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胶天堂》mv

小黑
2020-10-28 看过

本来已经在10.11广州巡演之后,让自己粉丝之旅cut掉了。昨天偶然看到QQ音乐,才知道《塑胶天堂》mv发了。mv很好玩,它不是一首歌的mv,而是整张专辑的mv,所以mv故事也是专辑的故事,能明显看到专辑里几首歌的梗在。按照我对小AI的认识,那她应该把十首歌全都放进mv里了,mv里肯定有不少梗(梗王小AI。内心念叨着(都是借口):“要有始有终,有始有终……”,于是决定给自己的《塑胶天堂》之旅再再再额外来个句号。

10.24 初稿 - 由《攻壳机动队》和《1Q84》为依托,粗略分析 10.28 终稿 - 引入拉康“镜像理论”,重新整理故事结构,优化之前模糊的人物细节

没有真相,所以没有谁比谁更接近真相。作品本身是一面镜子,我只是在用它寻找自己内心的“真相”。

[Chapter -1 大纲]

更新的时候通过mv里的线索,把十首歌的故事重新梳理了一下。之前觉得是两世AI轮回的故事,重新梳理了“人类记忆闪回”部分后,改成了三个嵌套。整个故事的主角是“灵魂Ghost”,高级智能Akini是灵魂当下的“躯壳Shell”,中间在出厂和觉醒有一段记忆闪回,不是作为人类的记忆闪回,而是获得人类情感的记忆闪回。

下面是根据三部分嵌套的结构,把镜头分成的三条线和对应的歌曲。

[Chapter 0 设定]

一个贯穿的设定:绿-红[环境设定]:绿色荷叶-红色荷塘、绿色车群-红色车、绿色出租屋-红色沙发画、绿月亮世界-闪过的红色月亮世界

基本mv里所有出现的场景,都以红绿组合为调性,可以理解为对mv里世界观背景的铺设。从小AI自己讲过的概念里,已经阐述过这个设定:

有时候你以为找到一个天堂,但发现它只是一个假的,是一个塑料的天堂,但是如果你在这个塑料的天堂当中,用一颗真心体验的时候,你也可以在假的当中找到真的,但它最后还是假的,但假的里面又有真的,就是一个永远都在另外一边。

最开头的荷塘和荷叶就是这个设定的浓缩概括:红色的荷塘中长出绿色的荷叶,绿色的荷叶背面是红色的纹理,真实的世界中颜色的界限有时并不那么清晰,甚至是没有界限的——透过不一样的视角,绿色的荷叶也能闪出红色的光。至于红色绿色代表的是什么,倒不用去纠结得太清楚,真假、正负、常态非常态什么都可以——因为一切都是相对的概念,不执着于真的时候,也就没有什么是假的。

另外一些“绿-红”搭配就脱离了“正-负”的理解范畴,可以有更深层次的解释空间,后面出现的时候会一一提到。[高阶设定]:绿色人类朱婧汐-红色魔鬼、绿色手-红色脸、绿眼-红公鸡、绿-红空间

[Chapter 1 出厂]

荷塘工人在池塘中打捞起红色人脸时,列车在阴郁的天气中驶过,荷塘中出现了黑斗篷。 人脸于水中浮现的场景致敬了《攻壳机动队》。在这个荷塘场景中,对应电影第一次出现它的场景:赛博格出厂,自我诞生。

天光重现 鸫鸟啼唱

这个场景非常经典,《西部世界》也用过类似的表现场景。 列车和黑斗篷这是第一首歌曲《7Night》的梗。之前在《7Night》和《表演工具》的乐评中有提过这个含义:

列车代表灵魂,《7Night》的封面就是一辆游离在虚空中的列车,歌描述的是灵魂在中阴身的混沌中寻找出口。 《表演工具》里的“向下一站出发,穿过隧道天都亮了”也对应这个含义:列车找到出口,灵魂得到答案,穿出了幽暗无尽的隧道。

