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否把你们比作一个春日

周阿细
2008-02-29 看过
十二年是什么?
学语的婴孩可以长成俊美少年,清亮的少女可以变成丰媚女子,恣意的青年成了庸常男人,安平的妇人变了枯瘦老妪。
十二年,是成长变迁恋爱哭泣生老病死冷漠遗忘,是恒河沙数中那无尽的末节细枝,是怎么拎也拎不起的过往。
十二年,还是一个叫布衣的乐队风雨兼程的日子。从宁夏的贺兰山下唱来,一路唱到北京。公元2008年2月28日夜,雍和宫旁,星光现场,他们举行了首张专辑《那么久》的首发演唱会。
十二年,真真是那么久。
感谢一位陌生的网友邮件我,告诉我布衣乐队的首发专辑演唱会。无从得知人是如何知晓我的,也无从晓得人怎知我会喜欢他们。结果是:我知道了他们,百度出了他们的音乐,听到了那曲《丢》。
一百年前,“纯真年代”里的纽伦爱上了未婚妻梅的表姐,他们隔着重重衣服的拥抱和颤抖让整个曼哈顿激情澎湃。这显然不是一个恰当的比方,却很能形容彼时听到《丢》时的情形。于我瞧来,若吴宁越站在天安门广场前喊出那串“嘿”,估计整个北京城都会为他澎湃。若能把那曲《丢》唱完,也许全中国都会为之沸腾。
一点也不以为言不符实。在太多“你身上有别人的香水味,我还要擦干眼泪陪你睡”的喧腾中,还能听到这样清远辽阔干净素朴的歌,实在不是一个大幸运可以讲清。
也许每个少年都有着偏爱异乡人的传奇岁月。十几岁的年纪读到张承志,纵横恣意的文字以穿透纸背的力量让宁夏从此长在心底。成年后四处游荡,去宁夏的机会是有的,到底还是没去。
没有去,却听到了这支带着西北纯郁调调的《丢》。这样的音乐,怎可不去听现场?
我要承认自己的孤陋寡闻,真真是从未见过这么多人同时扭摆,也未见过那么多人在音乐中会如此疯狂。这,怕是布衣自己也不曾想到的吧,主唱吴宁越在演唱间隙慨叹着人真多啊,激动得结巴。不难理解的,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了这场演出,盛大的狂欢中,他们是唯一的主宰,把吉他贝司古筝口琴鼓点玩得风声水起,国王般直逼人心,迫人体,让台下臣民为之癫狂。
不懂摇滚,不懂什么是SKA什么是流行金属。但我知道,好的音乐,应该是真诚的,纯粹的,是可以带你入境的。不管了,既然身体和心都已不受自己控制,何不来疯狂一把。拥在人群中,随大家一起呼哨摇摆挥舞,用脚跺着地板打着节拍,如成千上万被放大的心跳,咚咚乱蹦。
空气炽热得划根火柴便可烧着。
之前以为这会是一场带着浓郁西北“花儿”味道的演出,亦是冲这个去的。不曾想一曲连一曲的摇滚沸腾了我,虽然我既不知道曲名也不晓得歌词。
“今夜的风儿已聊醉,划出了你我的余微,歌声穿过这夜空,穿过了你我的心扉,风儿吹动了帆,船儿推开了岸”,当吴宁越念出这几句歌词时,我把手拢在嘴边,和众人一起大声欢呼,身旁那一直拿着的白领男也终于没拿住地大喊着跳起。《三峰》,布衣中我喜欢的歌之一。
前奏起,纷乱的人声瞬息安静,《三峰》的前奏便有此般魔力。这样的歌,稍不留神,便成了一曲嘤嘤我我的调调,俗滥矫情,动不了人心。
它是如此的直白,干净明了,不论是歌词还是嗓声。吴宁越站在那里低吁高唱,古筝像山风一样吹过山谷,吹过树林,吹皱湖水,吹入人心。碎钻般闪烁的星子,甜蜜亲爱的恋人…..
说来,此场演出并无太多的主题性,如专辑一样,更像是一个合辑。有摇滚,有民谣,还有浓郁西北味道的《三十里铺》。他们也甚少说话,只用一首连一首的歌来表达着心中的感激。说起故乡时,吴宁越说宁夏最有名的小吃便是羊肉面了,而那曲《羊肉面》也几乎听出了我的眼泪。
吉他兼古筝手张巍穿的黑色T恤上印着“我爱北京”几个大字。能明白的,北京有梦想,故乡有亲人,这些年的困苦坚持纠结,都是能想象得到的。
不管是摇滚还是民谣,都是粗砺豪放而朴实的,十足的西北汉子味道。那隐隐积蓄的力量,声嘶呐喊的激情,知足感恩的心绪,像被野火烧过的原野,沸腾的温度直灼人心。灼人心的,还有故乡荒原上那不尽的落日。
最后那首歌,是被我们喊出来的安可曲《喝不完的酒》。
来我们宁夏,就要喝酒,喝不完的酒,还可以耍赖皮。说完吴宁越自己也忍不住憨憨一笑,与张巍行起酒令。
一曲终了,大家一遍一遍地唤着“布衣”,我则旁若无人地大声喊着《丢》,声音淹在人群中,听起来那么小,小得我几乎就要哭出来。到底还是没再返场,不是不遗憾的。多么希望能听到吴宁越那一亮嗓的“嘿”呀。
嗨,可否把你们比作一个春日?而你们比春日更美。若可以,便一直这样唱下去吧。
我们不谈情,不亲吻,不吸烟,不喝酒,只来听你们唱歌,随你们摇摆。一首又一首,直唱到长河日落,暴雨倾盆。
公元2008年2月28日夜,你们很in,我们很high。
130 有用
1 没用
那么久 那么久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2条

查看全部42条回复·打开App

那么久的更多乐评

推荐那么久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