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还是莫扎特?

公子羽
2008-01-26 看过
巴赫还是莫扎特?

公子羽

几年前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某篇有关电影音乐的文章,里面提到,10个魔鬼中有6个在进攻时会用管弦乐做配乐。这个数字我倒是没统计过,却记得有一次不慎在睡前放了一盘《燃情岁月》原声,结果在半梦半醒中就感觉心脏压抑得不得了,听那管弦配乐,好像天与地乌云滚滚,欲雨欲晴,间有马蹄声声而来,惊得我满额虚汗,不得不赶紧换上沉屑浮香的《花样年华》。管弦类乐器音域宽广,质地浑厚,最适合营造气氛,让人聚精会神,可以让人感觉到磅礴的气势,但只能醒着听,好在二胡中略有沙音的谭鑫培,有画面感,听着就像把一段绵绵的老时光披在身上,可以入梦。伯格曼曾说,所有艺术种类中,最亲近于电影的便是音乐。不能不承认非常有理。

《燃情岁月》是我喜欢的影片,印象中是金草原,旷世恋,听配乐却另有一番感觉。熟悉的古典乐章体现在具象的画面上也往往效果惊人。就像库布里克的《发条橙》,看过后倒觉得电影真正主角不是亚力克斯,而是贝多芬。电影的配乐当然不止贝多芬,但只有贝多芬好像亚力克斯的精神教父一样无处不在。是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调动出了亚力克斯体内施展暴力的冲动,是贝多芬的“欢乐颂”则引导他放纵肉欲的狂欢。最后,作恶多端的亚力克斯终于被缉拿归案,接受政府强制“治疗”,用来洗掉他头脑里不赦罪恶的武器竟然还是贝多芬,并且是“欢乐颂”与纳粹纪录片的结合——这样美妙的音乐与画面产生反差的效果,给人感觉就像是在亲眼目睹一列火车脱轨!难怪最后亚力克斯无法抗衡,控制不住胃里欲呕的翻江倒海……吕克·贝松在《这个杀手不太冷》中也用了贝多芬。加里奥·德曼扮演的警察,每次出场都神经质十足。嗑药后耳畔总是能响起贝多芬,面上表情像过电了一样欲仙欲死欲罢不能,又品头论足:“贝多芬的序曲,让我兴奋不已,如此锵锵有力,但是到后来,说真的,就开始他妈的无聊……”这番告白,也是他开始翻脸,大开杀戒的前奏。罗曼·罗兰曾这样评价“我要扼住命运咽喉”的贝多芬:“他完全放纵他的暴烈与粗犷的性情,对于社会、对于习俗、对于旁人的意见、对一切都不顾虑。……所剩下的只有力、力的欢乐,需要应用它,甚至滥用它。”如果说贝多芬的形象最初是假罗曼·罗兰用文字来勾画的话,那么对贝多芬音乐里法西斯美学的挖掘,我想一定是电影用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来完成的。