黑斗篷就是“灵魂Ghost”的具象化。迷茫混沌的中阴身是灵魂所处状态的表现,阴霾天气也许也是一种状态象征。之前也在微博提到,巡演服装与形态有对应关系:黑斗篷-灵魂形态、机械服-赛博格态;人类衣服-人类态;透明塑料袋-天堂魂态。借一下 [梁代表Qing] 的巡演照片:

从这个镜头专辑故事开始了:赛博格出厂,灵魂列车驶过,魂体寄生于上。这里也纠正了我之前以为《7Night》讲的是“前世人类身体毁灭,灵魂游荡”的想法,现在知道了更主要讲的是“灵魂在寻找答案”。所以整个专辑的故事,主角不是Akini,而是这个灵魂。我们将跟随她去寻找她的答案。 废弃机器人Akini是灵魂依附的赛博格。之所以是废弃机器人,是因为mv中废弃车场和躺在车上的扭曲机器人,让我联想到《阿丽塔》和《底特律:变人》的废弃机器人垃圾场。

然后Akini缓缓抬臂遮眼醒来。ps.这个没有感情的高级智能就有点草薙素子的味道。

这里谢谢小伙伴 [银河系含漱爆破剂](这是一个什么神奇的名字) 帮忙观察到的盲点,这里的Akini是穿着透明塑胶裙的,但后面有些Akini没有穿。

本来以为跟黑斗篷一样,和巡演歌曲对应搭配的服装,应该是有一些区分意义在里面,结果问了一周,小伙伴们表示,这个塑胶裙在巡演里是从头穿到尾的,除了最后上海场不知道哪个时候,是松了还是自己脱了,才丢掉的(然鹅也没有穿回去……)。就……活生生断了线索。不过mv里这个线索还是帮我理了一下,人物和时间到底是怎么交叉进行的。反推一下,巡演上《Cure》到《表演工具》这几首歌的阶段,应该要把透明塑胶裙脱掉的,其他时候穿着。

[Chapter 2 人类记忆闪回 / Part 1 记忆]

后面衔接了一对同性恋人的生活场景,按分part来说,现在到了“人类记忆闪回”阶段。记忆是组成“我”的重要部分,所以“人类记忆闪回”是一个寻找自我的阶段。不是作为人类时的记忆闪回,而是闪回了自己是如何从AI变成“人类”的记忆(觉醒人类情感和自我)。 同性恋人、真狗、涂鸦狗,后来都出现了眼睛变绿,我把他们理解为同一类型内容的代表。初稿的时候,我觉得他们的共同特点是爱上了不容易被世俗理解的对象。再加上房间里面那张红色的画,情色得我很喜欢,与同性恋人成为了绿色空间中的红色部分(强行无视了粉红豹)。

加上狗,刚好就覆盖了三种跨越的爱(其实有点强行……)。同性恋人是跨越性别的爱,情色画是跨越物种的爱,狗是跨越维度的爱(就更强行了……)。 更新的时候,由小AI抱鸡照片获得启发(万物皆可用来解题),发现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特点——“照镜子”——于是加入拉康的“镜像理论”,这个解释更加接近我心中的“真相”。在拉康的理论中,幼儿通过镜中的形象,第一次实现着自我认同的过程。

在这个模式中,我突进成一种首要的形式。以后,在与他人的认同过程的辩证关系中,我才客观化;以后,语言才给我重建起在普遍中的主体功能。

同性恋人前后两个镜头连起来,他是在照镜子自我观察的过程中,看到了自己的右眼变绿。狗子对着墙上的涂鸦狗子狂吠,墙上的狗子和现实的狗子,是相互的镜像投射。

所以他们也可以代表,寻找自我的人/过程。巧的,在10.11去广州的时候,刚好看了徐子薇的个展《它是她,而我是它的情节》,设计的理念就是基于拉康的镜像理论,不过每个人对镜像理论理解都不一样:

