo提了速,鼓编收敛但更精致,hi-hat插入的微妙细节,以及outro(太美,心碎)部分削减了军鼓突出了提琴和萨克斯,这些点都特别抓我。不过估计再怎么改也难免会有人说这轨像Slint,于是乎也就引出了下一轨Science Fair里回应式,自指式的歌词,

“And fled from the stage with the world's second-best Slint tribute act ”

于我而言,Science Fair可能是这张里最离经叛道,一定程度上最“耳朵不友好”,然而同时也是最rewarding的一轨。开头失谐/劝退般的失真吉他几乎预示了整轨的随机走向,在中期进入的萨克斯就像得了癔症般狂躁地完成了与失真吉他的二重奏后,几乎快要触顶的曲子被听着像loop但又并不是loop的诡谲键盘接管,其搭配着朗诵式的人声以及其他配器卷土重来,将曲子第二次推到山顶,最后用类似Slint式(Good Morning, Captain)的释放结束。

然而整专最让我毛骨悚然的还是Opus (这名起得真有意思,试想有哪位作家会给自己作品定名为”鸿篇巨制“?bcnr这种自嘲似的玩世不恭是真可爱),从intro吉他提琴萨克斯出来的那一刻到outro收敛回同样三件乐器后提琴与萨克斯合奏的最后一个尾音,中途没有一秒我不在兴奋,即使之前早已没忍住看了无数个Opus的现场版本。不得不说这轨攻击性实在好强,子弹点射般的萨克斯,恰到好处的节奏变换,bcnr真的太懂怎么build up了。听完Opus之后也(自以为)领会到了为何instrumental会被放在开篇,可能风格(Klezmer占比很重?不懂,只觉得两首萨克斯吹得特像)上的呼应占了很大原因。

但这并不是说Opus是bcnr完全前无古人似的创作,Opus的crescendo其实有不小晚期Swans的影子: 西西弗斯般重复一个和弦作为底,手术般逐渐加入层层配器人声,最后砸锅卖铁一通砸下来 (比如Swans的Screen Shot)。不同的是相较于Swans,Opus没有那么重的末日感,配器选择可能是造成这种差别的部分原因(尤其是萨克斯的部分,异域感一定程度上削减代替了末日感),另外结构上也是部分原因,Opus结构上更传统,类似三角函数,起伏明显,至少还给听者留了喘息时间,而Swans简直就是单调递增的指数爆炸。

另外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在NME的采访里bcnr提到了下张专辑的风格(另一篇采访里他们甚至说新专会向Arcade Fire看齐,好吧如果是,那我也希望是指的Funeral时期的Arcade Fire)会更像这张的Track X,这是会让我想到(会讲笑话的)Xiu Xiu的一轨,它也的确是这张专的outlier。由此引出我对本专唯一的抱怨,那就是被首专抛弃的Basketball Shoes。就个人而言,光是看youtube上好心人用iphone录的音质一塌糊涂的现场版我就已经坐怀狂乱(?)了,这首没被选实在心有不甘,而且就算是出于风格统一的考虑怎么说它也比Track X更有资格被选进首专啊,不过好在NME采访里bcnr也几乎肯定了Basketball Shoes会被收进下一张(据说也是2021发),继续度日如年蹲蹲蹲!

超字数了,就当是个高个子短评。

另,标题真没瞎开玩笑(误

1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For The First Time的更多乐评

推荐For The First Tim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