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和我的小学时代

Arev
2008-03-02 看过
看《城市画报》采访黄伟文,摘录了他作词的片段,《燕尾蝶》。

极熟悉的歌词。回家找歌,发现是Shine的。

Shine的歌是我小学六年级时候听的。那时我追香港电视剧,陀枪师姐创世纪大时代寻秦记的主题曲我都记得很熟;我看的还是讲粤语的翡翠台而不是讲英文的明珠台;我听歌用复读机而不是DVD、MP3或MP4;听的是香港的“劲歌金曲”和电视剧结尾曲而不是台湾日韩英文法文意大利文。

在2001还是2002年,我买了一块当年“十大劲歌金曲榜”的磁带,里面有Shine的祖与占,现在想来应该唱的是特吕弗的朱尔与吉姆。

歌词精致而好玩。于是我买了他们的磁带。封面上是两个相貌普通的男孩笑着站在一起。里面的歌我只爱听一半。他们的抒情慢歌之外还有一些当时听来很古怪的歌。印象中有一首完全没歌词,有一首和何韵诗合唱,又叫又闹十分“刺耳”。记得前不久听到吴彦祖说:“现在香港人只有一种调子的歌,就是卡拉OK歌,没有爵士、说唱、摇滚、Hip-Hop,好单调。”所以,也许那时的Shine还蛮IN的。

直到现在我仍对那块磁带中几段旋律记忆犹新。《燕尾蝶》、伊利莎伯太迟来、熊猫、迷幻彩虹。因为当时太喜欢这几首歌,所以我不断地摁复读机的快进快退,只听这几首。磁带很快坏掉,而我没有再买。

四、五年没听他们的歌,重看那些林夕、黄伟文作的词,有种久违的感动。比起现在的流行歌,当时的歌词很诗意:我望见渡轮喷着了烟/留下舞摆的曲线/我看着霓虹照亮了天/浮云从没有这么艳(迷幻彩虹);

很精致:她不是 她不是 她不是 她不是 谁是 /撑多阵 等多阵 找多阵 要是 还可以 /未见她 还需要认错 多几多次 /几多个 才可以 路途顺畅 无奇遇(伊利莎伯太迟来);

很好玩:要是叫做约翰/为何又会显得亲热点/或是只得积克可以动情/佐敦不失恋(祖与占);

很真诚:为了对它抚慰夜夜同眠临别识摆尾巴真缠绵/其实生关死劫哪可避免/而遗憾是它跑跳时/得很少照片(情人与狗)

完全是少年心境。

其实细究起来这几首歌也是卡拉OK歌。但是我听之后仍然有深深的伤感。小学五六年级我每天晚上都和复读机一起写作业。初一开始要学七门功课,不准再听。机磨损,我遇见不同校风不同性格的新同学,再没有小学的单纯和自信。

2002年左右,还有Twins、SHE在大行其道。记忆里的那年歌词都不错。但回头看Twins,写的唱的全是失恋和同学情,很纯很Q很傻很天真。如果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就知道她已经拍过艳照,我不敢想会有多崩溃。

而现在Shine已经解散。07年的事。02年之后他们各自参演了《香港有个好莱坞》、《AV》。看起来不太“纯”的电影。但内核仍然很“少年”。

现在的小学生大概在听飞轮海吧?飞轮海也很简单很好听。

其实流行歌曲的意义不过是供成人数年后回忆青春年少时。所以我现在重听Shine,写评论,不过是怀念我自己,怀念我的小学生心境。


2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The Best Of Shine的更多乐评

推荐The Best Of Shine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