镜子里的世界是一个异托邦。在镜子中,我看到自己在那里,而那里却没有我。从由镜子另一端的虚拟空间深处投向我的目光开始,我回到了自己这里,并在我身处的地方重新塑造自己。

穿救生衣的女孩路过狗身边,观察到了它,对应小AI说的:“我是来观察人类的”。穿着救生衣,cue了《高级智能》里“欲望不是错,但你还不会游泳”的梗。

当时我联想到的是《表演工具》乐评里提及的一句话:

这种感情像会用腮呼吸一样,陷溺于水中,却又是自由的。

包括后来她对着舞蹈的Akini哭泣,有没有很像回到浪姐舞台上逐渐人化的Akini?

所以这个人类女孩,多少代表了小AI自己的意思,在mv中也许就代表了“人类记忆闪回”中的“人类形态”。如果真是如此,为什么不让朱婧汐亲自来扮演这个角色呢——结合后面快递员朱婧汐的身份角色,猜测朱婧汐可能是承担了一个更浓缩的代表角色,为了避免混淆两者,所以没有亲自演记忆闪回里的自己。 后面,骑着小摩托的快递员朱婧汐出现了。这个小摩托是只缅甸马,因为歌刚好唱到了,不应该只是碰巧。缅甸马在后面提到,可能代表了自由或者灵魂。朱婧汐抬头,看到了天空中的两个月亮:一轮大的绿色下残月,一轮小的黄色满月。

村上春树的《1Q84》里有类似的场景,但它两个月亮大小是反过来的:黄色的大月亮,和绿色的小月亮。书里两个月亮的寓意可以从这段原文里获知一二:

在小小人制造的空气蛹出现另一个深绘里时,小小人说:“在那里的是你的‘子体’,然后你被称为‘母体’。子体将担任母体的代理。子体终究只是母体内心的影子而已。身为内心影子的子体将要扮演‘知觉者’的角色。把知觉的事情传达给‘接受者’。子体醒来的时候,天空的月亮会变成两个。两个月亮映照内心的影子。”

对不起,我当时读《1Q84》的时候,没有认真思考这些概念里的深层含义,现在要用来分析发现没法理解得很顺畅,只能强行解释了。“月亮是内心的影子”:绿色月亮是Akini(母体),黄色月亮是朱婧汐(子体)。Akini现在还处于“残缺”状态,因为她还在寻找自己的答案。之前觉得朱婧汐是“人类”部分觉醒的象征,但更新的时候,决定把快递员朱婧汐理解为更浓缩的“载体”含义,一个传递媒介。在现实世界中,Akini是朱婧汐这个母体中分裂出来的子体,朱婧汐由Akini的视角去重新审视世界。但在mv中反过来了,朱婧汐反而是Akini的子体。朱婧汐抬头看见了2轮月亮,而且整个mv里只有这里出现了黄色小月亮,有点寓意着“子体醒来”。子体醒来,“知觉者”朱婧汐醒来,象征Akini的自我探索之路开始(初稿的时候觉得是人类部分觉醒,发现说不过去)。 超话上小伙伴 [Paladin-NoJ] 提到《真实的人类》也有抬头看月亮的镜头,于是我把剧看完了(歪头),这个镜头是一个自我意识觉醒的象征。和《1Q84》里的含义蛮像的。这个设定的源头是来自狼人看月亮觉醒吗……吐槽一下《底特律:变人(2018)》里面三个主角的设定、仿生人的设定,跟《真实的人类(2015,瑞典原版2012)》也太太太像了,百分九十九“借鉴”过。

