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五年。离今五年。

Manca
2008-03-04 看过
他们没有故事。
严格的说,是以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很少关注也无处关注地下音乐的人看来,他们没有故事。

他们怀着美好的理想,在他们能找到的最便宜的排练室或地下室或废弃仓库里寻找着转瞬即逝的火花。青春尚未散场,还有未来可以挥霍。现实很穷,理想很富裕。
一个人的背包,无论如何破旧,也能够到达任何的远方。
他们是这么想的。青春不死,摇滚不死,音乐不死,操他妈的现实主义世俗存在。

========================================================

那是1999-2003年,封面上用黑色圆形的字体这般地写着。
历经五年。离今五年。
而不论在任何时候听这张CD,都丝毫听不出过时的痕迹。

想说些特别喜欢的。
混合胶囊的《I don't know》。当时听的时候还不懂英式,只觉得吉他的旋律感特别强烈,从头到尾都在主导着整首歌的行进。特别是在最后的重复的"I don't know"和“啦啦啦”的声段里,主唱颓废却略显单薄的唱腔给了吉他更加广阔的发挥空间。于是每次听后段的吉他华彩都听得非常之舒适。
现在想来,吉他手也许深受suede的影响,想像BB一样,用不断变化的旋律和小段乐句让吉他从背景伴奏直接跃上台面,和人声互相冲撞。
这很难,但是他们做成了。

靡靡之音的《瞬间消失》。吉他的音色透明而破碎,就像某个阴霾的冬日下午,没有阳光,天是不变的铅灰,云层钝重如南方的冰冷空气。
我确实也在这样的天气里和同学一起坐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听过这首歌。我设的是单曲重复,然后埋头看书。直到他把耳机还给我,说不能总是听这首歌,因为太悲伤,会有从天台跳下去的冲动。
每当清晨给我/给我所有的支离破碎/等待安详,消散/到死亡
活在那一刹那/继续等待着/你会死在青春的每个早晨
把自己隔离后/继续仰望着/平静的等待/等待着/安详的消散/消散
还有那段1分32秒的前奏给与我的感动,绝不亚于后来木马的《如果真的恨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

==========================================================

那是1999-2003年,封面上用黑色圆形的字体这般地写着。
历经五年。离今五年。

有一天万般无聊地跑去QQ聊天室,看到一个人叫酉酉的,好奇地搭了几句话。他说他是乐队的鼓手,现在在南京。然后他就闪了。
之前之后都没有听说过关于他们的任何消息。如果这个消息属实,也是快两年前的事情了。
混合胶囊论坛的最后留言时间是2002年12月。韩涛好像之后决定经商,曾经的梦想已然淡忘。
靡靡之音在06年左右也解散了。能找到确凿消息的是,鼓手高扬回到了银川,着手录制《Jam House》,一部以独立音乐为主的声音杂志。银川晚报那篇报道写得不知所云,我看得很忧伤。
苹果酱的《今夜等我回来》的MV曾经荣获日本JVC TVF东京映像节河南赛区一等奖,很是红火过一段。但是最后一次听到他们也是04年的事了,不知现在是否安好。

在这张专辑中出现过的,现在还活跃着的乐队,只有惘闻。
9年,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走向成熟。现在惘闻已经成为中国后摇的一支标志性乐队,在鲜有人声的氛围迷幻中,不知他们会不会想起,很久以前,他们曾在某首歌里喃喃自语。

其他的乐队,抱歉,我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关于他们的任何消息。

============================================================

五年,不知能改变多少人的理想。
他们没有故事,他们只有开始和结束,两个瞬间。再无其他。
他们只留下了一首歌,收录在这张名为《So ballads!》的精选集中。这张选集的封面是无比简洁的白,与爱摇的一贯风格大相径庭。
就像封面上所写的,这已经成为了摇滚乐的历史。
其实,谁都知道,那些青春的脸庞,总有一天会被时间的洪流卷走,溺入水中,再也无处可寻。
2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我爱摇滚乐的更多乐评

推荐我爱摇滚乐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