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舞残阳,酒祭黄沙---英吉沙之路

夜吐剑神
2008-02-22 看过
英吉沙--古时西域的战略要地,军事重镇,地处现在新疆的喀什地区."英吉沙”为维族语,意为“新城”也有“英勇”的意思意,自古以来英吉沙周围的广阔地区发生过无数的异族征战,在血泪浸透的残阳下,黄沙淹没了无数英雄的躯体.这个词不仅仅是一个地名,它承载了这片土地千年的伤痛,它记忆了黄沙中那些血腥的杀戮。

        乐团英吉沙成立于2002年西安,起初乐团由6人组成,那个时期留下来的唯一一首作品<出征>发表于杂志<我爱摇滚乐>,此歌曲是一个将金属音乐民族化的探索性创作,虽然歌曲比较简单,整体创作也略显稚嫩,所谓的民族化只是将西带有西域色彩的段落与金属音乐的简单结合,但是从中我们还是看到这个乐团的潜力.2003年由于乐团的大部分成员面临毕业和其他种种问题,6人很难再聚集在一起,英吉沙面临解散。但是最终乐团的主创bloodfire凭着自己对这种音乐浓厚的兴趣,毅然决定自己坚持下来,自此确定了英吉沙为单人乐团,风格仍然延续bloodfire成立乐队的初衷,做民族化的黑金属.在以后的两年中,英吉沙一直沉寂,但是bloodfire并没有停止创作和探索,直到2005年底一个国内地下厂牌blackhappiness的成立,我们才看到了厂牌的第一张出品split的中的英吉沙,split中四首歌曲的全部创作、混音及后期处理完全由bloodfire一人完成,这四首歌曲整体风格比较一致,西域的特色更加鲜明,而且都有着非常优美的旋律,从其中可以看的出bloodfire在音乐的技法和理解上的日渐成熟,但是仔细聆听还是存在很大的缺憾,鼓机的编排不够成熟,让人感觉单调、欠和谐,冗长的吉他段落虽然好听,但经不起推敲,大量的简单重复会让人觉得乏味,西域化的元素与音乐的结合还是有些简单生硬。所以这张作品在国内的评价也褒贬不一存在两个极端,但是这都不能淹没bloodfire对他音乐的钻研和不断的探求。我们正期待这支单人乐团能有更加成熟的作品出现的时候,传来了blackhappiness宣布结束的消息,本以为此消息会给英吉沙带来严重的挫折,bloodfire也许会就此沉寂,但没想到的是就在2006年秋初英吉沙在新的地下蚊型厂牌afp的协助下推出了一张全新的demo-《狼王》,初听之时就会让人为之一振,如今的英吉沙要比split时期成熟太多,西域元素已经自然的渗透到音乐之中,西域异教黑金属的风格已经真正形成,音乐会带给人波澜壮阔的画面感,也呈现给我们创作者所要表达的那种在飞杀走石中奋力拼杀的突厥战士的惨烈场景。这张demo对英吉沙来说具有跨越性的意义,bloodfire的创作能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英吉沙已经逐渐成长为一支成熟独立的地下极端金属乐团。

        千年的风沙洗练着这片土地,古老的记忆都已荡然无存,征战的白骨已埋于地下被岁月淹没,那些被战士们视为生命的武器,已变为供人把玩的工艺品.无际的戈壁上残阳依旧,如今的"英吉沙"也只不过是一个以卖小刀而闻名普通小镇.然而有人依然延着那些遗留下来的痕迹,继续追忆那些古老的传说,他试图用一曲曲大漠战士的挽歌,去演绎着那些古代英雄的悲情.
1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For The Motherwolf的更多乐评

推荐For The Motherwolf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