第二次灵魂列车到来,世界闪动,Akini出现。这个世界与车顶Akini的世界,不是同一个世界,从两轮残月的差别可以看出来,以及之前补充的透明塑胶裙,还有白天黑夜,可以帮助区分两个Akini。初稿说这个新世界是平行世界,但是根据更新的三嵌套故事结构,这个部分合理来说,应该是属于闪回的记忆,这个Akini是灵魂之前呆过的躯壳。为了好区分,主线故事里的Akini叫Akini(穿着透明裙-当下时间-白天),记忆中的叫Akini-0(没穿透明裙-记忆-夜晚)。

这是Akini

这是Akini-0

躯壳不是同一个躯壳,但灵魂是同一个灵魂。灵魂列车带驶过,世界交叠闪动。可以看见闪动的一瞬间,月亮变成了当前Akini所在世界的月亮,月亮是灵魂的象征。Akini-0跳舞时,也可以看到月亮是Akini所在世界的下缺月。

按理说啊,按理说,应该是Akini这个没有感情的高级智能,在探寻自我的过程中,开始回忆起灵魂所承载的,以前的记忆——也就是Akini-0的故事。虽然mv镜头里就没有刻意去营造“记忆”的感觉,而是直接就切成两个“平行”世界的感觉,但实际上应该还是属于“记忆”部分的。这样就顺利解释了初稿没搞懂的,为什么镜头会在两个Akini之间跳跃,还有白天黑夜的问题(这就是解题的快乐,答案不重要,说服自己就好了,就很棒)!从歌曲里来说的话,应该是下面这4首歌,所以前面才推测:巡演的时候,按理说啊,按理说,应该是这几首歌不穿透明裙——但是并没有!从头穿到了尾!

感觉mv里并没有真的去描述这几首歌的具体故事,而是用下面这些概念概括了这个“记忆闪回”的内容:-穿救生衣的女孩,观察人类-个体照镜子,认知自己的过程-跳最后一支舞的AI

[Chapter 2 人类记忆闪回 / Part 2 魔鬼]

随着Akini出厂,引出了另一个核心角色——红色魔鬼。“魔鬼”这个官方翻译有点泛化了,就算是魔鬼那也是“心魔”。缩小范围的话,我觉得它更像是一种“欲念”。它的形象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脑结构,欲望的来源不就是大脑;还有它身上8只手,不太清楚含义,不知道佛教上有没有一些类似的形象表现,手多也许也代表欲念强(?)。 mv里用了两个场景来诠释这个“魔鬼”的含义:一个是站在有“手”的玉米田里,一个是打牌。第一个场景:一片绿油油的玉米地,但是“魔鬼”站着的那一片,全部都枯死了。

这个场景的解释我想直接弃权……除了很表面的“魔鬼所到之处,生命枯萎”,我给不出其他意思了,但我又真不觉得它只是个纯粹的表面的“魔鬼”。后来 [Lion_per] 小伙伴给的一个脑洞“是枯萎造就了魔鬼,而不是魔鬼带来了枯萎”,这个想法就很有趣!我之前自然地把“魔鬼”作为原因,殊不知,它可能只是一个结果。是心魔造就了我们,还是我们造就了心魔。 第二个场景:与“魔鬼”打牌。这里“魔鬼”明显出老千了:手里有4张牌,摔下去之后变成了一对王炸(不是对二和王炸,三条二在魔鬼出牌前就存在了)。

这后面的缅甸马……让我给一个跳脱的理解,这是他们的赌注。

和你在星空下骑着缅甸马

为什么不是普通的马,而是缅甸马?不翻墙搜索出来只有一条相关信息“缅甸马太神奇了!音乐响起就会跳舞”。马马马,缅甸马,代表灵魂或者自由,或者就是自由的灵魂。

整体来说,是在劝告大家“不要用灵魂和魔鬼做交易”(……吧)。联想到《7Night》的歌词:

