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缱千年

鱼·无
2008-02-02 看过
这云,是古诗中的云:凛凛岁云暮,蝼蛄夕鸣悲;浮云起高山,悲风激深谷……

这水,是古诗中的水:淇水汤汤;汶水滔滔;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诗书中记载的累累情爱呵,数千年来发着幽幽唏嘘。我们知道,爱情的悲剧,是永恒的,只要生之为人,就逃不掉抑屈的命运。爱是清纯娇嫩的小草,它顽强生发却也无力抗厉厉风霜。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美貌玲珑坚贞如刘兰芝,也只能将娇美的躯体付与清澈的池水,期望在泉下与爱人永为眷侣。

来到这一朝,说是上天无情,又何以安排他们赴了远路,相识为同窗,朝夕相对,手摒足抵?若道上天有情,怎么偏偏有这许多的桎梏栅栏,一层层,一重重,生生套住了头脚,冷冷隔开了原本愿携之齐老的双手?

兰之与仲卿,即使泉下相见,也是不见天日。在那黝黝冥府,有数不尽的喧嚣,干扰他们紧傍的身影。

梁与祝,他们想要的是——自由的飞翔,在阳光下,在田野里,在无尽伸延的时空中……

长亭外,古道边,杨柳依依草连天。但这一回,他们不再相送相别,他们毅然决然地奔向对方,奔向生命的尽头,奔向永恒的相聚。

于是,脱掉皮囊骨血,脱掉对红尘的眷恋,脱掉那些无法在人世实现的期待,他们终于迈出这一步。纵身一跃,魂魄齐飞,穿入枝头栖息的蝴蝶。那蝴蝶,是上天最后的怜悯,吩咐在这路上等了又等,只为能寄存这对情侣的单薄又坚韧的魂魄。

一瞬间人世既远,喧天鼓乐,拥挤慌乱的人群,曾经逼在睫前的种种面孔,都与他们无关了。他们如此轻盈,几乎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然而他们都看见了对方,烧了诗书,毁了躯体,反了人间,他们盼的就是这一刻。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在一起。

是决绝,是激动,是惊喜,是告别,是重逢……她和他都百感交集。终于是她,先伸出了手——不,是翅膀,由着尘世时的习惯,向前一低:梁兄,请了

请了―――――

这一句,包含了他和她在人间相处三年的多少悲欢呢?之后的情节,我们不需要再展述,只需要记得这对蝴蝶,最后得以翩翩展翅,飘飞于云天之下,朝着任意方向。

蝶的寿命是短的,梁山伯、祝英台选择了这短暂却永恒的幸福。

蝶的寿命是长的,长得从千年前翩飞到现在,直至

未来。
63 有用
1 没用
梁祝 梁祝 9.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9条

查看全部19条回复·打开App

梁祝的更多乐评

推荐梁祝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