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en,listen

五花王
2008-03-02 看过
part 1

2007年7月28日的北展下午4点半,我坐在小板凳上看《经济观察报》,旁边坐着慕容老不修,我们面前是一个栏杆,栏杆上用透明胶布歪歪斜斜贴着一张喷绘:官网领票处。在我们俩半径50米范围内,散落着hpg,雅姿,三娘,猫猫,光头,铁环,咖啡等若干大腿。不停的有凉粉过来问询领票的事情,慕容先生以一名服务业人员应有的态度为他们指明了方向。

群众活动这件事吧,就一个字:乱!到处都是照相机。拍了我照片的回去自己看看,我脸上的皮肯定都是硬的。有时候看到美女路过,我就有点冲动,上去作出色狼的表情,对她说,你好,你上百度吗?可是,名id应该有点矜持,咱不能做这个,咱得等人引荐。

在此之前半小时,在引荐下,我和著名美女三娘完成了摄影艺术作品《第二次握手》,再往前半小时,我作为小货车司机运载野猪服在kfc散发。将时间拨回到下午1点钟,我在著名的西直门桥上转悠,寻找野猪们吃饭的地方,再将时间拨回到上午10点,我堵在京大高速上,在车里骂娘。

其实,天籁这款车,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烂,开180也不算是很飘。

关于我变成方块10这件事,我是这么看待的:好歹咱也是个分啊。

其实,我本是想蹭票的。要不是因为150的黄牛,我没准就真蹭到了。前两次在上海看小张演出,也都是蹭的嘛。你说这id出名为了啥,不就是为了蹭票嘛。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我还是买了150的黄牛,37排43座。我穿了件野猪服,从头到尾都靠在凳子上,北展的椅子,舒服。北展的音响,太吵。诺基亚的广告,腻味。你说你随便放点啥,也比那个强啊。可是,黄牛票也是有遗憾的,旁边的人不认识,咱没法恶搞了,要不,小张忘词、错拍、劈了的时候,还能喝个倒彩啥的,现在,就老实看着吧。

part 2

看到那个闪光水钻的j a n e 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

俗!

真俗。

起码也搞个什么CIVIC什么的开上台阿,哦对,那是去年的赞助商了。今年赞助商是NOKIA,按我说,舞台上音响都做成手机状,光大屏幕上弄个字母画面,是不够的。出场的时候,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手机,先唱,唱一会舞群把手机电池一拆,大变活人,多好,齐活!现在,搞个小公主出来,不够整合营销。

《dream party》这歌吧,你要跳舞么,就不要六寸高跟了嘛,你那个白裙子,也不是唱这个穿的嘛。我对这歌持保留意见,鼓点不够重。缺点。据说有段rap,貌似也省略了,至于好听的部分嘛,也就是one two three, 阿哼啊哈。大概我对舞曲过敏,请容忍我的偏见。

单纯从旋律结构和节拍来说,《给不起的爱》要比DP更为接近跳舞音乐,旋律更规整,拍子也更贴,但是问题就在于,听过了记不住。我就记得灯很亮,伴舞的人很多,音响的声音很大,啥歌词一句没记住。

《身体语言》和《个人秘密》,直接忽略。

以后咱搞演唱会,5个伴唱是不够的,起码20个黑大妈。

俩键盘冒充弦乐是不够的,起码来个管弦乐团。

下次,咱不跳舞,行不....

part 3.

那个乱糟糟的开场之后,才算是上点道。我对接下来的几首比较满意,因为

我终于在to be loved最后听到主音吉他弹solo了。

其实嘛,这个人有技就是用来炫的嘛,要扬长避短。你看人家蔡依林,唱舞曲是因为人家能在台上作托马斯全旋,你张靓颖能吗?不过她就不敢一个钢琴就出来唱了。

《G大调悲伤》,歌词好,路子是《midnight goodnight》一路,也蛮耐听,广告说得好,只要给她一个麦克风,缺点是旋律略显平,不够折。不过现在现代主义复兴,极简也是时尚。岁月有着不动声色的力量,这个歌应该算是相对上乘的作品,以后搞什么管弦乐团合作,这曲子适合。

《to be loved》,改的有新意,代价是错拍,以及若干处游离于走与不走的调。不过念在吉他手的solo份上,可以原谅,可以原谅。

话说,小张同学换衣服比较慢,搞得李老师都快把《我们说好的》弹完一遍了,她才上台。其实前面那段古典吉他的过门,也很有味道,我还想再听会,她咋就出来了...那个键盘假弦乐,说实话比较倒胃口,你找个弦乐四重奏很难么?伴唱都找得起四个嘛。这曲子本身是苦情歌,但愿以后不要被绑定这个路子。现在pop界,难道就剩下苦情和舞曲俩种类了?主打个新鲜的也可以嘛。这是唱歌的人有底子,换个没底子的,你都不一定记得住副歌。