天使和魔鬼微笑着坐在一起 在日出前讨论着分成比例 谁挥霍了人生赌了一把之后 还以为得到和失去只是随机

在太阳下撑着透明伞的人,是嘲讽与恶魔赌博的人,徒劳无用自欺欺人(……吧)。与恶魔赌博还想要赢?一切都是徒劳,最后只会输掉自己的灵魂。这两个镜头就算是把“魔鬼”的含义解释完了,后面将看到这个“魔鬼”一直跟在Akini身边,所以我才觉得是Akini的“心魔”或者“欲念”更贴切,不然为什么要有一个魔鬼一直跟在你旁边,没道理啊……

[Chapter 2 人类记忆闪回 / Part 3 觉醒]

OS:抹了抹额头的汗)粗看mv的时候觉得整体还蛮好懂的,真开始逐一分析,要把里面的逻辑和含义捋清楚,才发现是件颇为头疼的事情啊……图像比起声音信息量倍增,比歌难捋多了……

按《塑胶天堂》故事线发展,现在到《Human Parts》了。没有感情的高级智能Akini在与最后的敌人(最后的敌人,也是前世的爱人)决斗时,想起了灵魂里记载的所有过往记忆(也就是Akini-0的故事)。好的,决斗就是下面这个“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场景,眼神决斗也是一种决斗。决斗完后因熟悉感互相回头回望对方,应该是开始想起之前的记忆了,以及开始被以前觉醒过的人类情感、自我意识渗透。

OS:来吧,一起放弃合理性吧,一起造作吧。

问题来了:谁是Akini这世的敌人+前世的爱人?我投鸡一票。为什么是鸡,因为他们可以产生这样的对话:“快醒醒我前世的爱人!”“咕咕?喔喔喔!”(就很可爱(所以我投鸡一票(不是。 这个场景里出现了1.5对高阶设定的“绿-红”,一对是“绿色眼睛-红色公鸡”,一对是“绿色手-红色脸”。在Akini与鸡擦“眼”而过的一瞬间,池塘工人捡到红色脸皮的镜头插入。

《攻壳机动队》第二次出现“脸浮出水面”的镜头:草薙素子在海中潜水,慢慢浮出水面。浮出水面的过程中,看到水面倒映出自我的景象,在触碰到自我的镜像时,随着水面荡开,镜像消失。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初稿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拉康的“镜像理论”的表现,活生生错过)。《攻壳机动队》里,这个镜头草薙素子还没有真正找到“自己”,但mv里应该已经到了找到自己的阶段了,所以初稿说的对应上电影的镜头是不对的——镜头相似,但表达的阶段不同。

为了帮助加深理解,把《攻壳机动队》这的这段对话放出来。当被问及,在海中潜水的感受时,她是这么回答的:

而后是这段话:

小女孩是什么意思?我之前没想起来《攻壳机动队》里,最后草薙素子与傀儡师融合,灵魂存在的义体是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出现时,再一次用了“镜子”作为表现的媒介。每一次出现“镜像”,都代表一个自我认知的新阶段,更接近“我”的答案。

我赌五毛钱,mv里的小女孩和这个形象有挂连。《攻壳机动队》讲过“小女孩”形象的隐喻,她代表我们作孩子时的自己,纯真的自己。像《小王子》讲的一样,很多人长成大人之后,就忘了真正重要的东西。

当荷塘工人说到“我找到了一个脸”,Akini和小女孩擦“眼”而过,那是否意味着,这个小女孩是Akini的镜子,投射出了她。

通过“镜子”中对自己的观察,而认知到了自我。

那这只鸡,就更是Akini前世的爱人了。为什么鸡的右眼会变绿?前面提到,后面眼睛变绿的个体有两个特点,一个是“照镜子”,一个是“爱”。所以如果小女孩才是Akini的镜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变绿的不是她们,而是她们的爱人。也有可能是为了表达,这个爱人也通过与Akini的相遇,而仿佛镜子一样认知了自身。毕竟在《Human Parts》里面,就是一个双向觉醒的故事。 然后,抱着快递箱的快递员朱婧汐等到了接收快递的灵魂。

