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TELLER演唱會評論,主觀感情為主,不喜勿入~

踏 雲
2008-02-19 看过
權衡了很久,還是覺得,有些東西,別人沒有親身經歷過的,即使我再巧舌如簧,詳細說明每一件衣服每一個細節,把RUNDOWN PO出來,別人終究也是局外人,無法有任何幫助
而這本來就是視乎個人心情的記憶,所以,在追求自言自語的同時又想和攻略一般詳盡是沒什么意義的,所以結論就是,我不寫流水帳了


一峰前段時間終于公開了性取向可是問題是我覺得他難道有隱瞞過咩……好吧,反正,不知道是不是原因,結果就是他晚上的表演騷得很,連話題都徹底open了(“呢個有須根噶,我錫慣噶喇!”)
而今天的一峰并不是一人一吉他,場地非常大,我覺得和紅館都差不多了(雖然我沒去過)。比FULL BAND更FULL的BAND,甚至有管弦樂。背景墻也下了一番苦心,幾乎每首歌都有動畫影像投影。只是,雖然是這樣,雖然一切都很完美,可是還是覺得好空曠。離一峰很近,同時卻依然如同旁觀者般的遙遠。
觀眾反映不甚熱烈(我是指和以前的一峰音樂會【不是演唱會】相比),但我想那不能都怪我們。大抵因為樂隊的加入,所以每首歌都必須編排得天衣無縫一成不變。這個位置應該做什么表情說什么臺詞唱什么歌,嚴密得,讓我們無法插入,于是只能退后一步,安靜欣賞。
一峰說了一個故事來引出謝安琪,但我覺得那是他自己對于這場演唱會的注解。他說,從前有一條河,它一心要往大海去,卻在沙漠前舉步維艱。太陽對它說,蒸發化為風吧,那樣你就可以輕松地到達大海了。河說,可是,那樣我就不再是一條河了啊。——我本來以為,故事就是到這里,那條河,為了保存自己,而寧愿流干——但太陽說:可是,你還是水啊。河流恍然大悟,于是化為風,飄到了大海。它依然還是水,變化的,只是形式。
也許是對的吧,我們所能窺見的一峰的本質的那顆核還在,其他或浮夸或親近,也許都不相干。又有幾多關系非要完美不可。


所以雖然離一峰遠了,但既然是他好不容易有錢(……)后終于一償心愿辦的演唱會,那么就讓他玩得開心點,哈哈。雖然呢,我還是喜歡那種臺下觀眾隨時可以和一峰真正安靜地聊天的演唱會——又雖然,其實我向來都只是旁觀者的角色。


一峰唱起了《今天應該更高興》,剎那間我不知該做何反應。
“假使你在旁,今天應該更高興。”
即使我選擇了坐在右邊的位置,往右邊看著臺上的一峰,我還是始終無法忽視我左邊的那個空位置。
“滿天燈飾照閃,即使碰著誰,都不知怎去反應”


終于沒有流淚的《重回布拉格》,毫不停頓地接上歡快的《離開是為了回來》,這是一種態度宣言么,你已經終于走出了那個時間,進入不再以《突然獨身》開場的the best
也許我們都要學會對自己好一點,再好一點。不然,還有誰會注意到毫無存在感的自己呢。


KAY的聲帶發炎一直沒有好,也許這就是她產后現場走音的真實原因?她說她要感謝一個朋友鼓勵她,對她說,即使一個人五音不全,他在唱第一句時觀眾也許會笑,唱完第一段觀眾也許還在笑,但當他堅持唱完一首歌,觀眾依然會給予掌聲。有時候,聲音以外的感情傳達給觀眾的意義會更深刻。感謝陳奕迅。


“跟住落黎行既路可能會好辛苦,我希望距可以堅持住自己。……我都會。”
然后響起的是《19》,永恒的19。
“也許有天,一切都要變,身邊一切都要變。你我不變,總會發現,你在我背面,常在我心里面。”
我,和你,和你你你,又會遇到誰,會讓我們突發心軟,不想繼續變。
“我會不要臉,走到你面前,像一切從未變。”


關于象鼻尾貓的傳說
只要你信,它就存在在亞馬遜河。(可是一峰說是為了紀念ELLEN的天真OTZ 好損……)
而《紅河村》的一峰,從中間一直哽咽到結束,老實說,我以為他唱不下去的。
“我慶幸,你沒有愛上我”


而我呢。


最終也只有我一個人去聽的演唱會。
但我相信,只要我繼續相信,有勇氣,那么終有一天,我始終會如愿,和我想帶的那個TA來演唱會。
也許今天,明天,某天。總有一天。


只是,今天原本應該更高興。
41 有用
0 没用
城市旅人 城市旅人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5条

查看更多回应(25)

城市旅人的更多乐评

推荐城市旅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