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舞廳之三大定律八項注意

unchained
2008-01-25 看过
Shall We Dance? Shall We Talk!
出版日期 2001年3月29日
唱片公司 Musicplus

三大定律:

 定律一:虽说评价一张流行专辑永远要比一张古典专辑容易得多,但青葱无比的华语乐坛永远存在让人眼前一亮的全新可能,多栖跨界作品的不时出现即是例证。以《Shall We Dance? Shall We talk!》诞生的2001年为界,向古典借力为流行乐开疆拓土的,前有走出国门的齐豫、罗文,后有扎根本土的朱哲琴、黄耀明;2001当年更涌现出《绝世名伶》、《水底乐园》、《王菲》等一批另类佳作。陈奕迅的这张专辑是投身英皇为他专设的Music Plus后的处子作,邀请到别有个性的匈牙利交响乐团参加录音,不过他没有步前辈之后尘,不取高端姿态,不走HIFI路线,所做恰是短短四分钟内完结的商业流行曲,首波派台的《2001太空漫游》一度让理查·施特劳斯的波澜壮阔齐卷全城。

 定律二:对于流行曲,管不得什么概念、技法,听得懂、听得爽才是王道。整张专辑,运行连贯、流畅,可以让人从头到脚全身投入、由头至尾大声跟唱,同时又不乏那种屏息凝神发现细节的惊喜。正处于巅峰时刻的陈辉阳包办了大半张专辑的曲目,从钢琴小调到探戈舞曲,从电音脉动到疯克爵士,亦庄亦谐,不拘一格,多样化的曲风直让人分辨不出这乃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笔。这位伯克利毕业生与主理整支管弦乐团的金培达共同导演了一出听觉盛宴,六支交响伴奏的曲目在音场与空间上的表现非常可观,弦乐行云流水、铜管声势夺人、鼓组轻重有秩、贝司呼之欲出,让人闻之大呼过瘾。

 定律三:爱情是流行曲讴歌的永恒主题,你你我我情情爱爱,总是避之不远,绕它不开。舞步围爱人旋动,花朵为情侣浇灌,天使的礼物亦要为爱奉献。不过,想做徐志摩的林夕这次在谈情说爱之余,也许还抱有成为另一个闻一多的小心思;而黄伟文则干脆自顾自做起了他的宇宙神游飞天大梦。有趣的是,这对Eason的精神支柱还各自拿出一篇词作分致父母,以示社会关怀。不过,和音乐主题的一致性相比,本张的词作显然有些四顾茫然了。


八项注意:

◎ 这张装帧设计做得真是一点也不古典,疏离眼神、骨感模特和数字化碟名的组合倒是传递出些许的电子气息。

◎ 流光溢彩的《Shall we dance》与壮怀激烈的《孤独探戈》乃是分别献给歌王舞后Fred Astaire、Ginger Roger和Carlos Gardel的作品。

◎ “沉默令我听得见叶儿声声降”,遍寻中国大地,恐怕也只有林夕能借Eason之口在一首流行曲中如此温情地触摸这种公共议题吧。

◎ 以经典电影之名借尸还魂是港乐中常见的把戏,不过陈辉阳在《太空漫游》中走得更远,直接玩弄一把了片中的名曲《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 留意《单车》中每件乐器--原声吉他、合成声效、架子鼓、原声钢琴、电贝司、电吉他、电子琴、原声小提琴--依次加入合奏的方式,观察它们是怎样在Eason的主导性歌喉的支配下缠绕交扯,最后凝聚成一件精致无比的艺术品的。可以说,这首曲子能满足普通人对港式K歌的全部想象,是柳重言继《绵绵》之后对流行音乐的又一大贡献。

◎ 在这张古典风导向的专辑中交响乐团以外的乐器虽然退居次席,但决不会被轻视。它们总是或明或暗忽隐忽现,为我们保有一种世俗的存在感。在《失恋太少》、《天使的礼物》中,吉他撩拨起的涟漪为原本弦乐开路的甜蜜之河平添了几分情趣。同样值得一提的还有《怪物》中的疯克弹奏与喇叭三重奏,陈辉阳在这里假扮了一回王双骏。

◎ 《天使的礼物》中那支悠扬的女声来自容祖儿,在配乐支持下听来还是颇为悦耳的;《Eason's Angel》则有为Eason写过《美丽谎言》的冯颖琪难得献声。

◎ 压轴的两首小品与声光夺人的交响乐团自然不可同日而语,然而作为避免听众因过度华丽而审美疲倦的中和剂,亦各有看点。陈小霞所作的《黑暗中慢舞》是标准的大路歌,简直就是为后来的《明年今日》打好了草稿,其朦胧低回的氛围足以让人沉湎终日。《信心花舍》因其偏僻的题材、中规中矩的制作而稍显另类,适合送给有故事的人。
56 有用
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专辑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Shall We Dance? Shall We Talk!的更多乐评

推荐Shall We Dance? Shall We Talk!的豆列

提到这张唱片的日记

了解更多音乐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