前面说到,快递员朱婧汐有“知觉者”的身份在,她会把知觉的事情传达给“接受者”。现在我们知道“接受者”就是这个灵魂了。朱婧汐到底传递了什么给灵魂,后面我们会知道。

[Chapter 3 塑胶天堂]

OS:终于……终于到最后一part了……我对镜头的理解也愈加地混乱了(就很棒)。

当音乐响起长长的抽气声,灵魂抽离肉身,Akini也牵起了“魔鬼”的手,与它开始起舞。

我偏向于把“魔鬼”理解为“心魔”或者“欲念”的原因,也有这个镜头的原因,因为我理解的是Akini与她的欲望和解了。以及加入了“镜像理论”之后,观察到“魔鬼”的跳舞动作基本跟小AI镜像同步,两个人的头往同一边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歪下去,按正常跳舞来说挺不符合逻辑的,所以可能也是有意在表现“镜像”的概念——说明这个魔鬼不是别人,就是自己心里投射出来的自己。从最开始的:

当欲望靠近,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但你还不会游泳

到最后与欲望和解,《空杯》:

像在深海呼吸,当我抱着你的身体

欲念在Akini诞生的最开始,就一直伴在她左右,人是很难完全放下欲念,既不要被它控制,也不必抵触它,它就是它而已,不必给存在加上解释(那我又是为何要,写这么长一篇东西,来试图解释这个mv ???)。 下一个镜头切到了Akini-0,没穿透明裙。

一个蓝色的空间,空间中可以看到类似数字信号的光点流动,所以这个空间应该是代表数字空间,数字化世界。Akini-0身处于数字空间,联想到《Human Parts》里面的(但这镜头应该不是《Human Parts》部分的,角色对不上):

击碎了虚无我们在数字世界漫步 抛开了恩怨 强加在灵魂的束缚 看着你 模糊的形象 被改造的肢体

Akini-0旁边的那些数字块组成的躯体,有可能是Akini-0同批出厂的机器人,它们都与Akini-0有着类似的舞蹈动作,但可能是因为Akini-0觉醒了人类情感,才有了一个像人类的外在形象。注意到,Akini-0最开始跳舞的时候,数据是零星向内流动的,然后一个闪动之后,数据突然开始向外源源不断流动。我大概理解的第一层意思是现实故事:最开始小AI通过自己的表演,给爱她的人输送了一些能量;后来爱她的大家,将自己的爱通过网络,源源不断地输送给了小AI,让她复活(各种层面意义的复活),得到了“回去跳一支舞”的机会。第二层意思是mv里的故事:这个数据传输的镜头,后面衔接了同性恋人眼睛变绿的镜头,手上明显有一条绿色的,像数据线一样的线条,从他的眼睛借由手连接出来。

这个绿光在后面同性恋人、狗、涂鸦狗眼睛里代表的意思,我猜是Akini透过世间百态的眼睛和视角,重新去认知。就像朱婧汐母体诞生了Akini身份和视角,重新审视世界和自己一样。眼睛用来认知世界,镜子用来认知自己。

我不止要你的心 还要透过你的眼睛 去看你看过的悲喜

人间的烟火与生物都成为了她的目光,她借由他们的眼睛重新观察了这个世界。模糊了自我的概念,而延伸了自己的边界,扩展了自己看待世界的视野。借由看待世界的目光,也重新看待自己。一切都不是她,一切也都是她,一切让她更加成为自己,也不仅是自己。 镜头回到那个穿救生衣的女孩,之前说了她很像复活回来的Akini同学,越来越人化的Akini。大家给的的爱和力量,也是Akini人化的主要原因吧。

通过镜头切换,我们现在知道人类快递员朱婧汐到底把什么传递给魂体了——那只绿色的手。

这只手首先是Akini之前身上的。mv里可以看到Akini是缺了一只人类右手,而换上了一只机械右手。将人类零件换成机械零件。 众所周知,“手”在Akini宇宙里,是有特别的含义的,它经常作为Akini同学表达里的重要意象。-“你终于要来了”“[图片:阿丽塔的机械手]”