有时候,用谁的古典音乐以及用什么样的古典音乐,可能是关系到如何更深体会电影里人物情感细腻变化,甚至故事脉络微妙走向的重要条件。《英国病人》里的比诺什扮演的护士安娜在废墟中发现一架斜躺的钢琴,比诺什忍不住将手指按在了琴键上,弹的是“哥德堡变奏曲”。印度籍扫雷兵告诉她,钢琴是德国人最喜欢放地雷的地方,比诺什却笑着告诉他,如果弹的是巴赫,就算有炸药也不会爆炸,因为巴赫是德国人……为什么弹巴赫?废墟里的斜钢琴让人想到它已经于任何人的不专属、于任何乐章的不拘束、于任何时光的不归附。梅纽因曾这样谈到巴赫的音乐:我演奏了一辈子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音乐,其音乐之纯洁表达了我们最高境界的伦理道德,我们最高尚的品行,我们最圣洁的情感。当然,电影与电影之间,会让相同的音乐在不同场景中又让人有天壤之别的感受,譬如《沉默的羔羊》里嗜血的汉尼拔教授喜欢听的也是那个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我想,古典音乐的本质就是抽象的,是用一种无形表达想象,是在无限的空间和人类的灵魂施洗,它可以使天堂更近,也可以让地狱不远,而当具象的电影画面一旦介入,古典音乐也就变得相对狭义、叵测,有时甚至感觉是在别人的脑袋里听。不过,电影配乐中的古典乐也会有约定俗成的释义。里芬斯塔尔的《意志的胜利》的结尾调用了瓦格纳恢宏的史诗音乐。这直接启发了后来电影中瓦格纳一些音乐带有寓意的符号化代指。比如卢卡斯的“太空大歌剧”《星球大战》。庞大的帝国舰队在浩瀚星空中启动,所配的是瓦格纳气势磅礴的史诗巨作飞行的女武神片段。科波拉的《现代启示录》,美军直升机为了建立一个“安全”的冲浪赛场竟大肆轰炸无辜的越南村庄,他们在马达声、爆炸声中播放的音乐也是女武神。有资料显示,希特勒的确非常喜欢瓦格纳,从他的维也纳流浪时代开始,就经常买站票去欣赏瓦格纳的歌剧。某种程度,瓦格纳也就成了纳粹的代言,因此《虎口脱险》中菲奈斯饰演的法国指挥家拒绝参演瓦格纳歌剧,其心理是不言而喻的。我记得有人曾对电影中这个处理很感性地品评“这部电影的批判如此浪漫”。

电影是多元的,古典音乐也是这样,我喜欢电影里传出的各自不同古典音乐,因为结合画面,这些古典音乐是可视的,是“看音乐”,它们可以是启示的、阐释的、相辅相成的,渲染的,乃至揭示人性的。日本的《大逃杀》开头引用了威尔第的安魂曲的最后审判日。朱莉娅·罗伯茨主演的《与敌共眠》用幻想交响乐里“葬礼的钟声,群魔乱舞”的第二主题,暗示了男主人公阴诡施虐的性格特征。莫扎特的音乐更多是抒情浪漫,无拘无束,《远离非洲》中的竖笛协奏曲。《绿卡》里的长笛与竖笛协奏曲,《肖申克的救赎》中的费加罗的婚礼皆如此。还有《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德彪西的钢琴曲“月光”、“亚麻色头发的女孩”反复出现,带着些轻盈的理想主义华彩。微风阵阵,白光弃废,柔纱似的音乐响起。现在。过去。呼吸。下坠。清新惆怅的字词缓缓出现,自然得像德彪西刚刚谱完乐章后随手交给了岩井俊二。这些音乐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辛德勒的名单》里的一幕。夜色如墨般吞着所有的光,大队手德国士兵正在千疮百孔的居住区,缜密地嗅着在白天的清洗中残活躲祸的幸存者。恰在此时,一位犹太人悄悄从藏身的古老羽管键中爬出来,不慎踩响了两个音,德国士兵如突然被释放的死神般蜂拥而去,奔跑的皮靴在地上踏出沉闷钝浊的前奏,然后,是女人的惨叫,冲锋枪的扫射,竟在此时,有巴赫的“英国组曲”传出,湍急、轻快、似溪水般明澈,却冲不走士兵的高喊,子弹的横飞。再镜头轻轻一转,居然是一名德国军官坐在自己家的客厅里一样,坐在刚刚犹太人踩响的钢琴前,自若地演奏着。就这样,再没有一个画面是表现中弹、流血、痛苦的抽搐,有的只是在这旋律中,冲锋枪将床板打得千疮百孔、天花板变成了马蜂窝、柜子上的玻璃器皿被震得粉碎……是的,看不到受难者的脸,只有连串的枪声响个不停,仍让你感觉到一条条生命在被剥夺。这时,两名听到音乐的德军官兵停下了脚步,探头向里望,他们面面相觑:“是巴赫吗?”“不,莫扎特”。
5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Schindler's List的更多乐评

推荐Schindler's List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