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雍和宫大街上,违章停车

坦克手贝吉塔
2008-03-03 看过
      这次我扮演什么角色?

      是沿街叫卖水果的三轮车夫,还是股市行情的播报员?一边是贩卖,一边是欺骗。抑或是一个善良的无能父亲,面对孩子的哭闹无动于衷。

      雍和宫守望在一旁,凝视了几个世纪,风吹雨淋,岿然不动。

      张安定的《雍◎和》,还原出一个想象中的北京城。

      在没去过北京之前,我一直对这座古老的城市满怀敬意,特别是那些京味风韵和胡同文化,的确令人着迷且向往。去过之后便只把此置于幻想之中,不再提及。因为我看见一个畸形分裂的北京城,一方面私家车多如牛毛,高档酒店人满为患;另一方面公交车上有数不清的外地口音,他们的眼神疲惫茫然。我甚至看见了无数撕心裂肺的理想撞死在北京,却好似死得其所。这座被政府养大的城市不断地走向繁荣,不断地走向毁灭。

     “何为《雍◎和》?”

     “麻三斤。”

      斯如此音,愈参愈远。

      静态的迷幻背景之中,参杂了市井之间的叫卖,树下乘凉老人的娓娓道来,导游的解说,汽车的鸣笛,啤酒瓶子的碰撞……由迷离进入幻境,虚实之间亲历太平盛世。内心即是背景,一副混浊的浮世绘在氤氲间铺展,延伸,交汇。实地采样的加入使人仿佛置身于雍和宫大街之上,跪地遮目,泪流满面,一切伸手可触的声音此时显得空旷而寂寥。电声流淌依旧,戏曲这种上个世纪最后的靡音在数码跳跃之间逐渐消散,之后佛音乍起,克制的反复,被无数高速行驶的车辆辗过,被生了锈的自行车辗过,在多种声响间辗转,轮回,依旧大义凛然。

      一个老人在讲述,讲述着房价的飙升和交通的不便,三条人影匆匆闪过,由近及远,涓涓水流过往,我辈之哀伤,早已化为笑谈。斜阳照,纷烦去,起身作别,却被单薄嘶哑的唱念挽留。而后巨大声场的融入开启了现代之门,机械的导游不知疲惫地反复普及,颤抖的电子啸叫反衬人们易感的内心,渐行渐隐。而后天真的孩子在嬉戏、玩闹,惹人微笑,恍若隔世。

      一曲毕,如梦初醒。

      一条魔幻大街被张安定如此冷静的解构,不是用手术刀或者稀泥,而是城市声响环境,用最本真最寻常的阡陌交通,记录并且诉说着。这种诉说平和而沉稳,在矛盾之间直指人心。它渗透才每一个细微之处,在断裂的时代妄图锻造心灵。一场几个世纪的阴谋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夕阳斜下,雍和宫顾影自怜。
31 有用
1 没用
雍◎和 雍◎和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雍◎和的更多乐评

推荐雍◎和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