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虽飞,岁月总会留下痕迹

舊雨
2008-02-04 看过
很奇怪的题目吧。呵呵。
零五年到零六年的中旬,我和唐,一直在听Michael Bublé的专辑,后来他飞回了法国,然后跑到西班牙,两人隔着时差隔着不同的地域,每周约定一个时间一起听Michael Bublé的home。
Michael Bublé的歌里面,我们最喜欢的是home。可惜这张专辑没有。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受,但我愿意用以前写给唐的一段文字,来描述我们喜欢这张专辑的心态和其中的味道。

二零零七年的五月,有一个梦是关于……

有一段时间,每次收到信的时候,就会把它拿出来小心翼翼的用剪刀裁开,静静的阅读……这些从遥远的地方寄过来的信,总是把它们夹在《圣经》里头,直到书页都微微的撑开,不能再次承受。
朋友问我,上辈子,那基督里头不是没有前世的吗……
才想起,是的,是没有前世后世甚至生生世世这些字眼的。
又问,那,信仰,不是关于自己的事情的吗。
那时我想起,走进走出几次,开始的时候不过是受家人的影响,然后因为另外的人,走了出来……一段时间以后,又重新回归,如此,反反复复。
信仰是自己的事情,或者有时只是一种寄托。多少的日子,无助得不知道找谁说话的时候,心里的千万言语,全部交付给了上帝,就像一个巨大的回声筒,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却有种解脱的感觉。
信仰,就像灵魂一样,风一样从指间滑走,即使满心的疲惫或者累累的伤痕,仍然恐惶不安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温暖的语句,在收到的信里,像花一样盛开。
 
有过这么一段对话,是我和唐的。
那时他准备送我去机场,春天的马赛,天气依然清凉,我们从(Bonifacio)博尼法乔坐火车过去,凌晨的五点到达的时候,空荡荡的机场侯机厅里,几乎只有我们两人,那时我坐在推车上,他在背后很轻松的推着我兜圈圈,滑轮和地板碰击,有时速度如果太过迅疾,会发出尖锐的声音——
不记得说过的更多的话语。
互相挥手离别的时候,他问我:在美好的东西面前,你的感觉是什么。
我说,是痛。
为什么?
痛过以后,才会记得。
如果不痛呢,他问。
那就只能遗忘。
他摸摸我的脑袋,大声的笑,然后叹口气,那就等着我过去那边以后,让他们都给你写信,塞你的邮箱里面去好吗……
如果有些可以寄过来……我有点含糊,最后不甘心的告诉他,你知道,我……有些虚荣,收到远方来的信,是梦里想起来亦会偷偷的微笑……
他再次哈哈大笑,打了一下我的脑袋,然后给了我一个拥抱,去吧,小心些。就把我推了进去。
……

半年前的一段文字,有两个多月,没有唐的消息,然后突然在某个夜晚接到他的电话,听他在那边隔着很远的距离大声的喊我的名字,听他几里古拉的激动的描述自己的状态或者平静的慢慢给我讲述岛上的日子,慢慢的用恰当的词语描述……
而再过两天,我就可以看到唐了。
是的,他是我的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最好的最好的朋友。亲密如家人,温馨如兄妹,但中间却不会有暧昧。
而Michael Bublé的home,给个链接大家下载听听,就会知道,这真是一首非常动听的歌。

http://image.hjbbs.com/file/200504/2005041512264237637.wma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Michael Bublé的更多乐评

推荐Michael Bublé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