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告诉我,友情要怎样才能地久天长?

发财吧老郑🌈
2008-03-03 看过
心情很差,只觉鼻头酸涩,想哭,却又觉得每一个理由都那么牵强。我难过什么呢?这年头有什么值得哭的呢?

一个经历了失业失恋,不停搬家兜兜转转却始终不得生活要领,蹭蹭蹭奔三餐桌上早有本事说出完整的荤段子的大龄女青年,还有什么好哭的?

可是我就是心里难受,堵得慌。亲爱的,我怕我,还有你,都会忘记那么长的成长岁月里,我们曾经彼此那么相爱。

你今天又问我过得好不好了,不知为何,对你这个问题,我总是很抗拒。每次我都告诉你,我很好很好。事实上除了不停有自我折腾做为我平淡生活的调剂之外,我还真不知道我有啥不好的。其实我觉得我过得不好吧,只是我不想告诉你了,呵呵,说不好了,你会安慰我么?你的安慰足以抵挡生活中故有的这么多荒谬与荒唐么?而有时,我怕你安慰我。我总觉得你和我有太多不同,我的这么多让我不快乐的林林总总,兴许在你看来都是一个喜好折腾的人的无病呻吟吧?

当你忙着买房买家俱要和相恋多年的大学男友拉理天窗时,我还是穿着我的邋遢致死的牛仔裤,像个长不大的破孩子般在街头无望闲逛;当你已经是一个五个月大小男生的内心丰盈的小妈妈时,我还是那个郁郁寡欢的成年老少女,满腹心事不知说与谁听。我们就像站在大河两岸,你远远站在我的对面,我不知道早早步入大人们都喜欢看到的生活正轨的你怎么了解我内心莫名其妙的忧伤?

你关心我,我知道。你对我好,我知道。你希望我过得好一点。我通通都知道。可是我就是觉得你不懂我,正如我也不懂你一样。早为人妻为人母的你一定不喜欢听到我诉说我可怕的成年少女问题,而我未必能喜欢你絮叨婚姻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有时我甚至很变态地希望你离我远一点,我希望你对我视而不见。我说你就让我自生自灭吧,我让你伤心了吧?你说我怎么就能这么不识好歹呢?我只是很坚决地认为我们再也无法向从前那样了。事实上没有规定说不一样的人就不能再这般那般了,是这几年的独自生活落下的毛病吧?我越来越像一只敏感的刺猬,你这样靠近我,我就会觉得难过。可是说我不爱你了,那是自我欺骗,要不我怎么会这么难过?

我问你我是不是越来越刻薄了?你说是,还让我不许这样了。我说这就是通常的老处女通病,生活诸多荒凉,自己也日渐刻薄。我再也不是只喜欢说善良的温暖的话,始终喜欢一团和气的我了。你说我心态不对,我也觉得了,只是我不想承认而已。可是我又有什么不对呢?我就是越发觉得许多人生活和我无关,乃至我不愿意去关注他人,你不喜欢我的活得过于自我的生活方式吧?这么多年了,我们就见过几次面,一起吃过几顿饭,一起走过几条街,彼此的喜好,乃至说话的语气腔调,都慢慢陌生了吧?活在你记忆中的我,应该是个可爱的冒着傻气的我,而不是今天这个阴阳怪气有时就让人觉得很扫兴的我吧?可是,亲爱的,你知道么?我就是这样了,九头牛也无法把我变回去了。如果让你觉得有几分纠结,我也无可奈何。曾经我以为是你无法懂我了,可是现在我才惊觉,原来是我无法让你看到乃至喜欢上真实的我了。

如果我们不是认识在11年前,而是现在偶然相遇,你一定不会喜欢这个刻薄阴阳怪气只喜黑白灰脾气多变的我吧?你喜欢的,让你觉得舒坦的那个我,已经远远消失在无边无际的时间荒野里了,现在的我,就是这样子的,你是不是还会委屈地觉得我甚至显得过于冷漠了?可是,我又能拿自己怎样呢?对于一些人事的热情,我是怎么都装不出来了。

小时候听臧天朔的朋友时,对那句歌词“当你已经到达幸福的彼岸,请你离开我”很是不解。为什么朋友幸福了,就得请他离开呢?我一直很耿耿于怀。那时的我特喜欢“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类的显示友谊地久天长的话。我一直以为朋友是可以站在一起的,栉风沐雨而无些许改变。现在我却觉得臧天朔就是个天才,我从来都没有勇气地和在我看来已经很幸福的人站在一起了。嗯,当我小心眼吧,我就是没有勇气直视别人的幸福呢。我怎么就觉得在别人的业已得到幸福的美景图里,我并不能成为锦上添花的点缀,那我除了远离,还能怎样呢?我怕两相对比,对照出我的生活又是多么的乏善可陈。一个夹杂在幸福人之间的不快乐的人,特别可耻,对吧?

你让我想想那些过得很糟糕的人,比如没有工作没有钱没有爱的那些人。亲爱的,你错了,我从来不关注这些人,或者有工作有钱有爱的人。我在意的只是我自己,我只是为自己的窘境难堪而已,而这些和我生活毫无关系的好坏如何又能牵动我的快乐或者感伤神经呢?你说看看比我差的人,心里可以平衡点。呵呵,我固执地认为如果有一种幸福需要通过外界的提醒才能得以感知,那么这样的幸福一定很牵强的吧?我坚定地认为幸福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感知,不需要太多的提醒。这些话,你不爱听的吧?就像你说你的话,我都不爱听一般。好吧,我没长大,我犯幼稚病,我不讲道理,我这么多毛病,我怎么和你站在一起呢?我承认我难伺候呢,彻底不过问我让你觉得不忍,过问我又让你觉得心里不爽了,唉,亲爱的,我不得不承认,如果友情是一项一生一世的事业,我是一个尤其失败的经营者。像我这样的人,活该孤单死吧?

时时都有那种无法排遣的孤单感将我湮没,内心无边无际的荒凉却是无法遮掩。就算置身人群,就算自己也笑得很开心,我还是觉得很孤单。这样可怕的孤单感,你感受过么?而我却认为,只有我自己才能和这般执拗的孤单感作战,而任何别人都是帮不了我的吧,你也不例外。即使我们曾经那般相爱。多年以前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炎热的盛夏夜晚我们一起喝清凉下火汤,高考时我们一起生病,都发着高烧进考场,你抄了我的志愿,我们每星期通信,听到电话里你的声音我会开心地把我的水杯打翻,肠胃不适我依旧舟车劳顿在车上吐得不成样子只为参加你的婚礼……可是这些都是过去了,今天的我,真的不知道站在两边的我们还要怎样相爱下去。也许最合适的方式就是偶尔相遇,大家互相问一句,你好吗?而后回答一句,“我很好”就好了吧?

是不是生性凉薄呢?还是因为对于自身过于不满乃至要把自己逼到六亲不认的地步呢?亲爱的,我也不知道。而我真的很想知道,有谁能告诉我,对于我这样颇变态的人来说,友情要怎样才能地久天长?

我很难过,眼泪终于掉下来了。

亲爱的,我希望你快乐,此外无他。
27 有用
3 没用
朋友 朋友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1条

查看全部21条回复·打开App

朋友的更多乐评

推荐朋友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