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í tou mù gùn]

2021-01-12 看过

很空洞,这种假大空音乐还是少点好。至于为什么见我三年多前写的这篇对于一张krautrock专辑的乐评 https://music.douban.com/review/8411273/

以及,这种西方式的东方神秘主义太流于表面,只是感觉起来很唬人而已。当然也许他们会用文化挪用来回答这一件事情,但是缺乏语境之下的融合很多时候只是一种被遮蔽在前人认识之下的融合。(南泉斩猫)

对于极简主义背后的资本主义逻辑的质疑当然是好的,对于即兴是一种政体实践也是很好的想法,但是这些都在极大的混响和不够丰富的音景之下(即无法在声音层面做到足够丰富的听感,某种压迫性的听感贯与意图贯穿了全部,这只是一种想象中的宏大,这是种宏大是无比单调的。)溃散。

真正意图在现在这个post-music时代还想要创新出什么新的音乐的人们,也许应该做的事情不是把某几种风格已经非常成熟的音乐融合在一起(比如这个乐队就是用一种类似剧场的方式)。真正应该做的是重新回到所有这些风格的音乐最开始的时候、早期风格混沌模糊的时候那种,充满了无限可能性发展的历史可能里,重新生长出来一些东西,就像当年没来得及(被大众媒体与“经典乐队”扼杀的)冒出来的草叶。又或者,更加无机一点,抛弃掉所有历史上某种音乐负载的各种可能的文化意义与听觉惯性(比如,一提到印度音乐就是迷幻,飞等等等,西塔尔琴真好听balalabala),用一种就像对待石头与木棍的态度对待那些有着那么多文化意义的音乐或者乐器,彻底扔掉他们。

32 有用
0 没用
Éons Éons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Éons的更多乐评

推荐Éons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