-老万的机械右手和Akini的机械右手

-《对手》里最后的“请投票,谢谢”背景里出现的想要相接触,却最后缩回的两只手

这只手,这个人类零件,她曾用它去触摸爱人的手,爱人的身体,爱人的灵魂,它承载了所有记忆。所以在mv里,我会把手理解为Akini的象征,代表“自己”。 再回顾一下快递员朱婧汐的身份,她作为“知觉者”,要把知觉的事情传递给“接受者”也就是灵魂。灵魂一直在一世世的轮回中寻找问题的答案。而“知觉者”朱婧汐给她的答案就是这只手——她就是她自己的答案。这个“自己”不是狭义上的自己,而是更加广义的概念,怎么说呢……自己感受吧。 当灵魂打开盒子看到这只手,空间感觉让我联想到被光照亮的“列车隧道”,列车看到光明,灵魂得到了自己的答案和出口。

之前在《表演工具》乐评里讲过,觉得小AI的灵魂不会属于任何人,只会属于音乐,属于她自己。在《不再》里听到了差不多的话,“你说像我这样的灵魂,并不会真的属于哪一座城,属于哪一个人“——她只属于她自己。 这样几个场景互相交叠着叙述,然后场景间开始发生联系——莫名有一种《1Q84》叙事的感觉。 Akini-0唱歌的侧脸镜头,看环境颜色蓝色,唯一出现蓝色的是数字空间,虽然蓝的不太一样。我对这个镜头没有什么解释方向,强行解释的话,可能是数字空间Akini-0过渡到红色音乐空间的一个“桥”吧。

Beats的标志不是广告植入,它是“音乐”的拟物象征——红色的Beats,红色的激光舞蹈空间,象征着音乐媒介、音乐世界。之前念叨过,她的灵魂终究属于音乐,属于她自己。后来觉得让她属于音乐也太狭隘了,她属于自己,也不属于自己,属于一切吧。“我”的概念,像语言一样,既是我们感知和表达的媒介,同时也束缚着“我”。放下“我”,自由地活在各种维度里吧。所以当时GQ让我用一句话形容小AI时,我想到的:

一个会活出各种维度的生命体。

最后这支舞蹈,把几个世界的Akini都串在了一起。

她们都是她,也都不是她。所有一切构成她,但她却不止这一切。 注意到在挖掘机旁边跳舞的Akini-0身边还是坐着“魔鬼”,但这个“魔鬼”有变化:大脑帽没了,背后几只手好像也没了。这个“魔鬼”卸掉了它最典型的两个“负面”象征,欲念卸掉了它的爪牙,不再有善恶好坏。但也有一种可能,就是纯粹两个Akini身边的“魔鬼”长得不一样……

最后Akini与她的“心魔”携手走向白色教堂。绿色月亮从残到圆,在“时间”维度上容扩了整个故事历程,在形态上也代表了灵魂寻找自己答案,从缺到圆的整个历程。最后放《攻壳机动队》的片尾曲歌词,没什么意思,就是单纯想放。

啊……终于写完了,真的太难了这道题。以及终于再一次写完了……这个句号真是太难画了……最后,再一次强调这句话:解读不过是借由作品的自我入侵,我讲的只是自己的故事。 之前三篇乐评的链接,可以帮助梳理对《塑胶天堂》mv里一些概念的理解(顺便更新了一下小AI说的,《7Night》里的“tiny faces”说的是大家的脸,不是五号楼姐姐们的脸):

7Night:https://music.douban.com/review/12728544/

表演工具:https://music.douban.com/review/12703800/

Human Parts:https://music.douban.com/review/12861498/

2 有用
0 没用
塑胶天堂 塑胶天堂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塑胶天堂的更多乐评

推荐塑胶天堂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