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痛快的呻吟

Lyla
2008-01-30 看过
陈姗妮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你问我,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当然,你可以从互联网上搜索出一系列相关的词汇标签,如低调、另类、小众、独立、才华横溢。那么,请抛开这些吧,我所能谈的,只是她的声音与文字,如同鸦片般诡异美丽,蛊惑人心,令人沉迷。

坦白说,我并不真正懂音乐。我以为的好音乐,是在漫长的生命旅途里,总能够在某些出其不意的时刻,温柔的霸道的将你一把撂倒,同你分享那些冲动的、激情的、甜蜜的、悲伤的、平静的、愤怒的、令你欲罢不能的快感。

《完美的呻吟》是我完整聆听陈姗妮的第一张唱片,其时,我正读高中,混合着青春期的淡淡烦躁和隐约不安,无意间听见她低低浅唱:
“亲爱的你在烦恼些什么呢
 雨已经停了
 所有的星星都亮了
 冬天的争执和谣言都已经远离
 你是否感到微微的暖意”
是的,我感受到了微微暖意,从她薄荷般清凉的嘴唇里,缓缓吐出,如同冬日午后不太耀眼的太阳,低垂着眼角,一束光芒隐约可见,却不够炙烈,遥不可及。即使烦恼必不可少,可我们依然抬起了头,那悬挂于高耸的云端的希望,仍旧舞动着迷人的身体,散发着温热的气息,不是么?

再大一些的时候,开始认识到这个世界,有太多缺憾,不够完美。我不够完美,你不够完美,她不够完美。错或对,感性或理性,肤浅或深刻,没有绝对的标准。所谓的是非,社会准则,道德标准,也不过是人为的。我们身陷矛盾的泥沼,不断地怀疑,不断地推翻,正如她所唱:
“不知道
 谁是对的
 只知道他们都不像我
 不像我
 要求那么多
 不像我
 思考那么久
 不像我
 如此耐心等候
 发现一切都是错的
 就看你怎么说”
你看,思考得越久越深刻,问题依旧得不到解决,而眼前的世界,倒是愈发显得复杂无解。萨特他老人家说:“存在先于本质”。既然如此,我们的情感只是在试图寻找一个切实的出口,“如果你爱我,请求你说,说一个完美的谎话,让我感动”。在寒冷的冬季,橱窗里华丽的晚宴并不比手中紧握的面包更加止饱,而虚无的爱情也并不比一句动容的谎话更加完美。

经历的越多,得到的越多,失去的越多。仿若散落在黑夜里的点点星光,燃亮了这颗,下一秒,那颗就熄灭了。生命像是一场稍纵即逝的幻觉,在路上的人们无法避免那最终的宿命,散场前那些或平淡无奇或激动人心的表演,都随着帷幕一同消失于眼帘。我们都是旅途上的过客,在某个平常的场合不期而遇,欢乐的时候我们碰巧一起歌唱,悲伤的时候我们碰巧一起哭泣,落寞的时候我们相互偎依,而大多数的时候,我们仍要一个人独自在黑夜里前行。
在唱片的尽头,她用力唱道:
“为你呻吟
 不只是客套的激情
 为你呻吟
 只怕太安静让人心生恐惧
 也不算什么严重的病
 让我痛快为你呻吟 ”

我们烦恼忧愁,我们依然不完美,那么,至少让我们痛快的呻吟。
15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完美的呻吟的更多乐评

推荐完美的呻吟的豆列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