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悲伤的人们.来听听苍蝇的幽默剧吧 ---记传统美学的掘墓者《苍蝇》

116号发条橙
2008-02-23 看过
    在一群失魂落魄的前卫艺术家还没来得及扯下自己最后一块遮羞布开始各自行为艺术的时候,化粪池里的病蛹顷吞了生活淤积的新陈代谢物涅磐成一只道貌岸然的苍蝇,肮脏的意志和丑陋的表象振翅虚伪的高空产下自己讥讽的卵砸烂了人们的悲伤。
    嗨,悲伤的人们,来听听苍蝇的幽默剧吧。
    这是一个不再需要铁托的时代,这是一座理想主义者切.格瓦拉靡烂陈尸的坟场,这是一口凯鲁雅克们垮入世俗粉身碎骨的物质深渊,这是一场诗人们无病呻吟假装哀伤的华丽游行,当诈骗生活聊以自慰的哀悼者爆发欲望的废墟施暴思想的时候,愤怒无端强奸了悲伤并堕下批判的死胎,在此更多无意义的情绪化亵渎了生活蓄意的磨砺同时也无端鱼肉了自我的成长意志。
    画家丰江舟扭摆着舌头梦呓俗媚的现实主义教育,高桥恶搞的吉他成为整场幽默剧最后的包袱。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只有感情十足的陈述和肆意作恶的弦音混杂在冷静的讽刺中,没有多余的声响,也没有欺世的痕迹,主唱坦言这是一支高度艺术化的乐队。一个传统美学的掘墓者为更多悲伤的人们挖开了藏尸的阴湿地窖,而后献上幽默真诚的墓志铭,有时当美的表象所折射出的感官欢愉作用于自省和批判中时往往肤浅了本身的寓意,而揭丑或讽刺的另一重深度又往往忽略了人们向善的美好本意,于是这里苍蝇在试图用一种肮脏阐述生存哲学时聪明的加入了扭曲意想的幽默一边露骨的诘问人性丑陋一边跳出令人捧腹的批判舞步。
    所以这是一张能带给人欢乐的唱片,光鲜油彩涂抹出的封套首先坦白了这将是一场怎样的狂欢,表面亵渎生活的玩笑自省入肮脏背后的深度,是对生活的抨击还是缴械,问题的关键在于听者的意图是否干净。无论是收拾不完的破画还是落在头上的绿头苍蝇或是只谈家事的诡秘秃头鸟都在各自的潜台词中裸奔出了生活的教悔,事实上丰江舟只是深沉的玩笑了一句“生活教育了我 ,生活又一次教育了我”,当然这一切必须是在高桥的吉它声中才能上升到幽默育人的另一重高度。
    在此其间我忽略了口齿不清的暗示,仅仅是用不停扭摆的混沌声慰藉目前状况遗留下来的报应,而后简单的发笑,简单的被挑逗和娱乐在这一片粗俗的怜悯中自愉身心,如此的初衷还是被误解在了《涅磐》这首歌中,或许从这里某些人们应该看出细节的力量,并更多的引以为戒吧,真正的幽默不是一笑了事的。要知道在琴弦与嗓音中间窥探的是一群涅磐的苍蝇,他们是可笑的前卫艺术家或是恶俗的后现实主义顽主,在嘲弄与自渎的感染中拿起生活的武器捍卫因生活而沦丧的情绪并从中感受快乐,这与盘古之流的愤怒和左小诅咒式的悲伤不同,他们严肃而冒犯的治疗了颓靡的病患。
6 有用
0 没用
the fly>i the fly>i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the fly>i的更多乐评

推荐the fly>i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