有水平和没水平的区别,就在于有水平的能把普桑开得像法拉利,没水平的能把保时捷开爆缸。别的乐器一撤,底子就出来了。如果爱下去CD里面没用劲,这下用上了。其实我想听现场的俩歌,一个是木脑壳,一个是《midnight goodnight》,这下都没唱,充分说明,我果然是黑心的。

 part 4

事实说明张亚东的加入,就是属于好师傅遇上了好材料。好师傅碰到朽木,也只能是不可雕的可叹,你用楠木去做个柜子,也是糟蹋材料。接下来的几个明显张亚东制作的曲子,都充分说明这个问题。

从《保鲜期》开始向蓝调根源的复归,到《your song》淋漓尽致,再到《我们在一起》返朴归真,虽然当中《your song》略显用力过度,带小朋友上台稍微矫情,《我们在一起》写的比较初学,不过这一段总算是有些新意,从口水歌的泥沼里爬出来了。

单就技术性、复杂性、好大喜功的效果性来说,《your song》足以成为标杆,hip hop+big beat,再加上海豚音和小胖子 rap,完全可以送去威尼斯双年展作为声音艺术作品参展,不过就流行音乐的本来意义来说,反倒是《保鲜期》更适合被称之为是一首好的作品,如果一个声音本来就华丽多姿,那么把曲的技巧也好,唱的技巧也好全部都退居二线之后,她的本原才能展现出来。单纯从个人角度,我希望以后是jazz的作品多些为好。主流 POP是大傻X,我一向如此认为。

《Right Here Waiting》一般般了,倒是《wonderful tonight》的改造处理上,花了很多心思,用伴唱solo的部分来做演出的衔接,效果很不错。可惜咱有些观众不太耐烦,要不还能多欣赏下小伙子的歌喉。

part 5

炫技。炫技的前提是:有技可炫。

去年的两个现场,可能由于场地的原因,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吃惊。今年这个现场,平心而论,进步很大,并且仍有潜力可挖。如果说缺点,那么还是用力过猛。中文作为一门单音节语言,貌似不是很适合用于制造转音类曲目,故而炫技部分,都是以黑人歌手的大歌作为材料加以翻唱,这不能不说是中文流行乐界的尴尬。

yalta和日落大道,前者的确是精致,不过貌似更适合作为录音室作品,后者的词作则有点故作牵景的悬疑。反观三首重型灵歌, black butta的hard blues/rock范,也有太突出声音的目的,而listen,则可以说是歌者写照,曲目本身暂且不论,以心声看待,中文曲作为何没有这样的作品?怕是创作者尚不能为。不过既然小张已经开始尝试创作,倒是希望她能够自己给自己写些自己适合的东西。

pop若干大类的两个领域,还未见其尝试,一是木吉他民谣/indie的范畴,二是标准的正统四件套摇滚乐,可能与歌手本人的趣味取向更偏好 blues/jazz一系黑人音乐,而不在北欧方向有关。只是黑人音乐在我看来,究竟是个匠气大过才气的领域,往往用力过度,反不如清新自然的来的轻盈入耳。毕竟,飘的动的东西,才方便流传更广。

金红两色,以及闪光灯与拍立得,倒是说明了定位以及路子的取向,只是天后总是要独成一派才能开山立万,这个路,长的很。

part 6

返场前的字幕很有心思,talking的部分虽然有些语无伦次,不过作为一个女出租司机来说,也算是过得去了。《光芒》作为纪念意义性质的单曲,搞个全场合唱,情理之中,《帮帮忙》的时候,其实已经到了极限,结尾收的仓促,也可谅解,不过谢个幕还是应该的吧。礼貌。

张靓颖说把耳朵借给她,称观众为“知音”,又唱首《listen》,其实已经是很明显的表明态度,即不希望自己的歌迷群体关心音乐之外的东西。只是偶像工业流毒太深,歌迷群体,也难免受了毒害。作为一个听众,一般来说就是去愉悦的。就我自己而言,灯光舞台服装这些其实次要,除非原本的目的就是搞得和pink floyd一样把演唱会作成多媒体音乐剧。所以我以listen,listen作为标题。身为唱片工业的消费者,本就不必搞得像宗教圣战团一般要死要活,你可以选择听与不听,就这么简单。

这次到北京,之所以会看演出,要亲眼见见小张进步到何种程度是一,去和两年写手生涯所结识的金主楼民联络感情是二,要我说来,怕是后者的程度更大。一个因网络而形成的团体,能够做到良好的自组织状态,以及成员间的相互信任,与其相当一致的共同愿景有非常大的关系。单就交流的程度而看,在我看来,很多人怕是在凉粉团体内部的互相往来已经占了自己人际关系的很大一部分,这大该是当初超女时期分散的电视观众们谁都想不到的,也应该是这两年时间大多数人收获的最大财富。

不妨,把看喜欢的歌手每一次演出的机会当成是一个不期然的节日,那样你会更快乐。起码在2007年7月28日的北展剧场,有2000人曾和你一起聆听。
2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张靓颖:2007北京演唱会的更多乐评

推荐张靓颖:2007北京演唱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